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428章,你如,刻上便是永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s:a最快更新无广告


        

临中午的阳光有些暖,微微的刺眼,沈清澜在一间咖啡,坐在靠窗的位置。


        

手里捏着勺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搅动着咖啡杯里的咖啡。


        

似乎是在等人。


        

然而并没有让她等的太久。


        

林子欣就从门口走了进来,看见沈清澜所在的位置,脚步停顿了两秒,便大步走过来,还没坐下就有些紧张的问,“是我的孩子出了什么事情吗”


        

沈清澜望着林子欣那紧张的脸,慌神了片刻,她应该是很在乎那孩子的吧。


        

“没事,她很好。”


        

听到这句话,林子欣才放下心坐下来。


        

想到沈清澜忽然找自己,又担心起来,“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沈清澜没立即开口,而是让服务员给她上了一杯咖啡,林子欣来的有点急,确实口干舌燥,便端起咖啡喝了一大口。


        

沈清澜慢条斯理的开口,“孩子娶名字了,叫季寒川”


        

“你很会取名字。”林子欣放在桌子底下的手紧紧的攥在一起。


        

并非表面这般淡定。


        

心里有些涩。


        

“不是我取的,是莹莹给取的。”沈清澜淡淡的开口。


        

林子欣一愣,怎么会


        

她之所以没给孩子娶名字就抱给沈清澜,就是想这个名字她来取,这样也能和孩子增进些感情。


        

“你是不喜欢他吗”林子欣几乎是脱口而出,甚至有些质问。


        

或许是关心则乱,担心沈清澜并不那么爱护他,又或者是预期没达到自己的理想。


        

沈清澜看着她的脸,没在她激动的时候开口,低眸缓缓的搅动着咖啡。


        

林子欣意识到自己的情绪过于激动,慢慢的平复下来,“你今天找我,怕是有我话和我说吧。”


        

斟酌了片刻,她缓缓开口,“我理解你,但是不认同,你不能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别人身上,作为孩子的爷爷奶奶,他们有知情权”


        

沈清澜的话还没说完,林子欣就激动的站了起来,“你什么意思是不想”


        

“你能听我把话说完吗”沈清澜这次加重了语气。


        

林子欣有些无法淡定,“你怎么知道。”


        

“这个你不用知道,现在你还有机会,在孩子这件事情上,我不希望你有遗憾,也不希望孩子将来长大怨恨谁,我知道你可能是为孩子生活环境考虑,但是你忽略了一点,我再爱他,再疼他,都填不上生身母亲的那份爱。”


        

林子欣抿唇不语,脸色微微发白,沈清澜的话不是没有一点道理。


        

“如果他在一个充满关爱的环境下成长,我想比物质更加的能让他优秀。”沈清澜双手放于桌面,“如果你依旧觉得在我身边成长是对他好,我依然可以答应你,只是必须要让季辰父母知道他的存在,并且来看望。”


        

林子欣低着头不说话。


        

沈清澜也不急,耐心的等着她的答案。


        

“我自己从小生活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里有很多别人体会不到的心酸,本以为长大,自给自足就能脱离家庭,但不然,我依旧无法摆脱他们,弟弟从小被惯的厉害,长大不务正业,嗜赌成性父母从未关心过我,只是不停的问我要钱,要钱我很怕没钱的生活,上学时会因为别的同学吃个汉堡而羡慕,自己从来不敢买。不是因为没钱买,做兼职,打零工,买个汉堡的钱总是有的,只是怕花了就没了我过怕了那种日子。”


        

林子欣单手撑着脸,声音哽咽,“我怕他跟着我,受苦,我给不了他丰富的物质生活”


        

“把他给你以后,我常常想他,睡不着,夜夜失眠”


        

沈清澜递纸巾给她。


        

“不好意思。”林子欣低头擦着脸,过了片刻,她已经平复了心情,看着沈清澜,“你说的对,精神上的食粮,比物质上的更能让他成长”


        

