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362章,越是明白就越难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s:a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走过来,从后面抱住他,脸贴在他宽厚的背上,“我知道你是最难受的,夹在中间,我都理解,我不是不明不明白,我在意的不是你放弃我,而是她,以前有念恩时,我亲生体会过失去孩子的痛楚,所以我很怕”


        

缓缓的沈清澜闭上眼睛,眼泪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滑,轻声哽咽着,“我怕,怕她就这么离开我你能理解我的感受吗”


        

贺景承转过身,伸手拭去她脸上的泪,沈清澜的双眼已经模糊的看不清他的样子,“你知道我当时有多恐惧吗”


        

她脸上的泪,越擦越多


        

她控制不住,第一次在贺景承面前,这么肆无忌惮的流泪。


        

贺景承低头轻轻地吻住她的眼眸,沈清澜没有反抗,闭着眼睛站着不动,她的脸上还有泪光,睫毛上还有水晃晃的眼泪珠子。


        

贺景承的吻由浅变深,从眼睛到鼻子,最后是嘴巴用力的探索她的每一个角落,贪婪的摄取属于她的气息,额头抵着她的,神色蒙尘,“我知道。”


        

说着用力的把她扣在怀里,吻着她的额头,发丝


        

他都知道,她的恐惧从何而来,只有真正的体会过,才会那么怕,越是明白就越难受,贺景承紧紧的拥着她,恨不能和她融为一体。


        

沈清澜的脸埋在他的颈窝,伸手搂住他劲瘦的腰身。


        

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轻微的呼吸声,婴儿床上的小婴儿,小脸红扑扑的,不知道是不是梦到吃了,小嘴不停的蠕动着


        

咔嚓


        

这时房间的门被推开,是贺莹莹身后是顾邵,来看小宝宝的。


        

贺莹莹没想到贺景承和沈清澜都在,还抱在一起,一时间挺尴尬,不知道是说话还是关门。


        

贺景承比较淡定,也没觉得有什么,慢慢的放开沈清澜,目光半冷半温的凝着贺莹莹,“进门不敲门”


        

“我不知道你在。”贺景承这几天回来挺晚的,谁知道今天早。


        

沈清澜没转身,低着头擦掉脸上的泪痕。


        

顾邵已经迫不及待了,伸着头往里看,想要看小宝宝。


        

贺莹莹瞪他,怎么没眼色呢


        

“你往里挤什么”


        

“我想看小宝宝啊。”顾邵小心翼翼的看着贺莹莹,“你生气了”


        

“没有。”贺莹莹转过身,撇开顾邵。


        

顾邵站在门口,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苦恼的抓着脑袋。


        

贺景承按了按眉心,说,“顾邵你进来吧。”


        

顾邵本来兴致很高,贺莹莹这一生气,他不知所措了,但是看到婴儿床里的小宝宝心情又好了几分。


        

他弯着身子,仔细的看她,“她真的很小个”


        

贺景承伸手将黏在沈清澜脸上的的头发别到她的耳后,“我出去看看莹莹。”


        

沈清澜这会儿的功夫已经调整好情绪,轻轻的嗯了一声,说,“你去吧。”


        

贺莹莹坐在外面的沙发里,样子不大高兴。


        

贺景承叫了她一声,“你跟我出来。”


        

贺莹莹


        

刚想问出去干什么,贺景承就已经拉开了房门,贺莹莹只好跟上。


        

贺景承走到走廊的尽头,站在通风的窗前,他的手抄兜,想要掏烟看见墙上的禁烟标志又放了回去。


        

“哥”


        

贺莹莹站在她对面。


        

这也就是贺莹莹,如果是别人他懒得说。


        

“莹莹你该闹够了,没人欠你的。”从和季辰离婚后,她的性格就变了。


        

贺莹莹望着他,声音不由的高了,“我闹什么了就因为不喜欢顾邵,我就是胡闹了”


        

“闹什么了”贺景承仿佛不认识她一般,视线停留在她脸上几秒,“从你执意要嫁季辰,我就告诉你他不合适你,是你执意,吃了苦头不长记性”


        

贺莹莹望着他,眼泪续进了眼眶,“你怎么和妈一样,是不是把我嫁给顾邵,才算是懂事”


        

感情上的事,别勉强不了,他看好顾邵也没用。


        

要贺莹莹喜欢才行。


        

他不会勉强她嫁给谁。


        

只是看不惯她对顾邵的态度,喜欢她是错吗


        

“你闹了那么久,也够了,该够了,不喜欢顾邵没关系,没人逼你,但是没礼貌就是你的不对。”


        

贺莹莹擦着眼泪,她也委屈,她不是不想接受新的感情,她试着和顾邵相处,可是他就像是木头。


        

“我已经很努力了,他的性格”贺莹莹蹲了下去,双手捂着脸,闷闷的出声,“他怎么会和小时候变那么多。”


        

记得小时候他挺活波的,长大怎么成木头了。


        

贺景承看了她一眼,“没人逼你,但也要适可而止。”


        

病房里,顾邵坐在婴儿床边的椅子上,他看着沈清澜,“你说我是不是不好”


        

沈清澜坐在病床边,她看的出来顾邵在苦恼什么,对顾邵摇了摇头,“不是,你很好。”


        

顾邵无奈的低着头笑笑,“我总是惹她生气。”


        

不管他怎么做,都无法让她开心。


        

“她说,她不喜欢医生,就让自己改变,放弃我最热爱的医学,可是我再怎么努力,都不能打动她,让她接纳我。”顾邵神色黯然,苦笑,“我都想放弃了。”


        

追逐她太久,但是从未让她感动过。


        

他累了,不想在继续了。


        

沈清澜没劝他,别的都能帮,就是感情上的事外人插不了手,“你自己想清楚就行。”


        

“我是认真的。”股晒抬起头看着沈清澜,“我准备回去了,回到父母身边,我应该尽一个儿子的责任。”


        

从他追求贺莹莹开始,很少回去,现在他死心了,回去听从父母的安排。


        

沈清澜不知道能对他说什么,他说的对,坚持了那么久,哪怕贺莹莹结过婚,怀过孕,他都没介意过。可见他对贺莹莹的心。


        

现在决定要走,一定是到了极限。


        

沈清澜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只是说,“走的时候说一声,我去送你。”


        

顾邵赶忙摆手,“你还在月子里面,不宜到外面去。”说话的时候她似乎是想到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一瓶药递给沈清澜。


        

沈清澜迷惑的看着他,“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