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444章,番外16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s:a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清澜眨了眨眼睛,问,“那要怎么办”


        

贺景承重新将她拉进怀来,圈住她的腰,“我们带上严靳和莹莹一起去怎么样”


        

以方面贺景承的确想带沈清澜到外面走走,另一方面也的确想让严靳和贺莹莹真的有感情上的发展。


        

沈清澜抿着唇。


        

“念恩和安安有妈还有陈妈和佣人,照顾的过来,再说我们又不是出去不回来了。”贺景承揉捏着她的手,“嗯”


        

沈清澜犹豫了一下,觉得这个行,一起出去玩当然好了。


        

沈清澜起身,“晚上他们来,和他们说,但是之前我得去一趟超市,家里没菜了。”


        

“嗯。”贺景承身体往后仰,靠了下去,“早点回来。”


        

“嗯。”沈清澜起身,似乎想到什么回头看着贺景承,“你不和我一起去吗”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不去。”贺景承连眼也没抬,手指轻轻的捏着秦安的脸蛋儿。


        

去哪里有陪着女儿重要。


        

要是沈清澜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一定会吐槽死他


        

去超市就占用了陪秦安的时间,那去过就不占用了吗


        

沈清澜换了衣服出门的时候,贺景承叫住她,“叫司机送你,有人帮你拿东西。”


        

沈清澜嗯了一声,便出了门。


        

别墅建在靠海区,离市中心的购物广场有些路程,沈清澜迷迷糊糊的靠在椅背上,“到地方叫我一下。”


        

沈清澜朝着前面的司机说道,她怕自己睡着了。


        

“好的,太太。”


        

沈清澜放心的闭上眼睛。


        

她还真的睡了一小会儿,是司机叫她她才醒的。


        

进入超市以后,沈清澜没直接去蔬菜区,而是在生活用品区逛了一圈,买了些家里没有的用品,她拖着购物车,司机跟在身后。


        

看生活用品区出来,沈清澜推着车子朝蔬菜区走,路过零食区的时候,沈清澜看见念恩喜欢吃的那个巧克力的牌子,伸手去拿的时候,巧克力的盒子上落了另外一只手,沈清澜抬头,就看见慕言,刚好他也正看着自己。


        

两人都是微微一愣,而后都笑了,“你也来买东西”


        

慕言点点头,“我记得念恩喜欢吃这个。”他拿


        

起那盒巧克力放在了沈清澜的购物车。


        

“你一个人来”沈清澜看着他没推购物车,两手空空的。


        

慕言笑笑,“是一个人来,也不算一个人来。”


        

沈清澜听得云里雾里,这是什么意思啊


        

慕言没和她打哑谜,“说一个呢,是现在的确一个人,等一会就不是了。”


        

“嗯”沈清澜迷茫的看着他,这话还是没听懂。


        

慕言不由得笑了,不过着笑也只是表面,内心是排斥的,奈何父母逼的紧,她有找不到李洁,她好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我来相亲的。”


        

沈清澜的表情一顿,倒是意外了几分,不过想想慕言的家庭情况也没那么惊讶了。


        

毕竟现在慕言家就他一个了,父母自然是寄托了所有的希望,成家立业,是多有父母的心愿。


        

慕言工作稳定,在业界也有一定的知名度,就是婚姻不太顺利,家里着急理所当然。


        

“一起到楼上的咖啡厅坐一会儿”慕言说。


        

沈清澜看了一眼腕表,还有些时间,便答应,她转头看向司机,“你先在休息区等一会儿,我下来找你。”


        

司机点头推过购物车,朝着休息区走去。


        

沈清澜和慕言出了购物区,上电梯去了楼上。


        

咖啡厅人不是很多,晚上才是人流量高峰期,下午人要少很多。


        

沈清澜在靠里的位置坐下来,慕言在她对面坐下,招来服务员,“你要喝什么。”


        

“都行。”她没有特别想喝的东西。


        

慕言笑笑,“那我帮你点了。”


        

他翻开服务员递过来的点菜单,“两杯摩卡。”


        

“念恩最近好吗”慕言问。


        

“挺好的。”沈清澜说,看着慕言最终没问出口。


        

既然都来相亲了,肯定是一直没找到李洁。


        

慕言抿了抿唇,明白沈清澜欲言又止是想问什么,“我也老大不小了,不可能一辈子都去等一个人。”


        

慕小雨的死,对家里的两位老人打击很大,所以对他的婚姻大事也看的重。


        

他没办法任性。


        

沈清澜明白。


        

这时咖啡厅的门口,走进来一个女人,她在咖啡厅里环视了一圈,最后定格在沈清澜和慕言所在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