最终,林子欣决定自己亲自带季寒川,和季家父母生活在一起,给他关爱,给他温暖。


        

虽然没有父亲,却让他在一个充满关爱的


        

环境下成长。


        

当天林子欣就跟着沈清澜回去,把季寒川带走,看到孩子吃穿用和秦安都是一样的,林子欣还是对沈清澜很感谢。


        

沈清澜让她如果有生活上的难处,尽管来找她。


        

林子欣说好。


        

刚松送走林子欣,贺莹莹就来了。


        

来找沈清澜逛街的。


        

沈清澜看她,“不用去舞蹈室”


        

贺莹莹嘴角抽了抽,昨天晚上严靳和她说啥


        

要给她找个私人舞蹈老师,专门教她,也不知道那根筋搭错了。


        

“今天不想去学,跟我一起去吧。”贺莹莹挽着她的手臂,“你又不用去公司,秦安有妈和陈妈照顾,又用不到你。”


        

沈清澜是被贺莹莹拉着去的。


        

以前吧,贺莹莹喜欢的衣服偏中性,沈清澜都没见过她穿裙子,然而,这次逛街,她看的都是很有女人味的衣服。


        

沈清澜就跟着她。


        

似乎看透什么也不说透。


        

贺莹莹打包小包的买了不少,除了她自己的,还给念恩和秦安买了不少。


        

“嫂子,你不买吗”沈清澜摇头,“我有,你买你的,不用管我。”


        

“那你给我哥买吧。”贺莹莹拉着她往男装店走,有些不好意思,光她自己买了,沈清澜一件没买。


        

司机跟着她们,出了商场的时候,司机手里大大小小的袋子提了十几个,沈清澜手里也有几个袋子,加起来起码一二十个。


        

上车的时候,有人叫住了沈清澜,她上车的动作停住,回头,就看见不远处的沈清依,她一身素色衣服,剪着短发。脸色白净,没有一点妆容,和以前娇俏任性的她似乎不是一个人。


        

“我能和你说几句话吗”沈清依双手垂在两侧,望着沈清澜。


        

沈清澜关上车门,让司机和贺莹莹先回去。


        

她们没找地方坐,只是沿着路边漫无目的,很久,沈清依才开口,“谢谢你。”


        

她的语气很平静,少了往日的浮躁。


        

她能出来都是尧警官替她翻了案,季辰的死不是她做的。


        

她只是被人利用了。


        

沈清澜没说话,不接受,不拒绝。


        

也不是原谅,只是不想去纠缠过去的事情。


        

“爸老了,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他。”沈清依微微垂着眼眸,“我找了一份工作,工资不高,但是够我和他用的。”


        

沈清澜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从始至终表情都很淡。


        

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何要来听沈清依说。


        

或许是对过去放下了吧,在她让尧警官替沈清依查案子的时候就已经放下。


        

放下曾经的恩怨。


        

微风轻轻的吹,进入十一月的天气,已经能感觉到冷意。


        

沈清澜拢着外套,按照来时的路往回走。


        

沈清依站在她身后,看着她的背影,一点一点的远去,喊道,“对不起,曾经伤害了你。”


        

沈清澜的脚步丝毫没有停顿,像是根本没有听到,脚步却是轻快了几分。


        

沈清澜沿着路边走了很久,天色渐渐暗下来,她没有打车,就这样走回去。


        

这一路上,她想了很多,放下了很多。


        

忽然,她扬起头,笑了。


        

曾经她不敢奢望的,现在都有了,爱人,孩子,圆满的家庭。


        

回到老宅,贺景承还没回来。晚饭也没回来吃。


        

吃过饭,沈清澜帮着梅婶收拾碗筷,李怡芸在客厅带秦安,念恩坐在贺老爷子怀里,看电视。


        

沈清澜看过去,那样的和谐,温暖。


        

收拾好沈清澜也在客厅坐了一会,后来秦安睡着了,她也回了房间。


        

