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四十九章 他付出的代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穆雨霏适时斥责道:“秀儿!你怎么说话的,还不赶紧向瑶儿妹妹赔罪!”又看向穆瑶:“瑶儿妹妹,这丫头还小你不要同她一般见识,昨日三皇子逼迫你交出玄元丹,想来你定然吓坏了,这小小礼物是姐姐送你的赔礼,你一定要收下。”


        

穆雨霏手中的木盒又往前递了递。


        

穆瑶垂头瞅了一眼,接过。


        

穆雨霏唇角边带起温柔的笑意,正要说话,却见穆瑶直接将那木盒打开了。


        

一支珍珠银钗孤零零地躺在里面。


        

穆瑶打眼一瞧,那珍珠是最此等的珍珠,银钗的质地也极差,这等东西,她是看不上的。遂将木盒往前一塞,重又塞回穆雨霏怀中。


        

穆雨霏唇角的笑意一凝。


        

便听穆瑶道:“唉,没想到三皇子如今竟这么穷了,早知道昨日我就该给他再留点体己,否则未来三皇子妃若是只能拿出这样的东西当谢礼,说出去只怕要遭人笑话的。”


        

穆雨霏愣了愣,没听明白穆瑶话中的意思。


        

昨日就该留点体己?什么意思?


        

三皇子的体己,什么时候需要她给留了?


        

穆雨霏脸上的惊诧之色没有逃过桃李的眼睛,小丫头得意地扬起头道:“哟,大小姐还不知道吧?昨日三皇子为了向我们小姐求丹又是哭又是跪的,最后还将除三皇子府之外的所有房产地契生意都给了我们家小姐,本来这些东西和玄元丹相比,那肯定是不够的!可谁叫我们小姐宅心仁厚!”


        

“唉,就这么答应了三皇子。哦对了,今日一大早陆管家就去三皇子进行交接了,想来就快要回来了。”


        

“三皇子如今除了一个府邸恐怕什么都没了!”


        

桃李的小嘴儿吧嗒吧嗒的,穆雨霏整个人僵在原地。


        

她晌午醒来变听母亲说是三皇子从穆瑶这里要到了玄元丹才救了自己,一时间又惊又喜又是感动,心中还有着隐隐的得意。


        

为了看看穆瑶此时的伤心失意,她这才会身体稍好就到穆瑶这里来显摆刺激一番。


        

她可是听母亲说了,三皇子将玄元丹送去的时候,身上还受着伤。


        

母亲还说定然是他和穆瑶动了手脚,才逼迫得她将玄元丹交出来……


        

却没想到!却没想到……


        

穆雨霏霎时间只觉得整个人身子一软,身体虚晃着就要朝下栽去!


        

秀儿赶紧扶住她。


        

“你、你……”穆雨霏伸手指着穆瑶,但是她现在脑中嗡嗡一片,你了好几次都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穆瑶勾了勾唇。


        

原来,穆雨霏还不知道陆睿轩为了为她求丹所付出的代价。


        

她来是想刺激自己,只是这么一下,倒是不知道是谁刺激谁了。


        

“你、你……”穆雨霏强撑着咽下口中的腥咸,她的身体本就没好利索,现在受了刺激一口血差点直接喷涌出来。


        

“穆瑶!你、你怎么能这样对三皇子?”穆雨霏咬着牙。


        

穆瑶眉头挑了挑,“不然呢?”


        

“你以前不是最痴恋三皇子么?不是为了他愿意什么事都去做么?他不过要你一颗玄元丹而已你居然要了三皇子府所有积蓄!穆瑶,你这是在趁火打劫、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穆瑶笑了:“我就是欺人太甚怎么了?你有本事,过来打我啊?”


        

“再说是谁给了我这个欺人太甚的机会?穆雨霏,不是你么?你想要玄元丹,你料到了三皇子会为你来讨这枚玄元丹,不是么?”


        

穆雨霏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不可置信地看着穆瑶。


        

“你、你说什么?”


        

穆瑶的目光一寸寸扫过穆雨霏脸上的神情,没有错过她眼中一闪而过的那丝慌乱。


        

她笑了笑:“穆雨霏,你得到了玄元丹,高兴么?”


