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386章,像是一对璧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知道我渴了去倒杯水。”沈清澜站起来,离开餐厅她没去倒水而是去了洗手间,站在镜子前


        

镜子中的女人,面色苍白,双眸中酝酿着一层厚厚的水气。


        

她伸手拭去眼里的泪,擦干净,让自己看起来状态很好,才走出去,倒了杯水重新走回餐厅,为了掩饰自己没事,笑着问念恩,“你要喝水吗”


        

念恩摇了摇头。


        

沈清澜伪装的再好,在这敏感的时期,依然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她其实不好,李怡芸没沈清澜那么大的定力,没忍住眼泪又落了下来。


        

她捂着唇,走出餐厅。


        

桌上的人谁都没胃口,贺老爷子叹着气,站起来,“我去看看她。”


        

这顿饭几乎没人动筷子。


        

这时房间里的秦安哭了,梅婶刚想去,沈清澜站了起来,“我去吧,你看着念恩吃饭。”


        

沈清澜离开餐厅走进房间把秦安抱起来,亲亲她的小脸,“安安是不是饿了”


        

沈清澜抱起她,她就不哭了,很安静的趴在沈清澜的怀里。


        

沈清澜就这么抱着她,站在窗前轻轻的晃着。


        

楼上贺老爷子站在窗前,李怡芸就坐在床边哭。


        

“你当着孩子的面,就不能忍一忍”贺老爷子的声音很轻,显得有几分沧桑。


        

李怡芸擦着脸,“我也不想,没忍住”


        

本来大家心理都难受,她这一哭谁还能吃下去饭


        

“赶紧收拾好,下来念恩还在楼下呢。”贺老爷子转身下了楼。


        

毕竟是男人,还是比较能稳住,即使心理和李怡芸一样难受。


        

过了好大一会儿,李怡芸才收拾好自己走到楼下,客厅里贺莹莹和贺老爷子在陪念恩画画。


        

贺莹莹眼也通红,像是哭过了。


        

李怡芸走过来,拍了拍贺莹莹的肩膀,“你去看看你嫂子。”


        

贺莹莹站起来,说好。


        

走到门口她轻轻的敲了一下门,听到里面说进来,她才推门进去。


        

看见沈清澜还抱着秦安,问道,“还没睡吗”


        

沈清澜摇头,“没有,抱着也不睡,放下又哭。”


        

贺莹莹走过来,伸手摸摸秦安的脸,“她长的像你,念恩像我哥。”


        

沈清澜的眼皮轻轻的垂下去,遮住了思绪。


        

贺莹莹惊觉自己可能说错了话,故意转移了话题,“公司里忙吗要不要我去帮忙,虽然我不太懂,但是我可以学,替你分担一些。”


        

沈清澜看着她,“没事,不用,有严靳呢。”


        

贺莹莹点头。


        

周围又陷进一片寂静之中。


        

忽然贺莹莹开口,“嫂子,你说有几个男人不介意,自己的女人不是清白之身”


        

沈清澜先是一愣,随后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你你一直拒绝顾邵,是因为你”


        

贺莹莹望向窗外,目光变得复杂矛盾,“我结过婚顾邵他愣头愣脑的,到现在恐怕连恋爱都没谈过,更别说和女人有亲密接触”


        

b


        

r沈清澜抿着唇,无话可说。


        

她想没有男人不介意,只要那个男人还是男人,多多少少都会在意,只是看个人,是否能够克制住,忽略不去在意。


        

“嫂子你也觉得不大可能对吗”贺莹莹淡淡的问。


        

“也不能全部否定吧,顾邵在知道你和季辰结过婚,你离婚后,他还不是一直追逐着你吗”


        

贺莹莹握着双手,“谁知道他是不是脑子一热。”


        

贺莹莹刚和季辰离婚那段时间,精神很不好,换上精神分裂综合征那段时间,顾邵陪她在国外治疗那段时间,顾邵的每日每夜的陪伴着她,有时候她夜里睡不着起来折腾,顾邵从来没有过怨言,放纵的由着她。


        

她治疗病的那段期间,顾邵瘦了很多,他本来就瘦,再一瘦都有些脱相了。


        

一个人日积月累的好,对一个人的冲击是巨大的。


        

“我不喜欢他跟着我,不喜欢他喜欢我,我恶言相对,不给他好脸色,我以为他离开我,我就解脱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知道他要结婚了,我竟是那么的难过。”


        

贺莹莹低着头哭。


        

沈清澜不知道自己能对她说什么,这件事还要她自己决定。


        

着关系到她的幸福,谁也做不了主。


        

这天夜里的贺家,气氛死气沉沉的。


        

第二天,早饭过后,贺莹莹将自己的决定告诉了沈清澜,“嫂子,我决定去一趟,不管结局如何,我都该给他这么多年的付出一个交代。”


        

沈清澜看着她,“我支持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不要让自己后悔。”


        

“家里”


        

“家里,你不用担心,照顾的过来。”沈清澜伸手抱抱她,“不管你做了怎样的决定,我都支持你。”


        

贺莹莹回抱着沈清澜,“嫂子,谢谢你”


        

“我们是一家人,说什么谢不谢的。”


        

贺莹莹摇头,“就是要谢谢你,你的胸怀,你的善良,你的坚强,以前不明白,为什么我哥和季辰对你那么死心塌地,现在我明白了。”


        

沈清澜望着窗外,“我也要谢谢你,谢谢你们接纳我,支持我”


        

贺莹莹乘着当天的飞机去了国外,她下了飞机赶到现场的时候,婚礼正在进行中。


        

婚礼是在教堂举办的,教堂里坐满了人,神圣又庄严的牧师,站在正中央,等待着新人入场。


        

贺莹莹转身朝着进入教堂的正大门跑去。


        

顾邵一身黑色剪裁合身的燕尾服,笔直的站在那儿,旁边是他的新娘,黄色的头发盘在脑后,头上戴着皇冠,洁白的婚纱,精致的妆容美丽极了。她一只手里捧着玫瑰,另一只手挽着顾邵的手臂。


        

就那么站在那儿,就像是一对璧人,很般配。


        

教堂的门打开,顾邵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思,往后看了一眼,就看见站在离他不远出的女人。


        

她凌乱了头发,甚至褶皱了的衣服,眼神正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顾邵从未见过这样狼狈的贺莹莹。


        

以前的她,多么的阳光。


        

怎么会变了呢


        

新娘顺着顾邵的目光看过去,微微蹙起眉,“邵,她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