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391章,很多很多的第一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所以她要用自己的宽容与善良打动她,抓住他。


        

是的顾邵执拗,但是性子软,黛米这般的善解人意反而让他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如果黛米和他吵,和他闹他就可以借口不理会她,自己走。


        

但是从那天婚礼到现在,她不曾有一句质问的话,不曾抱怨,安静的呆在家里,伺候家里的人,这一点黛米真的做的很好。


        

“邵,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吗”黛米的眼里蒙上了一层水雾。


        

顾邵摇头,“没有,我只是回去处理一些事情,我还会回来,不会丢下你。”


        

黛米喜笑颜开,挽住她的手,“我帮你收拾衣服。”


        

顾夫人脑仁疼,不动黛米这是什么意思,明知道顾邵的心里在贺莹莹身上,还容许他去


        

“黛米,你们刚结婚,他不能走。”


        

“妈,他会回来的,不会丢下你和爸爸,也不会丢下我。”黛米肯定的说着。


        

黛米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顾夫人只能答应。


        

顾邵几乎是被黛米拉着上楼的,从柜子里拿出行李箱给他收拾衣服。


        

“你需着给你准备衣服。”黛米边拿衣服边问。


        

顾邵站在床边,看着黛米的背影,从他一个人回国后,从来没有一个人这样去为他做一件事情,大多的时候都是自己照顾自己。


        

没人回答,黛米回头看着他,“怎么不说呢你需要过多久如果过得久我给你拿些厚的衣服。”


        

顾邵摇头,“不用太多。”


        

他此刻是矛盾的,他对黛米没感情,但是却又无法伤害她辜负她。


        

黛米低着头,认真的叠着衣服。


        

她已经能够感觉到顾邵已经动摇了心思。


        

至少,绝对不会留在国内不回来。


        

顾邵乘坐当天的飞机就回了国内。


        

万盛集团。


        

沈清澜很早就过来,秦安和念恩有李怡芸和贺莹莹照顾几乎不用她操什么心。


        

车子停在公司里的停车场,沈清澜从车上下来。


        

“贺太太。”尧警官朝她走过来。


        

沈清澜怔了怔,没想到他会这么早就出现在这里。


        

“我有些着急。”尧警官笑着。


        

沈清澜了然,说,“我们一起上去吧。”


        

尧警官叫住她,“等一下,我还有个事和你说一下。”


        

沈清澜看着他,“到楼上再说。”


        

尧警官四周环顾了一圈,也没什么人,“我想在你公司里安排两个人,你放心不是别的意思,是方便调查。”


        

沈清澜明白尧警官的意思,如果龙振雄答应她的条件,龙振雄利用公司的便利运输违禁品,他安排的人在公司内,就能顺藤摸瓜,查到龙振雄运输的隐蔽路线。


        

沈清澜点头,“行。”


        

尧警官点头,朝着自己的车子内摆手,里面的两个人看到他的手势,从车上下来,快步走过来。


        

“队长。”


        

尧警官点了一下头,对沈清澜说道,“他们以后就是你的保镖,任你差遣。”


        

沈清澜明白尧警官的意思,微微点了点头,“我们上去吧。”


        

一行人朝着大厅内走去,上了电梯直达顶层,到了楼上沈清澜叫严靳带着那两个保镖熟悉一下环境,毕竟是要跟着她的人,如果连她身边


        

的环境都不了解,以免引起别人的怀疑。


        

尧警官看着沈清澜,“你想的很周到。”


        

“我只是不想出现意外。”她转头看向尧警官,“我希望这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如果这次不一举中第的拿下龙振雄,打草惊蛇后,再想抓住他就难了。


        

尧警官脸色严肃,“贺太太放心,这个局我们布了很久,虽然不是万无一失,但也是也是百分之八十的成功率。”


        

剩下的百分之二十,是意外情况。


        

在缜密的陷阱,也会有漏洞。


        

所以他不敢把话说的太满。


        

沈清澜让秘书倒两杯水进来,她推开厚重的办公室的门,走到桌前打开带密码锁的门,拉开抽屉取出里面文娴交给她的东西,放到桌子上推到尧警官的面前。


        

尧警官伸手拿了过来,装进口袋里,“这两天你就安静的等结果,她一定能够说服龙振雄的。”


        

以免被人听懂,尧警官没有说文娴的名字。


        

这时秘书端着睡进来。


        

沈清澜将水递给尧警官,尧警官接下,却没喝而是放在桌子上,“我还有事得回去。”


        

文娴冒着被发现的风险送出来的东西,一定非常重要,他得会局子。


        

沈清澜知道他忙也没挽留,办公室里的门关上,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


        

沈清澜双手握着水杯,慢慢的喝着。


        

味道很淡,沈清澜觉得苦,这水是苦的。


        

她低着眼眸,凝视着手上的那枚戒指,想到贺景承给她带戒指时说的话,摘到了它,捏在指间放在阳光下观看。


        

钻石很闪,晶莹剔透,铂金的圈子粗细刚好,不经意间她发现环内有很小的印记,她拿进仔细看,很小的两个字。


        

“最初。”


        

这枚戒指是贺景承在一次拍卖中所得,设计这款戒指的是意外国外人,也是他设计生涯里的最后一个作品。


        

他的妻儿再一次火灾全部去世,留在他一个人,失去亲人的那段日子里,他总是回忆和妻子在一起的种种,在那种情况下,他设计了这枚戒指。


        

最初的恋人,最初的梦想,最初的自己,最初的情感,都是最纯洁无暇的,人生若如初相见,如果让时光倒流,一切都回到刚开始,就不会有那么多遗憾。


        

贺景承当时他拍下来时,并没有想过要送给谁,只是单纯的喜欢这枚戒指的设计的寓意,戒指到他手里后,就躺在了保险柜里。


        

但是后来,他遇见了沈清澜。


        

这个给他了很多很多第一次感受的女人。


        

第一次知道什么是爱,什么是心动,第一次为人父


        

在他心里女人就是软弱的代表,她们拥有美丽的外表,娇弱的身躯,柔软的性子。


        

但是沈清澜不是,她勇敢,坚韧,冷静理智,偶尔的软弱让人心疼。


        

沈清澜不知道这枚戒指的来历,也不知道它的寓意,只是看着这两个字酸了眼眶。


        

她的前半生经历了坎坷与黑暗,没入狱前,妈妈没死前,她也曾像正常的女孩那样,有梦想,有冲动,向往爱情最初的自己,已经葬送在那扇大铁门内,已经忘记最初的样子


        

当刘雪梅带着那对双胞胎进门,彻底改变她的命运。


        

在经历了那些伤,那些痛,她的人生只剩下仇恨,直到遇见贺景承。


        

虽然一开始怀着目的,可是后来贺景承让她知道,什么是爱,用生命温暖了她那颗冰冷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