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461章,番外3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下班后,公司里的人慢慢的都走了,只有沈予芯还没走,今天白天林羽峰给她的文件还没看完,有些不懂的,还要查找资料去了解。


        

林羽峰给了她这个工作的机会,她必须珍惜。


        

快十一点钟,她才都看完,并且理解。


        

她收拾好文件,准备走的时候,才想起白天林羽峰说的话,她看了看办公室里的一切,走到桌子前,把文件整理好放入文件夹,丢在桌子上的笔,放入笔筒,所有的一切都归置在该摆放的位置,能很容易看到,有顺手拿的地方。


        

丢在沙发上的外套,在沈予芯这里占时的工作时,就被林羽峰拿走了,很久他没这么早下班了。


        

这么久,这是第一次。


        

家里人还都婺城市,这里就他一个人。


        

虽然在这边发展的很好,他也没想过让家里的人般过来,一方面那里是自己出生的地方,还有就是那里还有牵挂的人。


        

即使不能去爱她,至少还可以回去看见她。


        

如果都搬过来,那就彻底和她断了,这并不是他想的。


        

原本他想过,如果贺景承回不来,他就会和他表明心意,但是贺景承回来了。


        

他又被打回原形,只能在心里偷偷的想,偷偷的念。


        

他掏出手机,翻找到她的号码,看了很久,还是没能拨出去那个号码。


        

放下手机,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天还没亮他就醒了,睡不着就起来洗漱去公司。


        

这个时间路上车还不很多,再等一个多小时,到了上班高峰期,车子就会很多,路上也会非常的拥挤。


        

直走就是去公司的路,但是半道上林羽峰调转了车头,朝着一个相对稍偏的位置开去。


        

因为哪里有家餐厅,早餐非常的美味,林羽峰几乎已经习惯早上到哪里去吃饭。


        

一份皮蛋瘦肉粥和一份蛋卷,是他喜欢的搭配。


        

吃好饭他走出餐厅,准备上车走的时候,看见对面站在公交站牌等车的沈予芯,她的手里拿着包子和豆浆,肩上挎着包。


        

林羽峰在车上坐了一会儿,才启动车子朝着对面开过去。


        

黑色的车子停在沈予芯跟前,她本能的后退了一步。


        

车窗玻璃降下来,林羽峰明朗的侧脸露了出来,他扭过头看向沈予芯,“上车。”


        

沈予芯看清车里的人是林羽峰后,迟疑了两秒才拉开车门上来。


        

她坐在了后面。


        

林羽峰启动车子,车子平稳的行驶在公路上,他从后视镜中看了一眼沈予芯,“是去公司吗”


        

毕竟现在有些早。


        

“嗯。”沈予芯攥紧手中的塑料袋,如实的回答道。


        

“离上班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去这么早”林羽峰貌似无意的问。


        

沈予芯微微垂着眼眸,“我会的少,自然要多努力一点,才能对得起你给我工作的机会。”


        

林羽峰目视着前方,唇角勾起,“还是个努力的。”


        

这时林羽峰的手机响了,他单手掌握方向盘,另一只手掏出手机,点开,“喂。”


        

“是我。”


        

他拿开手机看来电显示,上面显示着严靳的名字,他蹙起眉心,严靳怎么会给他打电话


        

他重新将电话放到耳边,“嗯”


        

“12月20贺景承和沈清澜会举行婚礼,我打电话是告诉你一声。”


        

林羽峰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电话,不是已经领证了吗


        

为什么还要非得办什么婚礼


        

这是秦怀铭生前的要求,也是贺景承想要给的。


        

他想告诉所有人,沈清澜是他的妻子。


        

“我知道了。”挂了电话林羽峰脸上的表情紧绷了几分。


        

沈予芯很有眼色,她看的出来林羽峰心情不好,很安静的坐着,也不说话去打扰他。


        

很快到了公司,停下车子林羽峰走进公司,隔着一段距离,沈予芯跟在后面。


        

其实已经很明白,沈清澜和贺景承是夫妻,可是冷不丁的听到他们要举办婚礼,心里还是失落,以至于连工作的心思也没了,明明手里拿着文件,却一个字也看不心里去。


        

所以也没注意到,桌子被整理过了。


        

屋外响起嘈杂声,他本来心就烦闷,听到有响动心情更加的糟了,他从位置上站起来走到门口拉开办公会的门,就看见门外沈予芯一个人在那儿装桌子。


        

林羽峰瞅瞅,周围也没人,眉心一皱,“没人安装吗”


        

沈予芯点了点头,“送来人就走了。”


        

“放着别动。”林羽峰掏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出去,“从今天起不用来上班了”


        

这么点小事都干不好,养着有什么用


        

挂了电话他转身朝屋里走去,沈予芯站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了,这是继续装还是放着


        

林羽峰回头看了一眼站在那儿的女人,指着屋里的沙发,“先在那里坐一下,等有人上班,把桌子装好你在出去。”


        

“我看着挺简单的,我也能装”


