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375章,私人物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s:a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清澜知道有人,没心思理会。


        

这一夜她翻来服务不曾睡着。


        

早上没等来警方的消息,却等来了严靳。


        

他完好无损的站在沈清澜面前,沈清澜喜出望外,激动的拉着他问,“贺景承呢”


        

严靳都能好好的,贺景承一定不会有事。


        

她心里坚定,然而


        

严靳的眼眸越发的红,红色的血丝在眼底纵横交错,声音沙哑无比,“我也不知道情况。”


        

沈清澜一愣,“你们不是一起呢吗怎么会不知道”


        

严靳僵硬的摇头,“没一起,他他把降落伞给了我”


        

所以他第一时间找到沈清澜,却定她没事心里有些丝丝安慰。


        

沈清澜的脸瞬间惨白。


        

飞机已经失联两天两夜,现在告诉她还没结果


        

她的身体晃了晃,有些站不稳,林羽峰离她近抚住了她。


        

沈清澜失落的望着某处,“家里的人不知道出事的事情吧。”


        

严靳摇头,“我也没回去过,应该还不知道。”


        

他们可能还以为沈清澜和贺景承还在市。


        

“找到之前不准说出去,不管是家里或者公司里联系你,你就说贺景承和我出国旅游了,具体什么时候回来你也不知道。”


        

严靳点头说,“明白。”


        

她这么安排一方面怕家里的人担心,而来是怕公司里的人知道贺景承失联,人心浮动。


        

“林羽峰该干嘛干嘛去吧,我和严靳出去一趟。”让她一直这么等着她实在是坐不住。


        

必须亲自去寻找。


        

“这里你熟吗”林羽峰抿着唇,是对沈清澜的决定极其的不满。


        

“来到这里以后,我对周边考察过,这附近的地方我熟,我可以帮你找,还是贺景承和你说了什么,你故意疏远我”


        

沈清澜迷茫的看着他,心思都在找贺景承的事情上,根本没对林羽峰的话深想,“贺景承和我说什么”


        

林羽峰看着茫然的她,内心偷偷的松了口气,假如沈清澜真知道,相处起来真的很尴尬。


        

“没什么,我们走吧,我开车。”林羽峰先走出房间,也不给沈清澜时间拒绝。


        

沈清澜和严靳对视一眼,她觉得林羽峰有些反常,但是具体是什么她又说不清楚。


        

严靳却看出些端倪,林羽峰是沈清澜信任的人,贺景承无缘无故的把他踢出了婺城市,自然有原因,具体是什么原因他占时还不清楚。


        

坐在车里,林羽峰的方向朝着警局开的。


        

严靳回忆着当时的情况,飞机要撞到那座大山是必不可免的,关键时刻贺景承让他先穿着降落伞先跳,跳下飞机他便和贺景承失联了,飞机是否是撞上了那座山,还是有惊无险他不得而知。


        

现在他也很想知道情况到底如何。


        

很快车子停在警局,林羽峰下车,“我先进去探探情况”


        

避免沈清澜失望。


        

“我和你一起。”严靳动作快。


        

沈清澜淡淡的看着他们两个,“你们能代替我吗”


        

说话的时候她从车上下来。


        

林羽峰走在前面,先找到负责这次搜寻的负责人陈警官。


        

n


        

bs“还没线索吗”林羽峰问。


        

昨天晚上沈清澜辗转反则可是一夜没睡。


        

可想而知她内心的担忧。


        

“我们已经派出大量人力物力,会尽快”他的话还没说完,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他按下接听键接起来,听电话时,他的目光看向他们三个,电话挂断后,“找到了”


        

沈清澜的眼里有光亮,“在哪里”


        

陈警官神色严肃,“你们做好心理准备。”


        

“你什么意思”严靳不淡定了,一把抓住陈警官的衣领,“什么就要做好心理准备”


        

沈清澜扶着桌角才堪堪站稳,她的手指紧紧的扣着桌角,骨节泛着青白,若不是有支撑,此刻也许她根本无法站立。


        

她的声音沙哑极了,“带我去。”


        

是生,是死,她都要亲眼看见。


        

林羽峰拉开严靳,“不好意思,他太激动”


        

陈警官倒是没在意,说,“理解,没关系。”


        

陈警官在前面带路,林羽峰开着车跟在后面。


        

车子大概开了近两三个小时,一路上都是连绵不断的山丘,公路也是弯弯曲曲绕着山。


        

最后车子在一座大山脚下停下。


        

“开车没法上,我们得步行。”陈警官说。


        

这里连条路都没有,就连步行都很艰难。


        

沈清澜从出事到现在几乎没吃什么饭,身体很虚,但是每走一步她都异常的坚定,不管是好还是坏,她都要用最快的速度上去,看见他。


        

过了个把小时,和来接他们的人迎上,带着他们到事发地。


        

边往事发地走,搜救人员边说道,“我们找到的时候,飞机已经残缺不全,挂在悬崖边上,索性我们已经吊上来,我们的人检查过了,里面有大量的血迹,说明坠机的时候里面肯定是有人的,据我们猜测里面的人可能已经遇难”


        

工作人员工作人员解释道,因为下面是万丈深渊,无法再继续勘察,但是根据调查,基本没生还的可能性。


        

前方沈清澜的视觉已经触碰到那残缺不全的直升机,“你们没有找到尸体”


        

对方点头,“但是基本已经可以肯定”


        

“是生,是死,你们连人都没找到,就可以判定说人已经遇难了”沈清澜冷冷的看着他。


        

“我们已经调查的很清楚了。”


        

“清楚个屁”严靳恼火的爆粗口。


        

工作人员很无奈,陈警官看向他,“没有别的有力的证据了吗”


        

“我们在机舱找到一些私人物品”


        

说着他已经让他拿过来。


        

老远,沈清澜就认出了其中一件,黑色的西装,血迹斑斑,但是沈清澜还是清楚的认出那就是贺景承当时穿的哪一件。


        

她站在原地无法动弹,她是害怕,害怕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她的心不停的颤动着。


        

不会的,不会的。


        

贺景承不会丢下她的。


        

“你们找不到人,随便拿些东西来就想敷衍我”沈清澜压着声,却又字字句句质问。


        

“贺太太非常抱歉,根据现场的情况,飞机应该是撞到山峰才停止飞行,然后在往下落,才会挂在悬崖边上的,你看下面是万丈深渊,我们派人下去探查过,太深无法见底,所以生还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没有找到人,你们就没权利说什么生还为零,他没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