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363章,别哭,对你眼睛不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s:a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清澜迷惑的看着他,“这是什么”


        

顾邵抓抓脑袋,“除疤药。”


        

他听贺莹莹说沈清澜是剖腹产,就算是美容切口还是会有印记,用了这个可以完全看不见。


        

沈清澜,“”


        

这种事沈清澜挺不好意思的,伸手接了过来,说,“谢谢你。”


        

“不用,以我们单位关系这不是应该的吗。”顾邵站了起来,“我今天就先走了,你现在要多休息对身体恢复有好处,别总外跑。”


        

沈清澜笑着答应,“好。”


        

沈清澜起身送他,顾邵摆了摆手,“不用送我。”顾邵站在门口看着沈清澜,一副很郑重的模样,“虽然我和莹莹有缘无份,但是对你和景承我们的关系不会变。”


        

说完顾邵扭头就走了。


        

门外刚好贺景承回来,顾邵看他,“我走了。”


        

贺景承伸手握住他的肩膀,拍了一下,“你是男人。”


        

就算伤了痛了,也得挺住。


        

“嗯。”


        

顾邵挺直了脊背,朝着电梯口走去,贺莹莹叫住了他,“顾邵。”


        

顾邵回头,看着她。


        

贺莹莹看了一眼贺景承,说,“我送你。”


        

顾邵没说话,也没拒绝。


        

进入电梯后,两人都是沉默着。


        

到了楼下,两人一起走出电梯。


        

顾邵没和说她自己要走的事,而是说道,“你陪我走走行吗”


        

就当是对自己这么多年的执着的一个交代。


        

不管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到现在,这一刻结束。


        

不在留恋,不在执着。


        

贺莹莹没言语,只是朝着前面走去。


        

顾邵跟上她。


        

穿过大厅两人走到大门外,顺着路边没有目的的往前走。


        

顾邵走在她身旁,侧头看着她的脸,“你变了,和小时候不一样了。”


        

贺莹莹望着前方,淡淡的说,“因为长大了,所以不一样了,你也不一样了。”


        

顾邵将目光移开,凝望着前方,微微叹息着,“或许吧。”


        

时间改变了一切,包括他们。


        

曾经他以为,这辈子贺莹莹肯定会嫁给他,只是他低估了时间。


        

两人就这样一直走,一直走,很久,很久,顾邵不舍得说就到这里吧。


        

说了真就结束了。


        

可是就算再走下去,也不会有结局。


        

他鼓起勇气,拉住贺莹莹的手,“就到这里吧。”


        

贺莹莹回头看着他。


        

顾邵缓缓的放开她,“就送到这里吧。”


        

贺莹莹淡淡的嗯了一声。


        

贺莹莹觉得顾邵挺反常的,但是又说不出来哪里变了。


        

她想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吧,背对着顾邵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顾邵站在原地没动,就这么看着她


        

这时,侧面快速的驶过来一辆卡车,冲过绿化带朝着人行道驶来,司机不停的喊着,“快闪开,都闪开,刹车失灵了”


        

贺莹莹回头,就看见车子朝着自己冲来,太过紧张,反而不知道怎么反应了。


        

眼看就要撞到人了,司机吓的瞪大了眼睛,嘶吼着,“快让开,快让开”


        

眼看车子就要撞到


        

贺莹莹,顾邵已经无法思考,只是不顾一切的冲过去,拦腰抱住她,朝着一旁倒去,还是晚了一点,卡车从顾邵的脚边碾了过去,撞到围墙上停了下来。


        

贺莹莹脸色一片惨白,还没从刚刚的惊魂中回神,她回头看着顾邵,“你你有没有事”


        

顾邵摇着头,说,“没事。”


        

贺莹莹松了口气,从地上爬起来,去拉他。


        

顾邵微不可寻的皱了皱眉,顺着贺莹莹的力道站了起来,“你回去吧。”


        

贺莹莹看顾邵能站起来,而且身上也没上,就点了点头,“那我回去了。”


        

顾邵点头。


        

贺莹莹走后,司机一身冷汗的从车上下来,走到顾邵这边,感慨的说,“幸亏你动作快,不然”


        

不然恐怕得死人了,虽说刹车失灵出现的事故,但是他还是要承担一定的责任的,好在没伤到人。


        

司机半天不见顾邵回应,“你”


        

说着司机触及到他裤脚上渗出的血,“你你受伤了”


        

顾邵的衬衣早已经被汗浸湿透,“送我去下医院。”


        

司机连连点头,“这不远处就有个大医院”


        

顾邵摆手,“不去这个医院。”


        

司机,“这个医院近。”


        

顾邵加重了语气,“不去这个医院。”


        

都决定要走了,又受伤住院了,总会让人觉得自己在装可怜一样。


        

更不想和莹莹因为自己受伤,才会的关心。


        

司机觉得这就是个怪人。


        

但是这个时候也知道答应他,从路边拦车送他去别的医院。


        

医院里,贺莹莹回到医院没有回沈清澜的病房,而是一个人坐在花园里的长椅上。


        

其实她也不想辜负顾邵,不让妈妈失望,不让贺景承失望。


        

可是,她做不到,在顾邵身上找不到自己想要的那种感觉。


        

她闭着眼睛,神情纠结的连她自己都弄不清楚自己怎么了,要的到底是什么


        

病房里,贺景承走进来,看见桌子上放的药,微微挑起眉,因为他认识这个药是干嘛的。


        

沈清澜脸上,背上的疤,都是这个药去除的痕迹。


        

沈清澜会主动问顾邵要这个吗


        

他觉得不大可能,以她的个性,根本不会在意自己身上有疤。


        

“这药”


        

沈清澜挠了一下头发,甚至没去看贺景承,“顾邵留下的。”


        

贺景承坐到她身边,沈清澜身体倾斜过去,靠在他身上,“顾邵决定走了。”


        

贺景承没惊讶,意志力再强,也受不了贺莹莹作。


        

“景承。”


        

“嗯”


        

贺景承低眸看她,“怎么了”


        

沈清澜思考了一下说道,“我想和爷爷会市住一段时间,你应该知道他的情况,我想最后陪陪他”


        

贺景承伸手将她揽在怀里,轻抚着她的背,“想去就去吧。”


        

沈清澜的脸往他的怀里埋的更加的深了,“今天我去看他了。”


        

贺景承抿唇不语,因为他知道,回来没看见沈清澜就知道她去了哪里。


        

“景承,其实我很怕”她声音沙哑颤抖。


        

怕,秦怀铭会忽然就离开。


        

贺景承亲吻她的脸颊,吻去她温热的泪,“别哭,对你眼睛不要,以后你还有我。”


        

贺景承攥着她的手,很凉。


        

贺景承将她抱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