        

“我说话你听不懂”林羽峰忽然发起火来。


        

他心情不好,不要和他对着来行不行


        

沈予芯立刻禁了声,一个字也不敢多说。


        

缓了片刻,林羽峰心情沉淀了些,“我心情不好,你不要介意。”


        

“不会。”沈予芯说。


        

沈予芯在办公室里呆着浑身不自在,不是因为这里不该是她呆的地方,而是林羽峰拿烦躁的脸。


        

他一会儿站着,一会儿又坐着,看着文件也看不下去。


        

很明显是心情不好,她坐在这里压力大,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生怕惹到他。


        

林羽峰也知道,这样不好,只是莫名的控制不住脾气。


        

心里闷的难受,无处发泄。


        

他知道不该这样的,应该放下来。


        

他双手低着额头,闭着眼睛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过了很久,他才平复心情,翻开文件夹,这才注意到原本凌乱的桌子,被收拾的很整齐,他抬起头看着坐在沙发上一边啃包子一边看资料的女人,“我的桌子你收拾的”


        

沈予芯没想到他忽然会和自己说话,将还没嚼烂的包子就吞了下去,“是是我。”


        

“以后我的东西不要乱动。”


        

“我记住了。”沈予芯低着头。


        

外面的桌子装好,沈予芯从屋里挪到外面。


        

她总是公司里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很努力。


        

越是接近沈清澜和贺景承办婚礼的日子,他越是不想下班,试图用工作来麻醉自己。


        

有时候是你越想忘记什么,就什么越记得清楚。


        

他拿着手机,犹豫了很久,还是拨了沈清澜的电话。


        

沈清澜正在试婚纱。


        

贺莹莹还有黛米正在给她整理裙摆。


        

这时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贺莹莹伸头看,显示的是林羽峰她拿起来递给沈清澜,“是林羽峰。”


        

沈清澜接起来。


        

但是林羽峰没开口说话,


        

b


        

r沈清澜似乎感觉到他有心事,提着裙摆走到窗前,“怎么打了电话,又不说话”


        

林羽峰不知道说什么,就是想听听她的声音。


        

“嗯工作不顺利”沈清澜猜测,“要不是谈恋爱了”


        

林羽峰想对她吼,想谈的女人早就是别人妻了。


        

谈个屁


        

“不都已经有证了吗孩子也两个了,办什么婚礼”林羽峰挑着唇。


        

沈清澜笑,“我是女人啊,我也想穿上婚纱。”


        

她本来也是排斥,觉得婚礼真的不重要,贺景承执意。


        

这里面不止是有秦怀铭的遗愿,还有李怡芸的坚持,当初她和贺景承在一起的时候,李怡芸不准办婚礼的,还隐婚。


        

这是欠她的应该补上。


        

“我这边很忙,恐怕不能去。”林羽峰有些怂。


        

沈清澜笑笑,“行”


        

“沈清澜。”林羽峰很少直接叫她的名字,很多时候都是称呼沈总。


        

沈清澜微微愣了一下,对于林羽峰忽然的称呼,有些无措。


        

他很少直接叫她的名字。


        

“你你喝醉了”


        

“你才醉了呢,喜欢什么和我说,我送你。”林羽峰面朝落地窗斜着身子,手肘抵着桌面。


        

“什么礼物”


        

“你新婚,当然要送你东西了。”


        

沈清澜笑起来,“不是新婚。”


        

“差不多吧,说喜欢什么,反正你老公大方公司都给我了,我有钱。”


        

“礼物,那你就亲口和我说几句祝福的话吧。”沈清澜低着头,脸上的笑容尽数脸去,手指在玻璃上画着圈圈。


        

多少有点知道林羽峰的心思。


        

林羽峰,“”


        

这不是故意虐他吗


        

明知道他连婚礼都不想来,还让他说什么劳什子的祝福话


        

“嗓子疼,说不了。”


        

“那这和我说话的是鬼啊”沈清澜被气笑了。


        

这借口找的。


        

不能走点心。


        

两人沉默下来,周围的空气好像都凝结了。


        

“你在干什么”林羽峰先打破的沉默。


        

沈清澜低着头看看身上的婚纱,“试婚纱。”


        

林羽峰的表情一顿,脑海里似乎能够想像的到,她穿上婚纱的样子。


        

“我还没见过你穿婚纱的样子。”


        

沈清澜,“”


        

他低头看看时间,现在应该还有商场开门,“我先挂了。”


        

“嗯。”


        

林羽峰挂了电话,穿上外套走出办公室,门外沈予芯还在没走。


        

林羽峰眉头微皱,“还不走”


        

“做完这个表就走。”沈予芯说。


        

林羽峰迈步,走了几步他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她,“明天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您说。”沈予芯抬起头。


        

“陪我去一个地方。”


        

“哦。”


        

刚想迈步走的林羽峰再次停住脚步,回头上下看她一眼,“有礼服之类的衣服吗”


        

沈予芯摇了摇头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心上刺青,微信“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