把贺莹莹给贺景承买的衣服挂在柜子里,然后拿着很干净的衣服去浴室洗澡。


        

她穿着浴袍,头发湿漉漉的,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抬头就看见贺景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坐在沙发上看文件,看到她出来,贺


        

景承合上文件夹放在一旁,朝她伸手,沈清澜走过去,贺景承拦住她的腰肢让她坐到自己的大腿上,拿过她手里的毛巾,给她擦头发,每个动作都很轻柔。


        

沈清澜靠在他的怀里,把今天见林子欣的事情说了一遍。


        

“可能她也是想明白了,孩子在至亲的陪伴下,才能更好的成长。”


        

贺景承并没有什么表情波动,只是认真的给她擦着头发。


        

忽然沈清澜转头看着贺景承,“你有没有发现,莹莹最近变了”


        

“嗯”他微微敛着眼神,凝着近在咫尺的女人。


        

“我觉得她应该是对严靳有感觉了,只是自己不知道”


        

“澜澜。”


        

忽然贺景承打断她,指间温柔的拂过她的额角,将挡在她脸上的头发别在耳后,“我想把以前的空白都补回来”


        

沈清澜从他的怀里撤出来,拒绝道,“安安还小,我哪里都不会去。”


        

贺景承,“”


        

错过了念恩的小时候,现在她一定不要错过秦安,要看着她从小婴儿一点一点的长大,长成亭亭玉立的姑娘。


        

贺景承拉住她的手,“澜澜”


        

沈清澜怕他还要说,推着他去浴室,“你该洗澡了。”


        

忽然贺景承回头,深色的眸子泛着光,那眉梢眼角都是风情,含着春色,活脱脱一个勾人魂的男妖精,拖腔带调嗯了一声,“等我”


        

沈清澜觉得脸发烫,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等到贺景承去了浴室,沈清澜换了衣服。


        

等他


        

呵呵。


        

沈清澜觉得还是先逃比较好。


        

昨天已经被折腾了死了。


        

看他那样,沈清澜不由的一哆嗦,偷偷的打开门出去,到楼上贺莹莹的房间去睡。


        

然而一开门,就看见贺莹莹在床上躺着。


        

沈清澜愣怔了片刻才回神,“莹莹你怎么在”


        

贺莹莹躺在床上仰头,看着沈清澜,“严靳那个神经病,竟然真给我找了个舞蹈老师,非要让我好好学,呵呵,我学个鬼。”


        

“所以”


        

“所以我逃回来了。”


        

沈清澜,“”


        

“嫂子,你上来是干什么”贺莹莹眨着眼睛,很是不解的问。


        

沈清澜,“”


        

能说她想上来避一避吗


        

“和我哥吵架了”贺莹莹忽然从床上坐起来,沈清澜以为她要劝说呢,结果被贺莹莹拉进来并且关上门,“这些男人都是惯的,甭理他,今天你就再这里睡。”


        

沈清澜点了点头,好在有地方安身了。


        

然而她刚躺下,房间里的门就被敲响了,贺景承站在门口,一脸的阴沉。


        

说好的等他,人呢


        

人呢


        

“我们已经睡觉了。”贺莹莹对着门外喊。


        

贺景承,“”


        

“沈清澜你出来。”贺景承压抑着声儿。


        

沈清澜感觉自己像是惹祸了,盯着门,却是深深的不安。


        

贺莹莹似乎察觉到沈清澜的不安,以为是怕贺景承,搂住她,“不要怕,有我呢,他敢欺负你,我一定帮着你一起打他。”


        

“澜澜你出来。”这一声大气压更低了,像是从胸腔里发出来的。


        

沈清澜见过贺景承发火,此刻有些怂了。


        

想要出去认错,或许还来的及,奈何被贺莹莹搂着不松。


        

门外贺景承的眼角抽了抽。


        

“大半夜的不睡觉,你在这干什么”李怡芸出来倒水,就看见贺景承站在贺莹莹的门口,见他不动,又说道,“你打算在这里站一夜”


