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342章,撇清关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谁是你爸”吴局沉声呵斥。


        

梁子薄的脸瞬间变了模样,这个时候这样一句话,得让外人怎么想


        

“今天当着大家的面,我宣布一件事儿,我女儿与梁子薄的订婚不作数,以后我女儿也不会嫁进梁家,今天打扰大家了。”


        

“伯父你这是什么意思”梁子薄的表情控制不住的扭曲,这才刚有一点风吹草动,就想解除订婚,生怕连累到自己


        

“对于这次的订婚,是我,做的决定太草率了,其实我女儿并不愿意,是我逼她同意,现在我想顺从我女儿的心愿。”


        

梁子薄的目光看向吴诗琪,同时宾客也看向她,都想听她的答案。


        

吴诗琪一点也搞不懂爸爸是唱的哪一出,今天之前还硬逼她呢,现在一下子变,变得她都不适应了。


        

吴局看着女儿,“诗诗你只要实话实说就行。”


        

吴诗琪的手紧紧的攥着裙摆,点了点头,“我爸说的都是真的,我并不喜欢梁子薄”


        

“大家看到了吧,我只是想通了,不希望女儿不幸福,就是这样。”说着吴局拉着女儿穿过人群离开。


        

大家心知肚明,这是在撇清关系。


        

不过这就是现实


        

没有利益的事,谁都不愿意干,很明显的事情,梁家摊上事了,这个时候不撇清什么时候撇清。


        

不撇清等给自己找来祸事吗脑筋清晰的都会第一时间抽身。


        

梁子薄紧紧的攥着拳头,这一切的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让他措手不及,心情就像是高低起伏的海浪,一浪大过一浪狠狠的砸进他的心口。


        

但是再怒,现在他也只能忍着,这一堆烂摊子,他得善后。


        

客人纷纷离开,感慨这场闹剧似的订婚。


        

幸亏不是结婚,不然不知道还要闹出什么笑话。


        

门外,贺景承送秦怀铭上车。


        

“你不一起回去”秦怀铭问。


        

他想和贺景承一起去医院看看沈清澜。


        

“我还有些事要处理,你先去医院,我会早点回去。”贺景承也想早点回去看沈清澜,但越是关键的时候,他越不能放松警惕。


        

这时身后传来一道怒吼声,“贺景承”


        

梁子薄快步走过来,


        

他的眼里布满血丝,“是你对吗”


        

贺景承回头,目光上下打量他一眼,哪里还有之前意气风发,和之前的他有着天壤之别,贺景承并没多做理会,而是拉开车门上了车。


        

梁子薄跑过来,想要阻止贺景承


        

“不好了,不好了,梁夫人昏倒了”这时有人跑出来。


        

梁子薄停下脚步,看向朝自己跑来的人,“你说什么”


        

“梁夫人昏倒了”那人又重复了一遍。


        

梁子薄攥着拳头,跟着那人反回酒店。


        

梁夫人一直都知道丈夫干的违法事,从梁老爷子被带走,她就在强装冷静,帮着梁子薄送走前来参加订婚宴的客人,等到人走了,她就撑不住昏了过去。


        

车里,秦怀铭让副官去沈清澜住院的医院。


        

秦怀铭闭着眼睛,面色略显疲惫,副官从后视镜中看他,“是不是不累了,要不先回去休息,明天再去看小姐。”


        

医生的医嘱是不让秦怀铭出门的,要保持平心静气的休养。


        

秦怀铭的眼眸倏的一睁,“去”一个字,却格外的严肃。


        

能多看一眼就多看一眼吧,趁着他还剩的这仅有的时间。


        

缓缓地他将目光移向窗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而有了表情的变化。


        

很快,车子停在了医院门口,副官在地面和车之间架起踏板,推着秦怀铭下来。


        

沈清澜的住处贺景承安排了人,但是贺景承已经提前打了招呼,并没有人敢阻拦秦怀铭进入监控区。


        

穿过并不长的走廊,来到沈清澜所住的病房,副官上前敲的门。


        

陈妈来开的门,看到是秦怀铭侧开身子让出空,好让副官推着秦怀铭进来。


        

房间很宽敞,会客厅里什么都有,左侧是病房的门,秦怀铭看着房门。


        

“太太在睡觉,要不我去叫醒她。”陈妈说。


        

沈清澜也睡了有一会儿了,这会儿也该醒了。


        

秦怀铭摆了摆手,“不用,我等会儿。”


        

陈妈站在,“那您想喝点什么”


        

“有茶吗”这话是副官问的。


        

秦怀铭习惯喝茶。


        

“有,我这就去泡。”陈妈转身去柜子里找茶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