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三十一章 提议和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穆瑶想到这,忍不住双眼微微一亮!


        

她已经好久没看过这么有趣的话本了!


        

陆嫣黎被穆瑶的反应激起怒意,手腕一动又想一鞭抽来,下一瞬,手腕却猛地被人攥住!


        

陆凌霄俊眉冷皱:“胡闹!你还记得自己的身份?口口声声都是秽语,什么时候皇兄教你的都是这些?现在、当着本王的面立刻向穆二小姐道歉!”


        

陆嫣黎顿时愣住了。


        

什么时候,她的七王叔用这样的语气对她说过话?!


        

她有些委屈地咬了咬唇,对上七王叔冷肃的目光,忍不住双眼微微泛红。


        

“道歉!”陆凌霄毫不怜惜。


        

他一向待人冷淡,唯有陆嫣黎能让他温柔亲近几分,但是今日,他却没想到嫣黎如此不知事!


        

上来就对着穆瑶动粗不说,还口口声声都是粗鄙辱骂之言!


        

“穆二小姐是本王的朋友,若是你再这么无理取闹下去,以后,本王的府上你就不要去了!”


        

陆嫣黎咬了咬唇,良久,才不甘不愿看向他:“嫣黎不闹了,那七王叔带着嫣黎一起逛花灯节好不好?”


        

陆凌霄皱眉:“道歉,穆二小姐是本王邀请出来的,若你想跟着我们一起,就要好好向她道歉。”


        

陆嫣黎脸色铁青,就在穆瑶以为她下一刻会发作的时候,一向娇蛮的四公主居然向她开口。


        

“穆二小姐,是嫣黎错了,还请穆二小姐大人大量,原谅嫣黎。”


        

啧……


        

穆瑶唇角动了动,虽然这位嫣黎公主眼底仍然存在敌意,但是人家到底道歉了。


        

还是个没长大的人族小崽崽,她也不好再计较。


        

最主要的是,她想看戏!


        

若是人走了,戏可就看不成了。


        

就这样,原本的二人游变成了如今的三人行。


        

陆嫣黎亲亲蜜蜜地黏在陆凌霄身上缠着他买这买那,不一会儿身边的侍从手上就拿满了各种样式的花灯。


        

穆瑶也不在意,悠悠闲闲地走在后头,偶尔买些想尝试的小吃,偶尔对着特别雅致的花灯欣赏一番。


        

陆凌霄被陆嫣黎缠的不行,时不时回头看向穆瑶,却见她正仰头认真看一只龙形花灯。


        

昏黄的花灯映衬下,少女的侧影若隐若现,认真美好。他一时有些出神。


        

陆嫣黎的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也看到了正在观灯的穆瑶,眼神中顿时闪出一抹嫉恨!


        

贱人!不过是个一无是处的傻子,居然敢勾引她的七王叔!


        

都怪三皇兄没用,居然连个傻子都摆平不了!


        

想到这里,陆嫣黎的眸子忽地闪了闪,眸中闪过一抹算计。


        

……


        

宫中。


        

陆嫣黎端着让丫鬟熬制的养神汤朝着大殿走去。


        

近日父皇一直都在为赤霄的事情烦忧,但是她昨日想了个法子,既可以为父皇分忧,又能除掉穆瑶那个小贱人!


        

凌源大陆上共有三大国,由强至弱分别是赤霄国,紫琼国,和青岚国。


        

赤霄国身为凌源大陆最强势的大国,几十年来对一直有对外扩张的意图,也是因此,紫琼和赤霄接壤的边境地区一直动荡。十年前,穆瑶的父母便是在对战赤霄的战争中牺牲。


        

如今用他们的女儿去再换取紫琼的数十年安定,想来,他们那样忠心的人也不会不同意。


        

穆瑶身为他们的女儿,也不该拒绝。


        

陆嫣黎唇角微微勾起,脚步款款,朝着殿内走去。


        

“父皇!”


        

“嫣黎,你不在自己宫苑中修炼、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太宣帝见到陆嫣黎,话语虽是责备,语气却一点听不出来责备的意思。


        

陆嫣黎微微撅起嘴嗔怪道:“嫣黎这不是见父皇这几日忧心,才会给您送补神汤过来。”


        

她将汤端放在太宣帝面前:“父皇,这可是嫣黎让人从外面拍来的月神蔘熬出来的,您赶紧尝尝!”


        

太宣帝宠溺地看着娇俏的小女儿,拗不过她的话,端起汤一饮而尽。


        

陆嫣黎看着太宣帝面前的折子,眉头故意蹙了蹙:“父皇,赤霄又在骚扰边境了!真是过分,若是穆伯父还活着他们定不敢这么猖狂!”


        

听到陆嫣黎听到穆伯父,太宣帝面上闪过一抹异色。


        

若是穆瑶的父亲还在,赤霄的确不敢猖狂,可那人、已经不在了!


        

这个事实让他又懊悔又憋屈,穆庭晟能做到的事!他堂堂一个帝王居然做不到?!


        

陆嫣黎没察觉到太宣帝的异常。


        

微微垂眸咬了咬唇:“穆伯父是不在了,但是穆伯父的女儿还在呀!女儿昨天还见着了,虽说脸上有伤但是气度不凡、身形妩媚!赤霄王不是一直都对穆伯母有些心意么,或许,或许若是见到穆伯父的女儿,看在她的面子上,也能换来紫琼十年太平!”


        

说到这,她又快速地摇了摇头:“不!不行!穆伯父一家忠烈,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将穆伯父的女儿交出去!父皇,若是可以,女儿愿意为国和亲!”


        

“胡闹!”太宣帝呵斥一声。


        

被呵斥,陆嫣黎也只是吐了吐小舌头:“不说就不说,父皇您快喝了这汤,我还要急着去找七王叔呢!”


        

“你呀,就缠着你七王叔!”太宣帝宠溺地点了点陆嫣黎的脑袋,端过参汤,一饮而尽。


        

太宣帝没再提起刚才陆嫣黎所说的话题,只是最后看着陆嫣黎的身影离开大殿,他却是陷入了沉思。


        

这夜,太宣帝做了一个梦。


        

梦中他见到了多年未见的穆庭晟叶凝诗夫妇,梦到穆庭晟站在万马千军前对他保证必退赤霄军,梦到叶凝诗对他点头颔首,他想要上前握住她的手,下一刻,她却被穆庭晟搂在怀中。


        

他心中升起一股不甘挫败,下一瞬却又看到穆庭晟不可置信地躺在地上。


        

他中了毒,全身的元力一无用处,叶凝诗抱着他,太宣帝看到自己对她说:你想救他也可以,你们自废全身筋脉,你跟朕回宫……


        

“不可能!陆凌云你休想!”


        

而后,漫天的血和那人临死前的双眼,太宣帝猛地从梦中惊醒。


        

他坐起身,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想到白日嫣黎的提议,眸子微微闪了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