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340章,老子花心加出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时,酒店的门外,再次停下一辆黑色的车子,车门打开,贺景承从车上走下来,只站在门口,就已经能够感觉到热闹非凡的气氛。


        

严靳跟在他的右侧,递上请柬,接待看过之后,做了个请的手势,“里面请。”梁子薄看见了,放下手中的酒杯走了过来,“贺总。”


        

贺景承从身边路过招待的托盘里端起了一杯红酒,放到唇边抿了一口,语气耐人寻味的紧,“恭喜梁老板。”


        

梁子薄没察觉出什么,笑的春风得意,不管他喜不喜欢这个吴诗琪,但是在外面绝对要表现出很满意的状态。


        

“没办法,我比较有女人缘。”他一语双关。


        

有意指,之前是他的关系才让沈清澜离开贺家,走了许晴,现在又娶了吴诗琪。


        

而且,就算梁老爷子退下来,梁家的权势依旧不减。


        

而贺家不一样,贺老爷子退下来,得意门生季辰又死了,在官场的实力可是大打折扣了。


        

以后谁是婺城市第一豪门,还不知道是谁家呢


        

贺景承晃了晃酒杯,血红色的液体在杯中摇曳生姿,他垂着眼眸盯着杯中的酒,意味深长,“有些可能是孽缘。”


        

梁子薄的脸微微一沉,还算淡定,“贺总,是在说笑吗今天可是我订婚,怎么听起来像诅咒”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贺景承,呵,轻笑了一声,“梁老板多心了,只是你送我的礼,我收了,若是我送你,你得接住。”


        

“那是自然。”梁子薄不禁在心里冷笑一声,贺景承最近的一举一动,他都让人盯着呢。


        

除了在公司就是在医院,能整出什么浪来


        

更何况梁老爷子已经正式退下来,他在官场上没人脉,能翻出什么大浪


        

这时有人过来叫梁子薄,告诉他时间到了。


        

“代我向沈小姐带好,等到她生产,我必定上门谢罪,不是我她现在还是贺太太。”梁子薄故意哪壶不开提哪壶,走了也得给贺景承找不痛快。


        

以梁家的地位,邀请的自然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今天梁家主场,阿谀奉承的自然不少,借着机会攀关系的也不少。


        

见梁子薄被叫走,有上来和贺景承套近乎的,以前认识,但是不熟,平时有没接触,趁着这个机会熟络熟络关系,“贺总,瞧他那话好像贺太太不是贺太太似的。”


        

沈清澜和贺景承是签了离婚协议,而且在没有贺景承的签字下,贺老爷子也找人办下来了。


        

但是并没公开,外界并不知道,知道的也就是那几个参与事件中的人。


        

贺景承脸上的笑容,霎时间变了味道。


        

他整理着并没有一丝褶皱的西服领,语气明显不高兴,“他说的没你好听。”


        

这人一听,不对啊,怎么感觉不高兴。


        

他想想,觉得自己也没错啊,“那贺太太可不就是贺太太吗又没离婚。”


        

这人吧本来是想解释,结果这么一说,贺景承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这里又错了


        

这人想不明白,但是心思一转,难道另有隐情


        

贺太太已经不是贺太太了


        

贺景承看都不愿意再看一眼这种蠢蛋,转身朝着秦怀铭走去。


        

严靳跟在贺景承身后,回头看了一眼这人,“马屁没拍对地方。”


        

本来是想套近乎的,不但近乎没套成,还让贺景承给嫌弃了。


        

这人还不知死活的凑上来,想要打听内幕,“难道贺总离婚了”


        

严靳特向敲开这人的脑袋看看里面装了什么,敢打听贺景承的私事。


        

还是向他。


        

严靳笑笑,觉得世道变了,这么笨的人,怎么混到今天的。


        

好像还混的不错。


        

严靳不理解,深深的不理解。


        

“澜澜怎么样”贺景承走过来,秦怀铭的第一句话,就是问沈清澜现在的情况。


        

“很好,没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