        

穆雨霏身子踉跄两步,脸色苍白,眼神闪烁着不敢与穆瑶对视。


        

恰在这时外头传来陆管家的通禀,穆瑶应声让他进来。


        

陆管家脸上喜气洋洋的,身后跟着二十几位新招揽的管事,手上拿着一沓子从三皇子府交接来的房产地契。


        

看到穆雨霏在场,也只是意思意思地朝她行了个礼。


        

而后便看向穆瑶道:“小姐,这里是三皇子府交接来的房产地契,共计庄子十处,田产两千四百亩,另有酒楼两座,成衣铺十六家……”


        

陆管家如数家珍,只是随着他每说出一句,穆雨霏脸上的神情便灰白一分。


        

等到陆管家汇报完了,又道:“小姐,三皇子为人诚实守信,除此之外还有金银字画折合共计黄金七万四前两,稍候便让人送到府上来。”


        

“啊!小姐!……”


        

一声惊呼,下一瞬,众人却见穆雨霏与她身旁的丫鬟秀儿齐齐摔倒在地。


        

原来刚才穆雨霏气狠了超前栽去,秀儿想要扶她,只是身子干瘦没什么力气,不仅没扶到人,反倒是自己摔了。


        

竟是将穆雨霏压在了身下……


        

“噗!”桃李忍不住掩唇。


        

穆雨霏脸色惨白地好不容易在秀儿的帮扶下站起身子,满腔的火气却是找不到处发,目光扫过一身狼狈的秀儿,忽地抡起手,“啪!”地一声脆响。


        

“大小姐!”秀儿惊呼一声。


        

“贱婢!居然敢让主子当你的垫背!滚,还不赶紧滚回去受罚!”


        

主仆二人就这样在众人的视线中逃也似地狼狈离开侯府,穆瑶笑了笑,恶人自有恶人磨,跟着穆雨霏,那小丫头有的苦头吃。


        

……


        

赋焉宫。


        

神尊大人已经接连五日闭门不出。


        

今日太宣帝照例来拜见,原以为会像前几日一样只是在门口行个礼便罢,却没想到礼毕正要离开时,神尊大人身边的童子却传唤住他。


        

“仙童有何事指教?”太宣帝不敢托大。


        

鹤鸣微微冲太宣帝一拂身:“陛下,神尊大人有令,十日之后将在驰云山布下选拔阵法,凡紫琼俊杰,年纪在十到二十岁之间尽可参加,攀登驰云山首位者,将获得神尊大人的指点!”


        

“还请陛下诏令下去,有劳了。”


        

太宣帝听完大喜。


        

十到二十岁之间尽可参加,如今轩儿、嫣儿皆在此列,轩儿更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如此说来,这个指点机会十有八九便是轩儿的了!


        

好、好!太好了!


        

太宣帝匆匆领命下去发布诏书。


        

而就在他离开之后,赋焉殿中,殿门却是缓缓打开。


        

几枚圆咕隆咚的宝石在地上滚来滚去,鹤鸣看了一眼,几枚原本宝石模样的东西便飞快变成一只只硕大的鸟蛋!


        

几枚鸟蛋都还一蹦一跳的凑到他脸前!


        

“啾、啾啾!小鹤鹤,之前你说有个女人想向神尊大人讨要我们?她长得好不好看?叫什么?眼光真是不错啊!”


        

“啾、啾啾!小鹤鹤……”


        

鹤鸣被四只蛋围在中间,一张向来古板严肃的娃娃脸此时涨的通红。


        

被四只蛋叫小鹤鹤,除了他,还有谁?可他偏偏不敢说什么,谁教这四只蛋可都是神尊身边的老资历呢!


        

它们陪在神尊大人身边的时间可比自己长。


        

鹤鸣正要说什么,忽听耳边传来一道缥缈的声音:“鹤鸣。”


        

鹤鸣的小脸一正,脚步飞快朝着殿内走去:“大人。”


        

上首,神尊的身后墨发飞舞,隐隐的云雾遮住他冰玉般的面容,一双眸子漆黑,却带着似乎要翻卷的暗涌……


        

鹤鸣将身子垂得更低。


        

“传信回沧溟巅,此次神召提前,让他们做好准备。”


        

鹤鸣眸子猛地瞪大,担忧地目光看向上首的神尊。


        

神尊却只是轻轻挥手,下一瞬,鹤鸣只觉得身子一轻便被送出殿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