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454章,番外26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s:a最快更新无广告


        

贺景承上了电梯,顾邵跟了进来。


        

两人没搭话。


        

顾邵跟过来就已经说明了他的答案。


        

上了电梯后,贺景承按了顶楼的按键。


        

酒店设施非常齐全,休闲娱乐为一体。


        

顶楼是独立式的酒吧,可供聚会,聊天,喝酒,甚至是谈工作。


        

不过这里属于度假酒店,来玩的人入住比较多。


        

叮叮


        

贺景承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贺景承拿出手机点开,是严靳发过来的301号包间。


        

看完短信贺景承装起手机,顾邵在旁边几次欲言又止,每次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说什么。


        

电梯停下,贺景承走了出来,顾邵跟在他后面。


        

严靳定的包间位置有些偏,但是好在安静。


        

贺景承推开包间的门,顾邵看见里面的严靳,在门口站了两秒才走进来。


        

严靳已经点了酒,黑色真皮的沙发前放着一张矮桌,上面放着三个玻璃杯,严靳打开酒,依次把酒杯倒满。


        

严靳在贺景承左边,顾邵在贺景承右边坐下,刻意隔开和严靳的距离。


        

严靳端起酒,灌了下去,喝的太猛,有些辣嗓子他皱了皱眉,放下酒杯续满。


        

“顾邵”


        

“干什么”顾邵的声音有些冷,“我来不是因为你,是因为景承。”


        

他不是是非不分的人,之前贺景承也是帮着他追贺莹莹的。


        

他不满严靳,但是贺景承的面子他必须给。


        

贺景承整个人隐在暗处,慵懒的眯着眼睛,似乎对于他们之间的事情不发表任何意见。


        

严靳低头笑笑,笑的无奈,笑的阴差阳错,笑的造化弄人。


        

“那趟你回国,我和莹莹没在一起,是她没经过我同意,利用我让你死心”


        

“她为什么那么做”顾邵不明白,很不理解,这么做的理由。


        

严靳抬起头看着他,而后笑的讽刺,“你回国时已经完婚了吧”


        

顾邵抿唇不语。


        

“你想怎么办呢离婚娶莹莹”严靳问。


        

问的顾邵哑口无言。


        

黛米当时虽然不是他喜欢的女人,可是她善良无辜的,根本无法去伤害她。


        

“我知道你很难接受我和莹莹在一起,可是有些事情我是要和你说清楚的,虽然我和莹莹领了证我们到现在都没有夫妻之实”


        

其实严靳也是委屈的。


        

当时那种环境,只是没办法,不得已而为之,为公司,为贺家。


        

“结婚时我们没爱,只有责任,她是,我也是”严靳的声音有些低,端起桌子上的酒,又灌了一口,他皱眉龇牙。


        

他重重的将酒杯放了下来,深深的吸了口气,“顾邵,我对不起你”


        

因为他的确对贺


        

莹莹动了心思。


        

顾邵低着头不语。


        

“今天只要你能消气,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严靳看着顾邵,“你倒是说句话啊”


        

该说的他都说了还要怎样


        

顾邵其实明白一些,贺莹莹对他的喜欢很少,大多是觉得愧疚。


        

如果真的喜欢他,那次她到婚礼现场就会表明心意,她有机会,可是没有。


        

归根结底,不过是不爱。


        

顾邵端起酒灌了一口,这酒烈,辣的他脸都抽搐了。


        

严靳勾了勾唇角,“别灌这么猛。”


        

“你管的着吗”顾邵怼了他一句,明白归明白,但是不爽啊


        

严靳舔了舔嘴唇,“我不管,但是我得和你说句实话,我喜欢上莹莹了,你接受祝福我也好,不接受不祝福我也好,我都不瞒你。”


        

“去你大爷的”顾邵将没喝完的酒灌了下去。


        

严靳笑笑,“我没大爷。”


        

顾邵嘭的一声将酒杯砸在桌子上,“你不是说,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吗”


        

严靳皱皱眉,这算是还口


        

“行,行,我不还口。”严靳一副任你宰割的模样。


        

“过来,给我倒酒”顾邵身体往后一靠,一副大爷样。


        

严靳拿着酒瓶走过来,弯身往他杯子里倒酒的时候,被顾邵一把搂住脖子,扣住他的脑袋,往下扯。


        

严靳低着脑袋,“你要打,往身上打,别打脸。”


        

“你还要脸呢”顾邵往他腹部砸了一拳,严靳疼的皱了皱眉,“你还真下手啊”


        

“那不得给你点教训我心里有火气,你总得让我有地方出。”


        

“行,你继续,只要别憋着火气就行。”


        

顾邵打了一拳就把人推来了,夺过他手里的酒,“打你我手疼。”


        

严靳揉了揉肚子,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顾邵将酒杯倒满,两个人喝了起来。


        

酒过三巡,严靳正了正神色,“你老婆对你好吗”


        

顾邵拿着酒杯的手微微一顿,仰头喝了一口酒,砸着嘴,“挺好的。”


        

黛米很善解人意,对他,对他的家人都很好。


        

“挺漂亮的。”严靳也喝了一口酒。


        

“你就只会看皮囊”顾邵皱眉,这人怎么还这么肤浅


        

严靳不要脸的笑了笑,“那我要看内里,你让吗”


        

“顾邵”顾邵掐住他的脖子,按在沙发上,“我日你大爷。”


        

“咳掐死了”严靳的声音从喉咙里挤出来,“松开,我大爷给你日行不行”


        

顾邵掐的更紧了,“你要点脸会死”


        

“会”


        

“那你就去死吧”


        

“死了,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我最不怕的就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