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五十八章 上门索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怎么回事?


        

经脉、皮肉、骨骼……那白芒就仿佛拥有无尽的吸力,她全身上下的元力几乎在一瞬间被吸取一空!


        

穆瑶心中惊骇!


        

不该啊……按照她的记忆,应该是她主动将元力汇入达到一个突破点才会突破进入结丹中期,可现在!那白芒根本不受她的控制,甚至,连外界未经炼化的元力也在一瞬间被那白芒劫掠一空!


        

“唔……”穆瑶忍不住闷哼一声。


        

未经炼化的元力在体内横冲直撞,在穆瑶的经脉间飞速运转,而后被白芒亟不可待的抽取!不断有一条条经脉被未炼化的元力冲击、断裂,而后又在白芒的作用下修复,那种疼痛,周而复始。


        

穆瑶闭着眸子身体微微颤抖。


        

终于,在不知过去了多久之后……


        

穆瑶那识海中的白芒终于渐渐趋于平静,不再像刚开始那般疯狂掠取元力。白芒渐渐散去,穆瑶看到白芒中所掩映的东西,虚空中,一滴奶白色液体状的水珠悬浮在那里,随着它的上下浮动,一点点开始修复在突破中破损的经脉。


        

穆瑶长长吁了口气……


        

至此,她也是进入结丹中期,拥有了修炼的基础,元丹。


        

只是她这元丹……穆瑶看着识海中极小的一粒,凝神细看,并不是圆润的水滴状,而是上尖下宽,淡淡的光晕流转,非要说起来……倒是有点像未开的花骨朵。


        

修士修炼到结丹中期,便在识海中凝结元丹,只是根据各人资质属性等不同,凝结出的元丹也是不同。穆瑶是一条红龙,生于地焰之中,她的元丹便是焰火状态。


        

如今她复生到人族身上,炼出的元丹竟是个未开的花骨朵……


        

一点都不匹配她小红龙的霸气。


        

穆瑶有些失望,只是这失望只持续了几息便又消散。


        

这一世本就白得的,又能修炼,她要做一只知足的小红龙。


        

花骨朵就花骨朵吧,在她手里,这花骨朵也能散发光彩。


        

穆瑶从房中走出,桃李已在外头等的急了。


        

这两日,桃李一直片刻不离的守在这里。虽不知小姐在做什么,只是桃李眼睁睁看着琉渊阁中的花草飞速的枯萎,而后又重新焕发生机,就连原本那株快要枯死的月季此时也娇艳欲滴,竟是在不该开花的时节开了花……


        

想来也是因为小姐的缘故!


        

桃李更加不敢让人进来发现琉渊阁的异常,亲事亲为,不让人踏足琉渊阁半步。


        

穆瑶也被琉渊阁中的场景惊了一惊,想到识海中的花骨朵,便有些了然。


        

恰在此时,外头传来陆管家恼火的声音。


        

桃李冷哼一声:“小姐,定是那穆大老爷又来了!”


        

“穆庭钧?他来做什么?”穆瑶微微蹙眉。


        

自从在侯府门前挨了她那两巴掌之后,穆庭钧见着穆瑶都是要躲着的,怎么现在竟是主动上门了?


        

“奴婢也不知。”桃李显然对穆庭钧很不喜欢:“自从小姐闭关,穆大老爷已经上门好几次了,陆管家询问他什么事他也不说,非说要见小姐您。”


        

“唔。”穆瑶想了想:“先让他在外头吧,我饿了,你先去给我端些吃的上来。”


        

“是!奴婢这几日又研究了几个新菜式,这就给您端上来。”桃李喜滋滋地下去。


        

穆瑶用了膳,又与桃李二人将院中不该这时节盛开的花草修剪一番,待到外人看不出异样了,这才想起穆庭钧的事。


        

“穆大老爷还在外头?”


        

“是,穆大老爷说了,今日见不到小姐他就不回去了,现下正在前厅侯着。”


        

“……”这穆庭钧可真够不要脸的。


        

穆瑶心中吐槽,想了想,还是决定去见一见,至少也要知道穆庭钧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她才好对症下药。


        

穆瑶带着桃李去了前厅,穆庭钧果然在不疾不徐地坐着。


        

见到穆瑶来,他眸子明显亮了一亮。


        

“穆瑶啊!”穆庭钧站起身,咳了咳,摆出一副长辈的姿态:“伯父听闻你这两日身体不太爽利,现在可好了?”


