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397章,荒唐的提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莹莹在房间里,让她去拿,她知道医药箱放在什么地方的。”李怡芸说。


        

昨天晚上她想了很多,觉得贺老爷子说的很有道理。


        

这会儿也愿意配合,要是贺莹莹真的能和严靳在一起,不管从那一方面来说,都是不错的选择。


        

沈清澜不动声色的坐回沙发。


        

严靳连忙站起来,他就一点小伤,弄得好像伤的多严重一样,“不用拿了,没事的。”


        

李怡芸往他手上看了一眼,“都出血了,还说没事呢。”


        

话音刚落,她就朝着贺莹莹的房间喊了声,“莹莹你出来。”


        

听见声音贺莹莹从房间走了出来,看见严靳也在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很快就恢复平静,她自然的走出来,“妈,什么事情啊。”


        

“家里的医药箱放哪里了你找出来,严靳的手受伤了,你给他清理一下。”


        

贺莹莹抿着唇,到客厅的电视柜下,把医药箱拿出来。


        

严靳哪能让贺莹莹给他清理手上的血啊,忙摆手,“你放在这里就行了,我自己弄。”


        

其实他自己真没流多少血,大多都是梁子薄的。


        

他当时下手太狠,骨节处和碰撞到梁子薄脸上的颧骨,和牙齿弄出来的小伤。


        

其实不碍事的,就是有血看着多严重似的。


        

贺莹莹坐在他对面,从里面拿出消毒水,淡淡的说,“还是我来给你清理吧,你自己不方便。”


        

严靳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可是要让他具体说哪里不对,他也说不出来。


        

反正就是觉得怪。


        

贺莹莹单手捧住他的手,另一只拿着消毒棉,正要给他擦手背上的血时,严靳的手缩了回去。


        

他吧,很明白自己的身份,不会对贺莹莹有别的想法。


        

他的手放在半空中,不沾贺莹莹的手。


        

贺莹莹抬头看他一眼。


        

严靳浑身不自在,早知道他就不进来了。


        

“你怕我呀”贺莹莹瞧他。


        

严靳笑笑,“哪有。”


        

贺莹莹看的透,但是没戳穿他。


        

手上干掉的血清理掉,看到手背骨节处的伤口。


        

“你这是怎么弄的”贺莹莹上下打量他一眼,衣服也整齐,脸上也没伤着,怎么单单手上受了伤。


        

关于飞机的事,沈清澜和严靳没和贺家人说,只说是意外。


        

所以对于梁子薄的事情,严靳没提。


        

“我我不小心弄得。”严靳半天也没想到合理的解释。


        

贺莹莹低着头将创可贴,贴在伤口处,“我怎么看着像和别人打架留下来的”


        

说着贺莹莹抬起头,看着他。


        

“那个那个今天我碰上了个小偷,发生了争执所以手就这样了。”严靳头上出了细细的汗,半天才扯出个解释的理由。


        

贺莹莹收起医药箱,放回原地。


        

严靳趁机靠近沈清澜,,“我想我还是回去吧。”


        

他怕自己在这里说错什么话。


        

沈清澜还没说话,陈妈就出来了,说吃的准备好了,“你们来餐厅吧。”


        

沈清澜看着严靳,“先吃饭吧。”


        

就算要走,也得先吃好。


        

严靳怀着忐忑的心走进餐厅。


        

沈清澜没什么胃口,喝了口几口汤,就放下了筷子。


        

严靳低着头,也是食不知味。


        

“已经两个月了”


        

沈清澜的手心低着桌沿,背靠着椅子,看着他,“你想说什么呢”


        

严靳想让她做好心理准备,别在自欺欺人。


        

然而话到嘴边,他转了个弯,“没什么,就是觉得时间过的太快。”


        

“我吃好了,你慢慢吃。”沈清澜站起来朝着房间走去。


        

她都知道,都明白,严靳是想说什么。


        

每每提起,她都觉得无法呼吸。


        

像是有块巨大的石头压着她,让她透不过来气,快要窒息而死。


        

走进房间后,她将门反锁,屋里的灯没开黑漆漆的。


        

脚下不知道碰到了什么,阻挡了她的路。


        

她无力的滑下身子,瘫坐在地上。


        

她捂着胸口双唇微张着,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颗一颗的往下滚


        

餐厅严靳也是草草吃了两口,走到客厅看着李怡芸和贺老爷子,“今天很晚了,我先回去。”


        

“让莹莹送你。”李怡芸看向贺莹莹,给她递眼神。


        

贺莹莹从沙发上站起来。


        

严靳动动唇,没张口。


        

贺莹莹送着他出门,严靳找到机会问贺莹莹。


        

“我怎么觉得夫人有些反常呢”


        

严靳说出自己的疑问。


        

贺莹莹没有回答他,而是问道,“你说,我哥还可能活着吗”


        

严靳瞬间被转移了思绪,他仰着头,望着夜空。


        

“恐怕难吧。”其实大家心理都明白。


        

只是没人愿意说出口而已。


        

贺莹莹坐在了一旁的花池边,开口道,“陪我做一会儿。”


        

严靳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两人就这么干坐着,谁都没说话。


        

过了很久。


        

“严靳我可以拜托你一件事情吗”忽然贺莹莹开口。


        

严靳几乎都没犹豫,就答应说,“行,你说,只要是我能做到的。”


        

贺莹莹抿了抿嘴唇,一时间有些难以启齿。


        

那天,贺老爷子在书房说的话,她都听到了。


        

也明白他们的用意。


        

不得不说,贺老爷子考虑的多,考虑的也远。


        

归根究底还是为家里人好,为公司好。


        

她不懂的生意上的事情,帮不上任何忙。


        

“严靳,和我结婚吧。”


        

周围的空气静止了几秒。


        

严靳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


        

和她结婚


        

严靳不确定的盯着贺莹莹,“你刚刚说什么”


        

贺莹莹转过头看他,“我说,我们结婚吧。”


        

严靳望着贺莹莹认真的脸庞,嘴角抽了抽,“你开什么玩笑”


        

“我没开玩笑,我说真的。”她回视着严靳,“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也不想谈感情,我们只是有个婚姻,当然你有喜欢的女人,你可以养在外面,我绝对不会干涉你的私生活”


        

“等等”严靳打断她,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她怎么想的啊


        

结婚


        

然后还谁不干涉谁


        

那要这个婚姻干什么


        

“莹莹,你怎么想的”严靳觉得自己今天特别不正常,总出现幻觉。


        

是的,这一切肯定是幻觉。


        

不然贺莹莹怎么忽然向他提出结婚的这种荒唐的提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