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315章,我可能会离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清澜朝着她们走过去。


        

是念恩先看见的她,手里攥着泡泡壶就朝着沈清澜奔去,“妈咪”


        

陈妈听见声音抬头,就看见沈清澜正站在她前面不远的地方。


        

她赶紧过去拉住念恩,怕他冲撞到沈清澜,“你慢一点,不能这么快。”


        

“我知道了,你别拽着我。”念恩忽然被人扯住,很是不高兴,小孩子都喜欢跑跑跳跳的。


        

陈妈只好放手,嘱咐道,“不准跑。”


        

念恩鼓着腮帮子,不大高兴,所有的人都不喜欢她离妈咪近,爸爸是,陈奶奶也是,都讨厌。


        

沈清澜这时已经走过来,揉揉念恩的头发,“现在还长脾气了”


        

念恩抿着唇,仰头看着沈清澜,“昨天晚上为什么把我抱走”


        

念恩睡着的时候沈清澜也睡着了,根本不知道他被贺景承抱走了。


        

陈妈过来解释,“你睡觉不老实,把你抱来跟我睡,是怕你睡觉不老实踢到你妈咪肚子里的宝宝,你也不想小宝宝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对吗”


        

念恩眨眨眼睛是因为这样,才被爸爸抱走的吗


        

他还以为是爸爸故意把他抱走的呢,现在心情好多了,从早上起来他就一直有情绪,早上看见贺景承都没说话。


        

“那我去玩了。”念恩蹦蹦跳跳的走了。


        

沈清澜皱着眉头。


        

“你是念恩的妈妈”许晴走过来打招呼。


        

沈清澜看向她,有点眼熟,但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上次在医院里,我们见过一次,你一定想不起来了吧”许晴笑着,指着正在和念恩一起玩的梁忆轩,“那个是我儿子。”


        

沈清澜望过去,和许晴只是匆匆一面,所以一时间没记起来,许晴这么一提她便想起来了。


        

许晴的目光看向她的腹部,笑着问,“得有七八个月了吧。”


        

“快八个月了。”沈清澜笑着回答,随口问道,“你住在这附近吗”


        

许晴愣了一下,她只知道贺景承住在酒店,并不知道这周围有什么小区,“我不住在这边。”


        

沈清澜脸上的笑容,稍稍敛了几分,刚刚她的表情分明是无措,好像不知道怎么回答。


        

这附近就有小区,如果住在这附近自然随口就能答出来。


        

“我叫许晴,我儿子叫轩轩。”许晴自我介绍道,看着玩在一起的两个小男孩,“你看他们很投缘,能玩在一起。”


        

沈清澜礼貌的笑笑,并没多说什么。


        

“看念恩多好,跟快就有伴了,我家轩轩太孤单了。”许晴的目光越过两个孩子,看着某处,似感慨,又似失落。


        

沈清澜看了她一眼,很快就收回视线,“你也可以给他生个伴。”


        

她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话赶话说到这里。


        

许晴笑,眼角弯弯的,给人的感觉很温柔,就是这幅长相,让人很容易忽略她的心机,只有了解她的人,才知道她这幅皮囊下包裹着一颗七窍玲珑心。


        

根本不是表面这么单纯。


        

“我可能会离婚”


        

梁家倒台,她势必会和梁子薄离婚,保全许家,保全自己,以及这么多年的不甘心。


        

“不好意思,我”


        

“没关系,这不管你的事。”许晴笑着,并没有因为这个话题而伤感,“好的婚姻离了自然是可惜,如果一开始就是错,离了,对我来说是解脱。”


        

沈清澜点头,表示赞同。


        

“听说你住在附近,可以和你到你家做客吗”许晴忽然转变话题,笑着说,“我是不是太唐突了”


        

“我住的地方人比较多,不是很方便。”沈清澜委婉的拒绝了,她看向陈妈,“念恩该睡午觉了,我们回吧。”


        

陈妈点头,去抱念恩。


        

许晴皱眉,没想到沈清澜会拒绝,看她的样子应该很好相处,竟然会拒绝。


        

为了拉近关系,她特意将梁忆轩带过来和念恩接触,就是让她们有话题说。


        

“我们先走了。”沈清澜说。


        

“好。”许晴笑着。


        

念恩牵着沈清澜的手,“妈咪,我还想再玩一会儿呢,为什么这么早回去。”


        

“你要上幼儿园了,就是大孩子了,不准问为什么。”沈清澜严肃的说。


        

沈清澜很少这样和念恩说话,看沈清澜这么严肃,念恩乖乖的什么也不说了,牵着沈清澜的手回家。


        

回到家后,念恩在房间里玩玩具,陈妈将切好的水果送进去,然后走出来,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犹豫了一下问道,“是我哪里做的不妥吗”


        

念恩并没有到睡午觉的时间,沈清澜似乎是不愿意在哪个地方多待。


        

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哪里没做好。


        

沈清澜摇头,“不是,我只是觉得”


        

觉得许晴的出现不是偶然,但是让她说具体在什么事情表现出来的,她又讲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