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365章,哄我,把我哄高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贺景承抬起头,看着她,很是认真的表情,“不难看”


        

沈清澜勾着唇角,“不难看,为何这么不愿意看见我身上的有疤。”


        

贺景承手上的动作一顿,不是不愿意见到她身上有疤,而是这个疤痕不一样。


        

每每看见,都会让他想起,医生说的话。


        

“嗯,我不喜欢看。”


        

沈清澜脸上的表情不似刚刚那么自然,“你就那么在意”


        

贺景承看出她不大高兴,故意说道,“是啊,我是男人”


        

“你走,你走”沈清澜用脚蹬他,贺景承抓住她乱动的双腿,附身上来,从上往下的盯着她,目光幽深,神秘


        

沈清澜被他盯的浑身不自在,脊背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扭过头,不敢看他,“你放开我,我要睡觉了。”


        

贺景承掰正她的脸,在她唇上啄了一口,“我陪你一起睡。”


        

贺景承拉下她的衣服,从侧面躺下,揽着她的腰。


        

沈清澜翻了个身,头埋在他的怀里,很快就睡去。


        

贺景承原本闭着的眸子,慢慢睁开,眼底清明一片,没有一丝睡意,视线望着不远处的婴儿,之前他想,他最在意的不过是这个女人,可是现在,他才明白,她们一样的重要,所以他能做的就是忘掉,忘掉沈清澜曾不顾自己的生命,只愿生下她。


        

夜色越来越深,贺景承把怀里的女人抱的紧了些。


        

夜里小婴儿醒来了几次,都是贺景承起来照顾的。


        

虽然有些手忙脚乱,沈清澜却觉得生动,她侧身躺在床上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生涩又格外的认真。


        

一大早,李怡芸就带着吃的过来,贺景承今天也没出去。


        

沈清澜洗好脸出来,李怡芸叫她,“赶快过来吃饭吧。”


        

沈清澜走了过去,李怡芸弯身摸摸她的小腿,“浮肿消了些。”


        

沈清澜低着头,看着李怡芸的动作,“嗯,已经不肿了。”


        

这时,贺景承从外面进来,手里还拿着手机,似乎是刚刚出去接电话了,他将手机装进口袋,走进来。


        

沈清澜看着他,“今天不用出去吗”


        

贺景承伸出手,搂住她的肩膀朝着餐桌走去,说,“不用。”


        

今天贺莹莹没在,餐桌上就离怡芸贺景承和沈清澜,他们三个。


        

李怡芸心不在焉的吃着饭,一会儿抬头看一眼沈清澜。


        

“妈,你是有话想说吗”沈清澜看住她的欲言又止。


        

李怡芸放下筷子,望着沈清澜,想了一下说道,“妈是有话和你说。”


        

因为话题里有贺老爷子,李怡芸怕沈清澜不适应,才犹犹豫豫,“孩子不是还没名字吗”


        

沈清澜大概也猜到了李怡想说的话,坐直了身子,“妈,你说吧。”


        

“你爸给孩子娶了个名字”李怡芸想着,沈清澜若是接受了,也就算是彻底缓和了关系。


        

李怡芸一张口,沈清澜就明白他们的用意。


        

她愿意接受。


        

李怡芸看了贺景承一眼,才开口说道,“叫秦安”


        

沈清澜微微愣住,秦安


        

是姓秦


        

“澜澜啊,是这样的”李怡芸将秦家和贺家的渊源说了一遍,“我们谁也没想到你是秦家


        

人,秦家唯一的血脉


        

秦家就你这么一个孩子,你爸是说,秦家的血脉不能到这里就断了毕竟秦准是因为他才澜澜啊,你要是觉得行”


        

“妈行。”她说的事真心话。


        

李怡芸松了口气,站起身,说,“我去打个电话告诉你爸。”


        

沈清澜看向贺景承,“你知道对吗”


        

平时贺景承这个时候已经出去了,很少在这里吃饭,出奇的是偏偏今天没走。


        

贺景承知道,不但知道,这一切还是他安排的。


        

沈清澜知道副官上次欲言又止的话是什么意思,是想她改回姓。


        

秦怀铭身体不好,甚至是日子不多,她说要和秦怀铭回市,一方面是想陪陪他,另一方面她也是想改回姓氏,让秦怀铭没遗憾。


        

只是,没想到有人已经为了她想好了。


        

“这样可以吗”沈清澜甚至有些不敢相信。


        

毕竟来说,没有人能愿意让自己的孩子跟别人的姓。


        

贺景承的大拇指摩擦着她的手背,“你也不是外人,你是我妻子,我答应爷爷等你身体好了,我们就办婚礼。”


        

这件事他也是深思熟虑过的,他们已经就有了念恩。


        

昨天李怡芸打电话让他回去,就是商量这件事情。


        

贺老爷子和他一样的想法,但是贺老爷子是想让贺景承来和沈清澜说。


        

但是在贺景承眼里,这事该贺老爷子说,一方面他是贺家的家主,他说也是对这件事的认可,另一方面他来说,也能缓和沈清澜之间的关系。


        

所以最后,让李怡芸代表他传达。


        

沈清澜站起身,走到贺景承身旁,弯身抱住他,“晚上我们一起去看他好吗”


        

“嗯,不过现在先吃饭。”


        

沈清澜顺势坐到他的大腿上,搂着他的脖子撒娇,“你喂我。”


        

贺景承忍着荡漾的心神,绷着脸,“你不怕被妈看见”


        

沈清澜,“”


        

她怎么忘了李怡芸还在


        

等会儿她进来,看见多难为情。


        

沈清澜起身就要走,贺景承揽住她的腰,不让走,撩完就走,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沈清澜一脸的后悔,自己干嘛要招惹他


        

“你想怎么样”


        

贺景承一手揽着她的腰,一手扣着她的双腿,仰着头看着她,“想下来”


        

沈清澜毫不犹豫的点头,“想下来。”


        

“哄我,把我哄高兴了,就放你下来。”他的唇角噙着笑。


        

沈清澜的嘴角抽了抽,这人


        

但是以这人的性格,她要是什么都不做,肯定是不会放开她。


        

但是,让他高兴


        

想着沈清澜勾着他的脖子,吻了下来。


        

就在她的唇快要碰到他的时,房间里的小婴儿哭了。


        

沈清澜的动作一顿,推他,“放开我。”


        

贺景承脸上的笑,慢慢的敛了下去,这孩子哭的可真是时候,好不容易沈清澜主动


        

虽不情愿,但是贺景承还是松了手,眼看再不放开就要生气了。


        

哎,贺景承不由得叹了口气,果然,他的前面还排着好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