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344章,最好一辈子不知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过了大概十五分钟的路程,车子停在一座建筑前,有种古色古香的味道,一眼望去,几乎五步一座高楼,十步一座亭阁,长廊如带,屋檐高挑,镂空的雕琢的长廊屋檐,飞檐高耸像是斗角,弯弯曲曲,曲折回环,巍巍峨峨。


        

它不是一座古建筑,只是一座中式餐厅。


        

天色暗下去,屋檐亮起红红的大灯笼,周围绿树青松包围,隔离的城市的嘈杂,也隔离了灯红酒绿,浮躁快节奏的城市生活。


        

沈清澜第一次来,多看了两眼,“着地方你怎么知道。”


        

贺景承从车上将她抱出来,高深莫测的看她一眼,“你猜”


        

沈清澜撇撇嘴,贺景承的人际圈子那么广,她怎么猜


        

副官推着秦怀铭跟着贺景承一起走进去,副官也被这别具一格的建筑,绕了视线,“没想到婺城市还有这样的地方。”


        

秦怀铭微微点头,很是赞同副官的话。


        

现在都崇尚高楼大厦,英式美式的装修风格,很少有人会愿意花钱建设一座这样的具有观赏又实用的亭台楼阁。


        

穿过走廊,楼阁,只见不远尽头的亭子前站着一个西装革履,脸上架着一副镜框,面容温润。


        

沈清澜仔细盯着瞅,离近,沈清澜看清楚了他的脸,“这不是顾邵吗”


        

不当医生改当饭店老板了


        

“里面请,我已经安排好了。”顾邵引着他们进入凉亭,红木的大圆桌,放在亭子正中央,红木镂空的木凳子围绕着桌子。


        

顶上吊着一盏超大的红灯笼,红色的穗子随着微风轻腰摇。


        

贺景承将沈清澜放下坐在凳子上,旁边放着红木的盆架子,上面做着木盆,里面放着清水,用来餐前洗手的。


        

贺景承怕秦怀铭不方便,让人端了一盆水过去。


        

秦怀铭手一摆,“不用管我,你照顾好澜澜就行。”


        

他有副官呢,副官跟他时间久,很懂他的习性,把他照顾的很好。


        

沈清澜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的消失,贺景承给她洗手,“怎么了这是”


        

沈清澜摇摇头,“没事。”


        

只是看到秦怀铭老了,行动不便,自己却不能上前照顾,心里有些不是那个味。


        

服务人员端上来第一道菜,这里的菜色,也是按照这个装修风格设计的,外面很少见到。


        

顾邵站在充当了解说员,介绍起了他这里的特色菜,“炮豚,礼记周代八珍之一,乳猪治静,剖腹去内脏,塞进枣子,裹上草帘抹上湿黏土,上火烧烤,直至泥干,取出乳猪并擦干净猪皮”


        

沈清澜听不下去,再继续听连吃的食欲都没了,“顾邵,我们直接上菜好吗”


        

顾邵愣了一下,


        

“我的解说不好吗”


        

他准备这个以后就要用上,给客人介绍菜色的做法


        

“你想让你的特色菜,变成大众菜”沈清澜问。


        

“当然是特色菜”


        

“你把做法都说了,别人还不会”沈清澜反问。


        

就他,还做生意开饭店当老板


        

他这智商只能在研究室里,在医学方面发光发热,做生意,还是算了吧,不适合他。


        

顾邵不大明白,自己哪里做错了


        

他其实也不会,都是看书看来的,上手做的还是厨师。


        

顾邵忍着问个明白的冲动,等到沈清澜吃完饭。


        

顾邵就这个性子,很是直,很是拗。


        

他想知道的事情,费尽心思也得弄清楚。


        

“景承你和我来。”秦怀铭说。


        

贺景承站了起来,给陈妈一个眼神,让她守着沈清澜,这才和秦怀铭离开亭子。


        

“你刚刚说,别人也会做这些”顾邵拉过凳子,坐在沈清澜旁边。


        

沈清澜极耐心的和他解释,“你听说过商业秘密吗”


        

顾邵点头,“听说过,好像是泄露公司很机密的事情被公司追究法律责任。”


        

“你晶莹一家餐厅首先要有自己的特色,这点你做的很好,菜色方面也不错,从装盘造型,到味道,都很不错,但是你这个解说就多余,你要保持餐厅的神秘感,让人想要探究,但是又探听不到,人就是这样的越是神秘,就让人越有兴趣懂吗”


        

顾邵似懂非懂。


        

觉得开个餐厅哪有这么麻烦,做饭好吃自然有人来。


        

沈清澜揉揉额头,顾邵不傻,而且很聪明,但是他的聪明不是在商业上。


        

“你说你,每来一波客人你就说一次,时间久了,别是不是就知道怎么做了”


        

顾邵点了点头。


        

“所有的餐厅都会了你们餐厅灯的菜,客人还会专门跑这么远来你这里吗随处都可以吃到,为何还要跑到你这里”


        

顾邵听明白,点了点头。


        

不由的感慨,“就开个饭店而已,还搞的这么复杂。”


        

沈清澜也是疑惑,他根本就不是做生意的料,放着医生不做来干这个


        

“你怎么想的,为什么来做这个餐厅。”看着建筑也得花不少钱。


        

顾邵笑,凑近沈清澜的耳畔,“这座餐厅,大部分的钱都是贺景承出的。”


        

沈清澜不明白的看着他,“为什么”


        

顾邵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莹莹说她不喜欢做医生的男人,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