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299章,贺景承,我们分开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贺景承站在原地,望着她。


        

脸色忽明忽暗,千转百回,最终他还是忍了下来,跟着出去。


        

夜里陈妈已经睡觉了,但是贺景承让她准备了,贺景承走到厨房,想到没洗手,在洗菜的水池就洗了,将陈妈之前准备好的端出来。


        

沈清澜就站在那儿,目光没有聚焦的望着某处出神。


        

贺景承将她拉到桌前坐下。


        

沈清澜的脸上始终没有任何表情也不说话,喝了碗汤就站了起来,转身去卧室。


        

这一夜沈清澜没睡,贺景承也没睡。


        

外面关乎季辰的消息传的纷纷扬扬,季家二老也知道了,老太太哭晕了好几次。


        

本来是喜事,猝不及防却成了丧事,放在谁身上,谁也受不了。


        

不知道从哪里听到,这件事和沈清澜有关,来找她。


        

被贺景承前排的人挡在了门外。


        

沈清澜就把自己关在房间,像是忽然间变了一个人一样。


        

贺景承也没去公司,就在家里守着。


        

中午的时候,房间的门被敲响了,陈妈开的门,是秦怀铭。


        

陈妈不认识,转身看向贺景承,询问是否让人进来。


        

贺景承脸色不怎么好,以为他是因为沈清依而来的,所以连身都没起。


        

副官推着秦怀铭走进来。


        

“如果你是为沈清依来的,恕我不能答应。”贺景承先一步说明态度,堵住秦怀怀铭的嘴。


        

然而,秦怀铭并不是因为这些来找他。


        

神色同样严肃。


        

他从副官手里拿出一张照片,递给贺景承,是沈清澜和陆瑶悦的合照,这照片连贺景承都没见过。


        

“照片是从沈家找到的。”秦怀铭说。


        

贺景承捏着照片,望着上面的人,那个时候的沈清澜看着只有十几岁,旁边那个应该就是她母亲,但是沈清澜从未在他面前提起过。


        

直到这一刻,贺景承在真的明白沈清澜。


        

从一开始,她就安过心,没和他说过关于她母亲的事情。


        

“给我看这个是什么意思”贺景承的


        

声音有些冷。


        

秦怀铭没在乎,指着陆瑶悦,“这个女人是我儿子的初恋。”


        

忽然,贺景承抬起头,他说什么


        

“我也很意外”秦怀铭微微叹息着,“上次我来,就是为了寻找她,但是因为我的时间比较急,所以并没深入去调查”


        

所有才让沈清依钻了空子。


        

“其实那天,我看过她,在她母亲的墓地。”秦怀铭也是刚想起来,曾经见过她,“这次又碰见,她还带着个孩子”


        

说着他的目光在屋里扫了一圈,屋里除了贺景承就只有陈妈,他想看见的一个也没看见。


        

贺景承的手不知不觉捏的很紧,很紧,指关节处泛着白色,缓了片刻,他将照片放到桌子上抬起眼眸。


        

“爷爷是在哪里又遇见她的”


        

秦怀铭回答说是青园,“她妈妈的墓地。”


        

贺景承心里差不多猜到了,只是还抱着侥幸。


        

她带念恩去过,却从来没在他面前提起过。


        

是不承认他的身份吗


        

贺景承想让自己的表情轻松点,可是摆不出来无动于衷的样子。


        

他的喉结轻轻的滑动了一下,“这次能确定吗”


        

“已经查清了,但是需要你帮个忙。”秦怀铭开门见山,所有的证据都表明沈清澜就是陆瑶悦的女儿。


        

但是,他还要做最后一步。


        

这次他不容许有半点错。


        

“您说。”贺景承压抑着开口。


        

“我需要多dna,做最后的确定”


        

贺景承沉默了两秒。点头答应。


        

“我能见见”


        

“等确定了再说吧。”贺景承果断拒绝现在不管他要见谁都不会同意。


        

秦怀铭的脸色变了又变,最后化作一声叹息,想着要不了多久就可以确定,所以忍下来了。


        

秦怀铭走后,贺景承抓过桌子上的烟,捻了一根放子嘴里,打火的手指微微抖了一下,点了几次才点着。


        

他用力的吸,试图填满心口的空缺。


        

可是不能,那个洞越来越大,好似能把他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