        

可是一看气氛不对,“你和澜澜吵架了”


        

还不等贺景承说话,李怡芸再次开了口,“景承我告诉你,你敢欺负她,我绝不饶你”


        

贺景承


        

,“”


        

他能说是沈清澜欺负他吗


        

明明说好等他的,结果把他一个人丢屋里了


        

屋里贺莹莹捂着嘴,就差笑出声了。


        

她都想开门看看贺景承吃瘪的样子。


        

夜里,贺景承一个人在宽大的床上,翻来覆去,怎么样都睡不着。


        

忽然,他坐了起来。


        

这都是什么事


        

怎么就成了公敌了,所有的人都站在她那一边去了呢


        

越想郁闷,不行他必须得教训她。


        

他大半夜的起来翻箱倒柜的找钥匙,好在,被他找到了。


        

到楼上开了房间里的门,房间里静悄悄的,只能听见浅浅的呼吸声,贺景承轻轻的走到床边,找到沈清澜,伸手把她抱起来,沈清澜睡的浅,被人一动就醒了,睁开眼睛,就看见近在咫尺的脸,“你”


        

“嘘。”


        

沈清澜不敢吭声,怕把贺莹莹吵醒了。


        

贺景承关上房间的门抱着沈清澜下楼。


        

沈清澜的小心脏颤颤的,“景承”


        

“嗯。”


        

这时贺景承抱着她进了屋,抵上门。


        

沈清澜还来不及解释,只听见呼啦一声,矮桌上的东西掉了一地,她被放了上去,一双温热的大手探进她的衣服,熟稔的挑开她内衣的扣子


        

沈清澜后悔,特别后悔,肠子都要悔青了。


        

“景承我错了。”


        

“那错了”


        

“那都错了。”


        

“嗯,晚了。”


        

沈清澜,“”


        

进入十二的月天气儿越发的冷了,临近年关的时候下了一场大雪,羽毛般大小的雪花片子,洋洋洒洒的从天空缓缓的飘落下来。


        

沈清澜穿着羽绒服,在宅子附近的公园散步,贺景承回来,就看见那抹埋在白色中的身影,他停下车子走过去。


        

踩在脚下的雪,咯吱咯吱的响。


        

很快走到她身边,伸手牵住她的手,他们肩并着肩,在这朦胧的白色中,像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雪还在下,他们的头上被白色盖住,像是白发的老人。


        

沈清澜看着贺景承那满头的白发咯咯直笑,“贺景承你看你白了头发,像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爷爷。”


        

贺景承转头,那双酝酿了无尽柔情的眼眸,此刻染上了几分笑意,“我是老爷爷,你就是老太婆。”


        

“贺景承”


        

沈清澜追着要打他,他们在雪上追逐着。


        

那一头的白色,就好像是一辈子。


        

贺景承停住,一把抱住扑过来的沈清澜,低头亲吻她的嘴唇,丝丝的凉,他用自己的温度去温暖她,声音低沉,“我们该回家了,念恩和安安在等我们。”


        

贺景承将她的手攥于掌心,漫步走着,路灯把他们的影子拉的好长,好长


        

“多么希望,就这么牵着你的手,一不小心就白了头。”


        

独白。


        

曾听说过寻觅爱情,就像天与地,别离和重聚的过程。


        

而我跟你平静旅程。


        

并没有惊心,也没有动魄的场景。


        

只需要当天边,海角竞赛追逐时。


        

可跟你安躺于家里,便觉得最写意。


        

从此以后无忧无求,故事平淡但,但当中有你已经足够。


        

如果要说何谓爱情


        

定是跟你动荡时,闲话着世情。


        

和你走过无尽旅程,就是到天昏,发白亦爱得年青


        

不相信当天荒不再,地老不合时。


        

竞跟你多相拥一次,便爱多一次。


        

怎相信最回肠荡气之时,可用你的名字和我姓氏成就这故事


        

正文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