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二章 这傻子,当真是傻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紫琼城,今日无比热闹。


        

三皇子陆睿轩和忠勇侯府大小姐穆雨霏的婚事就在今日举行。


        

日头初升,便有数不尽的威严兵士分列在迎亲道路的两侧,从皇城一直绵延到忠勇侯府,花雨纷飞,红绸飘舞,由此,皇家对这位准皇妃的看重也可见一斑。


        

忠勇侯府门口。


        

一身吉服,粉面含春的穆雨霏被同样一身吉服,宽肩窄腰,越发俊朗无双的陆睿轩大手牵着,缓缓走出。


        

一对璧人,相携款款,真是天作之合啊!


        

周围的宾客无不惊声赞叹,穆雨霏心中越发娇羞。


        

“新娘入轿,新郎——”


        

喜婆的声音传来,穆雨霏抬起脚,羞怯婀娜地准备上轿,可她脚步抬起,才猛地发现周围似乎,猛地安静了下来。


        

静得,落针可闻!


        

紧接着,是一道又一道的抽气声传来,连原本应当唱词的喜婆声音都卡在一半。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穆雨霏下意识抬起头,顿时,一张满是血污伤痕的脸映入眼前!


        

“啊!”她吓得惊呼出声。


        

穆瑶却笑的灿烂:“姐姐,你不认识我了?”


        

姐姐?


        

这是……穆瑶?!


        

三皇子陆睿轩俊脸微变,剑眉下意识皱起。


        

他没想到,那个一直缠着自己的傻子穆瑶会变成这副样子!满身血污、一脸疤痕,可怜又可叹。


        

不过今日是自己和雨霏成婚的日子,她不该在此时破坏。


        

一个眼神示意,顿时有侍卫上前:“大胆,竟敢冒充忠勇侯府女眷,破坏皇子吉时,带下去!”


        

穆瑶将三皇子陆睿轩的反应看在眼里,眉头挑了挑。原本她还烦心怎么将婚约甩掉,现在看来,是不用了。


        

这位三皇子明显认出了她,却不问缘由命人将她带走,当初穆瑶去三皇子府最后却连门都没进去,说不定其中,就有这位三皇子的默许……


        

想到这里,她眼珠子转了转。


        

“吉时?什么吉时?”


        

用巧劲甩开抓自己的侍卫,穆瑶作出一副震惊难过的模样:“三皇子,明明我才是和你有婚约的人。我知道你嫌弃我没有元力还是个傻子,配不上你,可是,你喜欢姐姐尽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纵容姐姐、谋害我性命!”


        

一字一句,满街的宾客顿时哗然!


        

陆睿轩面色铁青:“穆瑶,你在胡说些什么?”


        

“三皇子现在看出我是穆瑶了?那适才有人说我假冒,三皇子为何不阻拦?还是说——”


        

穆瑶唇角勾了勾,无端多出几分嘲讽:“三皇子您怕我在众目睽睽之下说出什么不该说的?损了您的好名声?”


        

陆睿轩眉头紧蹙,被穆瑶突然的反问问的哑口无言。


        

这傻子……当真是傻子?怎么今日如此伶牙俐齿?!


        

穆雨霏也终于从刚才震惊的失态中恢复过来,她看着穆瑶,脸色发白,却是身子颤了颤带着担忧几步朝着穆瑶冲过来:“瑶儿,你终于回来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丫鬟说你跟小贩私奔,如今……不管怎样,你能好好回来就好!你身上这些伤……不会是那人……瑶儿疼吗?瑶儿别怕,姐姐一定会替你做主!”


        

“这么严重的伤势,那男人究竟对你做了什么……”


        

穆瑶眉头一挑,躲开了她。


        

这坏女人,还真会演,对了,这在戏本子里叫什么来着?表里不一!


        

陆睿轩伸手扶住踉跄的穆雨霏,眼眸温柔:“别哭,一切有我。”


        

又看向穆瑶,声音冷淡:“你说本皇子让雨霏害你性命?笑话!自从你与人出走,霏儿整日担心,茶饭不思,甚至就连今日成婚,她都想说服本皇子延后,她如此担忧挂念你,你却一回来就对她放肆污蔑!穆瑶,你究竟还有没有心?!”


        

“三皇子,别……别和瑶儿计较,她还是个孩子。现在又被人…………”


        

穆雨霏双眸泛红,红唇颤抖,似乎心疼难过的不忍再说下去,可这话说一半,却更能引人遐想。


        

顿时周围人目光看向穆瑶的时候便带了些异样。


        

一个女子,与人出走,还能被人怎样?自然是被人糟蹋侮辱……


        

穆瑶自是听出穆雨霏话中的意思,顿时笑容森森咧出一口白牙,看向穆雨霏:“姐姐这么心疼妹妹,不如,把三皇子让给妹妹如何?”


        

穆雨霏的眼泪顿时僵在脸上,吉服长袖下的手死死攥紧!


        

陆睿轩更是眼露厌恶地看了穆瑶一眼。


        

“够了,穆瑶!”


        

“你还嫌丢脸不够吗?!现在、立刻向霏儿赔罪,只要她原谅你,本皇子不会追究你,否则……”


        

“否则如何?”穆瑶笑了笑,一双黝黑的双眸直直与陆睿轩对视。明明满脸的狰狞伤口,这一笑,居然有一种盈盈的光彩,莫名便让人心头一颤。


        

陆睿轩心头微晃,但随即,声音便冷沉下来:“否则哪怕你是傻子,也要按律受私奔之刑!”


        

紫琼国有律法,但凡与人私奔,无论男女都要承受囚水之刑。


        

穆瑶闻言,脸上故意露出犹豫怯懦的神色,身子往后退了两步,目光看向穆雨霏:“姐姐,妹妹错了……”


        

穆雨霏强挤出笑:“知错就好……”


        

她话刚出口,穆瑶就继续道:“姐姐,你还没听妹妹把话说完,既是认错自然要清楚明白。”


        

“这……”穆雨霏微愣,一时间还以为这傻子又犯病了。不过也好,这傻子说的越多错的越多,以后别人提起她来,笑话也就更多……


        

“瑶儿觉得自己错在哪儿了?”


        

穆瑶眸子转了转:“妹妹有三错。其一错在没有自知之明,一个又傻又废的孤女,居然还妄想靠一纸婚书嫁给三皇子;其二错在识人不清,像三皇子这样背信弃义的男人实在应该当断则断、有多远踹多远;其三错在愚笨不孝,忠勇侯府本是皇帝陛下赐给父亲的,我作为父亲的唯一子嗣理应担当家业,居然累大伯帮我操持侯府多年,想想,还真是对不住我逝去的父母对不起大伯和姐姐……”


        

她这一段话说的又快又急,偏偏又清晰无比,在场的每一个人几乎都听的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