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371章,有些人说走就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s:a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清澜和贺景承是第二天去的市,念恩和秦安留在老宅由李怡芸照顾。


        

他们到的时候,严靳已经安排了一切。


        

秦家,世代军人世家,没有说不尽的钱财,有的是社会地位与名声。


        

秦家位于市二环内,一片老式宅院,家里没有什么人,除了照顾秦怀铭贴身的副官外,家里还有一位管家和一位佣人,他们年纪都是在五十多岁,应该是秦家的老人。


        

副官在前面领着路,虽然秦怀铭的葬礼是在市的殡仪馆举行,但是老宅也挂上了白绫,飘飘荡荡的,显得寂寥。


        

贺景承和沈清澜身上皆穿着黑色的服饰,左手臂上戴着孝。


        

大厅内宽阔,很中式的整修风格,家具以红木为主简洁大气,管家和佣人站在右侧,副官给沈清澜介绍他们,“这位是冯叔,在秦家20年了,这位是冯叔的妻子,在秦家19年,冯叔来了以后她才过来的。”


        

“有什么事情,小姐尽管吩咐,我们会像照顾老首长一样照顾你。”冯叔五十多岁,头发白了不少,眼角的皱纹深刻,穿着黑色的中山式的服饰,整个人看起来很祥和。


        

沈清澜微微点了点头以表示回应,她的脸色显得有些疲惫,眼睑下方泛着青色,这几天她没有怎么睡过觉。


        

“房间已经给你们准备好,我带你们去休息。”冯婶也五十多岁,但是看起来要比冯叔稍稍年轻一些,说话的声音很细,很温柔。


        

“谢谢。”沈清澜由衷的说。


        

这么多年,是他们照顾着秦怀铭的。


        

“小姐客气了,这是我们应该的。”


        

冯婶走在前面,大厅里有侧门可以通到偏房,穿过木制的走廊,一排有好几间房子,冯婶怕沈清澜不熟,边走边介绍着,“这第一间是老首长的卧室,因为靠近大厅方便进出,第二间是书房,里面有个门和老首长的卧室是通着的,第三间一直没人住了空着的。”


        

即使冯婶没说出来,沈清澜也猜到了一二。


        

再往后是一片小花园,穿过花园有个独院子,“这里是新建的。”


        

秦怀铭带过沈清依回来,她说不喜欢这里的老式装修风格,所以秦怀铭命人重新建的,只是沈清依这个假冒的还没住进来就被揭穿了。


        

推开房间里的门,果然是现在的装修风格,粉色的系的卧室满满的少女风格,卧欧式的梳妆台,欧式的衣柜里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裙子,沈清澜伸手抚摸着,通过这些他能看的出来秦怀铭的用心,细心。


        

建造这里的时候肯定是花了不少心思。


        

“你先出去吧。”沈清澜压抑着开口。


        

“那好,有什么需要随时喊我。”冯婶退出房间,并且关上门。


        

“我应该早点回来的。”和秦怀铭一起回秦家,等到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珍惜。


        

贺景承从后面拥上来,抱住她。


        

沈清澜侧头,用自己的脸贴着他的,“景承,以后我们都要好好的,好好的孝敬爸妈,照顾好念恩和安安”


        

她不要自己再有遗憾。


        

“嗯,不过首先得把婚礼办了,重新领证,带你去你想去的地方,就我们


        

两个人好不好”贺景承的下巴低着她的肩膀,“我得把有念恩前面的那片空白补上。”


        

补上彼此缺席的那段时光,时光匆匆,不要给自己留遗憾。


        

有些人说走就走,世事无常,珍惜眼前。


        

沈清澜说,“好”


        

第二天葬礼,下起了蒙蒙的细雨,夹着微风,本来通往陵园的道路就萧条,此刻更加的显得孤寂。


        

走在最前面的是沈清澜,她双手捧着秦怀铭的黑白照,照片上扎着黑色的花,映衬着那张苍老却异常严肃脸。


        

他做了一辈子的军人,习惯眼睛,不笑的时候给人感觉就是严肃。


        

这群队伍沿着路,足足有两百多米,他们统一黑色的西装,冒着蒙蒙的细雨。


        

沈清澜右边是贺景承,也是这群队伍最显眼的存在,他神色庄重,手里举着一把黑色的雨伞,撑在沈清澜的上方。


        

脚下是用青石砖铺成的道路,进入陵园就一个进口,虽然人有些多,但是有序不乱。


        

这里是公墓,按照秦怀铭的级别,墓地安排在右侧最上的位置,周围种着青松,安静中透着萧瑟。


        

前来吊念的人,很多是秦怀铭的学生,有一部分已经不在了,是儿子辈前来的,沈清澜代表秦家人,站在一旁,一一接受他们的吊念。


        

等人散去已经是下午四点。


        

贺老爷子拍了拍贺景承的肩膀,“你多照顾点吧。”


        

这个时候失去亲人的人心灵是最空虚,也是最悲痛的。


        

贺景承让他们都先回去,一个人在这里陪着沈清澜。


        

她没有放肆的大哭,只是脸是湿的,睫毛上晃着水珠子。


        

雨越下越大,微风变成狂风,周围的树枝拼命的摇晃着,哗哗的响。


        

沈清澜就这么跪在墓前,衣服早已经湿透。


        

贺景承搂住她,知道她此刻难受,“我知道你伤心,但是生活不会因为你失去一个人就停止时间,哭完之后你就要坚强,别让他走的不放心。”


        

沈清澜靠在贺景承的怀里,她都明白,只是忍不住。


        

天色渐渐暗下来,大雨依旧,贺景承搂着她冒着雨离开。


        

沈清澜发烧了,整个人一直昏迷。


        

直到第三天才清醒。


        

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嘴唇上干的起了一层皮,她看着贺景承,“我想念恩了想安安了”


        

“我们回家。”呆在这里也只会触景生情。


        

贺景承当天就让严靳做了安排,贺老爷子已经提前一天走了。


        

所以就他们三个人了。


        

直升机上除了一名驾驶员就他们三个,秦怀铭的副官暂时留在秦家。


        

沈清澜靠着贺景承,精神还不是很好。


        

贺景承拍着她的背,“累了就睡会儿。”


        

就算是直升机到从市到婺城市也要五个小时。


        

沈清澜缓缓闭上眼睛,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


        

迷迷糊糊中听见一声巨响


        

她猛的睁开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