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429章,番外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s:a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还没亮,李怡芸被电话吵醒了。


        

“妈是我。”


        

李怡芸先是一愣,而后眉欢眼笑,因为严靳和贺莹莹领证以后,还没叫过她,这是第一次,称呼她妈


        

明明是刚刚睡醒但却精神非常,和蔼道,“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


        

“莹莹特别想学跳舞,我担心她去舞蹈室太累,就给她找了个私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和我生气,一夜没回来了”


        

严靳字字句句都是在关心贺莹莹,听得李怡芸觉得都是贺莹莹在无理取闹。


        

一夜没回


        

那她去哪里了


        

李怡芸可不允许贺莹莹刚和严靳结婚就闹分居。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她去哪里了”李怡芸问。


        

“没回老宅吗”正在得意的严靳,诧异了一下,贺莹莹没回老宅


        

那她能去哪里


        

李怡芸起来,去贺莹莹的房间,此刻贺莹莹睡的正香呢,怀里抱着被子,丝毫没察觉有人进来,正用着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她。


        

这时严靳的声音传了过来,“妈我先挂电话了,我去找她。”


        

此刻的严靳担心不是假的,贺莹莹很早就跟着贺老爷子去了部队,在婺城市根本就没有朋友,她不在老宅能去哪里


        

严靳准备挂电话,出去找贺莹莹。


        

“不用找了。”李怡芸握着电话,“在这里睡觉呢,你不要担心,我一定把她赶回去。”


        

严靳要出去的脚步一顿,站在了原地,心里松了一口气,唇角微扬,“那谢谢妈,我一定不会再惹她生气了。”


        

严靳这么一说,李怡芸对严靳的歉疚更加的深了,“是莹莹她不懂事,不关你的事,在家等着,我让她回去。”


        

挂了电话,李怡芸站在贺莹莹的床前,她什么回来的


        

“贺莹莹”李怡芸叫她。


        

贺莹莹做了个梦,梦里她莫名其妙去了非洲大草原,还莫名的被一头凶猛的狮子追,她惊慌失措的跑,拼命的跑,忽然,那狮子嘶吼一声,贺莹莹吓的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头上还有汗,这一坐起来不当紧,眼前那双不友善的目光怎么和那头要吃她的狮子那么像呢


        

她出现错觉了


        

她揉了揉眼睛,看清那双眼睛是谁后,本能的往后坐了坐,“妈,妈你怎么起那么早”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李怡芸毫不掩饰自己的怒气。


        

贺莹莹眨眨眼睛,“昨天晚上,严靳那个神经”


        

“你要学舞蹈是不是”贺莹莹还没说完,就被李怡芸打断。


        

贺莹莹总觉得李怡芸的态度不太对头,心里莫名的有些打怵。


        

“贺莹莹我问你话呢”


        

贺莹莹吸了一口凉气,忽然想起昨天晚上沈清澜也是在这里睡的,忙转头,试图找人求救,然而,床上根本没人,就她一个,茫然失措,“我嫂子呢”


        

“少给我扯开话题,我问你话呢”


        

贺莹莹吞了一口口水,点了点头,“是。”


        

“严靳怕你在舞蹈室辛苦,还专门给你请私人教师,你却和他生气跑回来,你想想你这么做对吗严靳得怎么想你你不是小孩子了,怎么能这么任性”


        

严靳先一步和李怡芸


        

说了情况,一直在说自己不好,字里行间又在暗示是贺莹莹不识好人心,还任性跑回去。


        

有了先入为主,李怡芸就觉得都是贺莹莹的错。


        

都结过一次婚的人了,怎么就不知道珍惜严靳这么好的人呢


        

“他就是神经病,大半夜的让我”


        

“得了吧你,赶紧起来,吃完饭滚回去。”


        

贺莹莹,“”


        

怎么回事


        

那来的这么大火气


        

贺莹莹爬起来,鞋也没顾上穿,追着李怡芸出来,“严靳是不是打电话给你告状了”


        

李怡芸停住脚步,看着贺莹莹,苦口婆心,“严靳没告状,只说都是他的错。”


        

李怡芸叹了口气,“莹莹啊,你不可以任性,你这是二婚,严靳人家头一次”


        

二婚


        

二婚


        

二婚该死啊


        

贺莹莹也火了,“那严靳虽然没结过婚,也不见得就是个处男,凭什么总要求我”


        

“你”


        

李怡芸气的说不出话来。


        

贺莹莹饭也没吃,就气冲冲的走了。


        

“吃完早饭再走。”李怡芸虽然责备,归根究底还是想她好,哪里舍得让她空着肚子走。


        

气都气饱了,哪里还能吃下饭


        

回到家,贺莹莹开门进屋,严靳正站在穿衣镜前,整理衣领,看见她回来,微微挑了挑眉,似乎很意外她会回来的这么快。


        

贺莹莹换了鞋子走进来,站在一旁,双手环胸,把严靳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啧啧了两声。


        

严靳被看的发毛,警惕的看着她,“你看什么”


        

贺莹莹呵呵了两声,“看着人模狗样的。”


        

严靳看贺莹莹那脸色,知道肯定是在李怡芸哪里没落到好,也不生气,反而笑了,“七点那个舞蹈老师会来,你在家好好学,别辜负我一片心意”


        

说着他倾身往贺莹莹这边靠拢,低声道,“别让我又找妈,免得她担心,你说是不是”


        

贺莹莹咬着牙,“严靳,你是狗啊这么无耻”


        

严靳打好领带,穿上外套,淡淡的睨她一眼,那小脸气的通红,此刻正用着恨不得吃了他的眼神看着他,严靳低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乖,好好学,回来给你买好吃的。”


        

贺莹莹撤开他的手嘴角抽了抽,当她是什么


        

还买好吃的,把她当孩子哄呢


        

贺莹莹转身,冷哼了一声,“谁稀罕。”


        

严靳扬着唇角在门口换上鞋,临走前说道,“我走了,晚上我会早点回来。”


        

贺莹莹摆了摆手,在厨房找吃的。


        

贺莹莹刚吃饱饭,那个老师就来了。


        

真的来了。


        

但是她不敢又回家,怕李怡芸担心。


        

硬着头皮在家练。


        

贺莹莹体力是有的,但是骨头有些硬,扭腰甩胯的动作总是做的不到位,所以老师就专门让她练习这两个动作。


        

练习几个小时还行,除了吃饭的时间,一天的时间都在练,贺莹莹就有些吃不消。


        

腰疼,腿也疼。


        

严靳回来的时候,贺莹莹正坐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