        

穆瑶目光在他脸上凝视片刻:“伯父有事不妨直说。”


        

她懒得和穆庭钧这样的人虚与委蛇,想来他找自己,也不会是为了关心她的身体。


        

穆庭钧脸色果然微微一僵,看了看穆瑶身侧的桃李和站在不远处的陆丰,道:“你们先下去。”


        

桃李和陆管家二人却是没动。


        

穆瑶挑了挑眉,朝桃李和陆丰示意道,“你们先下去吧。”


        

二人这才躬身应声下去。


        

这一幕,看得穆庭钧脸色难看。


        

不过穆瑶却不管他的脸色,直接目光看向他:“伯父,他们都已下去了,你有什么事,不妨直说,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


        

穆庭钧被穆瑶直白的话气的不轻,若是往日,必然要仗着长辈的身份好好教训一番,此时却是不敢。


        

一来是因为有事有求于穆瑶,二来,却是他也有些看不透这个当废物一般养了十几年的侄女。


        

上一次在侯府门口被她当众扇了两巴掌的事还历历在目,穆庭钧只得强压下心头的火气。


        

只是口气却有些不好:“穆瑶,此次我来这里乃是奉了皇帝陛下的旨意!你从神尊大人那获得的蚺岳图不是凡品,不该是你能拥有的宝物,一旦你拥有蚺岳图的消息泄露出去,将会惹来无数的杀身之祸。幸而皇帝陛下宽厚仁德,愿意为你暂时保管蚺岳图,待日后你的实力成长到可以驾驭它的时候,陛下自会归还与你。穆瑶,还不赶紧谢恩。”


        

穆庭钧冷笑着看向穆瑶。


        

这小小的丫头,也不知道用的什么法子获得了此次的神尊赐教的机会,竟然抢了霏儿的风头,不过……


        

她一个废物,就算获得宝物又如何?


        

还不是落到陛下的手里。


        

蚺岳图啊……穆庭钧想着,心中便有些火热。


        

听说这小丫头手中还有一门神尊赐下的法决,那琉炎诀听名字应是火系功法,虽然火系元力的修士族内没有,但若是能得到,在黑市上卖出去,也能换一部上品功法……


        

穆庭钧眼眸微微闪动,只等穆瑶将蚺岳图呈上来再开口要琉炎诀。


        

“哦,陛下要你向我索要蚺岳图?”穆瑶闻言却是微微一笑。


        

穆庭钧冷笑:“正是。陛下圣心仁厚,恐你因此图被人觊觎,才会替你保管。穆瑶,你还不速速将蚺岳图交上来?”


        

“蚺岳图这么厉害?”穆瑶问。


        

“自然!”穆庭钧目光不屑地看向穆瑶,她竟是连蚺岳图这样的东西都不知道!“蚺岳图乃是一小秘境之图,图内有秘境,秘境自成乾坤。修士若是在其中修炼不仅可以事半功倍,更有机会获得秘境的传承。”


        

“这样的宝物在你手中,消息一旦传出去不知会有多少人觊觎,穆瑶,你还是速速将蚺岳图交给皇帝陛下保管,也算是你为紫琼尽了一份功劳。”穆庭钧侃侃而谈。


        

穆瑶却是歪头打断他:“我不信。”


        

“什么?”穆庭钧一愣。


        

穆瑶唇角微微翘起:“我不信陛下那样圣心仁厚的人会贪图我一介弱女子手中的东西,蚺岳图又如何?我是紫琼的子民,这蚺岳图更是得自神尊大人之手,我不信会有人敢来陛下眼下抢夺,更不信陛下会借你的口来向我索要蚺岳图!”


        

“穆庭钧,你真真是胆大包天,自己图谋蚺岳图不说,竟还敢假借皇帝陛下的旨意!


        

皇帝陛下是何等人物,倘若真有旨意,怎么会没有诏书?!


        

穆庭钧!你欺我年少无知竟想诓骗于我!这可是欺君罔上、罪可当诛的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