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398章,小小的得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贺莹莹看着他,“严靳。”


        

严靳同样看着她,看她能说出什么理由。


        

是什么理由,能让她提出这个不靠谱的事情。


        

“我哥其实我们心里都清楚。”贺莹莹的声音很干,很涩,“能活着回来的可能性太小,公司的事情都落在嫂子一个人身上,你知道的,我从未接触过生意上的事情,我一点忙也帮不上的”


        

“可是,这和结婚有什么关系”严靳今天觉得脑子短路。


        

事情都是莫名其妙的。


        

贺莹莹苦笑,“不还不明白吗”


        

严靳眨眨眼睛,他明白什么


        

他不明白啊


        

今天是见鬼了吗


        

“你虽然一直跟着我哥,对他和嫂子也是尽心尽力,可是你终究不是贺家人。”贺莹莹一口气说完。


        

严靳静静的定格了几秒,消化贺莹莹的话。


        

然后苦笑不得的说,“这就是你要和我结婚的理由”


        

贺莹莹点头。


        

严靳都不知道自己说什么好了。


        

“我会一辈子为贺家做事,这个你不用担心,结婚这种荒唐的提议以后别说了。”严靳垂着脑袋。


        

烦恼的抓着头发。


        

至于烦恼什么他也说不清楚。


        

就是心里挺乱的。


        

贺莹莹垂着眼眸,“我知道让你牺牲自己的婚姻”


        

“不是,牺不牺牲婚姻的事情,而是根本没必要。”他清楚的记得,当时飞机里就剩下一个降落伞时,贺景承说让他穿。


        

当时他不愿意。


        

贺景承拿着往他身上一套,“让你穿就穿,哪来这么多废话”


        

“这辈子我都不会背叛的,这点你可以放心。”严靳郑重的说。


        

贺莹莹抿着唇,“我从来没怀疑过你,但是,我爸妈他们年纪大了,我想让他们安心。”


        

她能做的不多,这是唯一能让他们心情好点的事情。


        

“我知道这样对你很不公平,毕竟,这样牺牲掉的是你的婚姻”


        

“我不是这个意思。”严靳打断他,之前他不清楚贺莹莹的顾虑,现在知道了,不知道用什么话去拒绝了。


        

他低着头,觉得头疼。


        

“莹莹这是一辈子的事情,你已经结过一次婚,万一在我这里又添一件,会害了你的。”严靳并非是因为牺牲自己的婚姻而不同意。


        

其实是,用结婚来让那二老安心,是不理智的行为。


        

贺莹莹站了起来,“我明白你什么意思了,不用说了。”


        

“你明白什么了”严靳皱着眉,她明明还是觉得自己是因为关系到自己的婚姻才不愿意的。


        

“明白你的意思。”贺莹莹心里知道这是强人所难。


        

“很晚了,你开车小心点。”贺莹莹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走了几步她似乎想到什么,回头看他,“今天我和你说的话,别让给我嫂子说,免得她操心。”


        

严靳点了点头。


        

贺莹莹走后,严靳独自一个人在坐在哪。


        

还没从刚刚的事情里回神。


        

他总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场梦似的。


        

清晨的阳光,温温柔柔洋洋洒洒的穿透窗帘照进屋内。


        

咚咚


        

n


        

bs痛


        

沈清澜坐在地上,双手趴在椅子上,她的睫毛微微闪动然后慢慢睁开,浑身酸麻胀痛。


        

“嫂子,你醒了吗”门外是贺莹莹担忧的声音。


        

“我没事”一张口,她才发现嗓子哑了。


        

她双手撑着椅子,想要站起来,才刚一动,她又坐了回去。


        

双腿麻的没知觉了。


        

“嫂子,你睡醒了吗”这次贺莹莹的声音更加的焦急了,门把手被好贺莹莹扭的哗哗响。


        

“我没事。”大声回答。


        

听到里面有人应声,贺莹莹安心多了,“没事就好,你的房门打不开,我担心你。”


        

沈清澜说,“我没事。”


        

这次,她是对自己说的。


        

告诉自己,没事。


        

她用力揉着麻木的双腿。


        

等能站起来,她脱掉身上皱巴巴的衣服,进了浴室去洗澡,试图让自己看起来精神好些。


        

她把自己收拾干净,看起来精神还行,才走出房间。


        

念恩在吃早饭,沈清澜走过去,在她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伸手摸摸他的头发,“念恩,今天我送你去上学好不好”


        

念恩眨着眼睛,看着沈清澜,“妈咪今天不用去公司吗”


        

她经常不在家,奶奶说她要忙公司里的事情。


        

沈清澜将他抱坐在腿上,抚着他的额头,在他还很稚嫩的脸上亲了一口,“先送你。”


        

念恩抓过盘子里的鸡蛋,“妈咪,你还没吃早餐吧我给你剥几点吃。”


        

他拿着鸡蛋朝着桌面上轻轻的砸了几下,外壳就碎了,他认真的一点一点拨干净,然后递到沈清澜的嘴边,沈清澜鼻子泛酸,她张口吃点儿子递过来的鸡蛋。


        

吃到蛋黄时,特别的噎人。


        

念恩给她端自己的牛奶,“奶奶说鸡蛋黄对眼睛好,但是我都不爱吃,太干了,妈咪你喝点牛奶。”


        

沈清澜张口喝掉念恩递过来的牛奶,将口中的鸡蛋都咽下去。


        

吃好早饭,沈清澜抱着念恩出的门,“我送完他就不回来了。”


        

李怡芸说好。


        

副官开着车子,后面沈清澜抱着念恩。


        

念恩好像知道妈咪的心情不好,老实的依在他的怀里,不言也不语。


        

很快到了幼儿园,副官过来给他们开车门,沈清澜抱着念恩下来,牵着他的手朝着幼儿园内走去。


        

念恩已经很适应幼儿园的生活。


        

他拉着沈清澜的手,“妈咪,学校里的老师可喜欢我了。”


        

沈清澜低头看他,“是吗”


        

“是啊。”念恩仰着头看着沈清澜笑,“因为我是继承了爸爸和妈妈所有的优点。”


        

沈清澜捏了捏他的脸蛋儿,“你怎么知道你继承的都是优点”


        

“奶奶说的,姑姑也这么说。”念恩小小的得意了一下。


        

“念恩。”


        

念恩的老师站在门口。


        

沈清澜松开他的手,“妈咪晚上来接你放学。”


        

念恩朝她摆摆手,说,“我等你。”


        

老师牵住念恩的小手,朝着沈清澜笑笑,带着念恩进教室。


        

看着念恩进入教室后,沈清澜才走。


        

走出幼儿园准备上车的时候,沈清澜看见路边站着一个人,他的目光正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