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五十九章 不知好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什、什么?!”穆庭钧愣了。


        

穆瑶却是根本不待他反应过来,伸手一指侯府的大门:“来人,送客!”


        

陆丰听到小姐的声音,疾步走至穆庭钧面前:“穆大老爷,请。”


        

穆庭钧被眼前突如其来的情况打的措手不及,不过他毕竟也是在官场上历经数十载的人,帮太宣帝暗中做的事也不少,很快便反应过来。


        

穆瑶这小丫头,竟是吃准了他不敢将陛下让自己索要蚺岳图的事张扬出去!


        

陛下让他来之前便吩咐了:


        

蚺岳图乃是神尊大人赐给穆瑶的,穆瑶又是忠烈之后,若是她心甘情愿主动将蚺岳图呈献给皇室,他定会对忠勇侯、对他穆庭钧大大有赏……


        

可那“心甘情愿”、“主动”二词,太宣帝懂,穆庭钧更懂。


        

不过是让二人面子上更过得去罢了。


        

更为了不让人抓住把柄,太宣帝连诏书都未曾颁布,只让穆庭钧亲口来“劝说”。


        

却没想到,穆瑶这小丫头,居然要拿这件事威胁自己!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穆庭钧脸色顿时变了,目光阴沉沉地看向穆瑶,向来儒雅的脸上一时竟显出几分狰狞:“穆瑶,你可想好了!这可是陛下的意思,你父母双亲均是忠烈,他们为了紫琼而死,才换来穆家数十年富贵!你当真要让他们心血白费?”


        

穆庭钧目光死死盯着穆瑶。


        

穆瑶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大伯,你还要执迷不悟到什么时候?陛下是什么人?怎么会贪图我一个小小孤女的东西。大伯你若是还要假借着陛下的名义,那我们现在就去跟皇帝陛下理论清楚。”


        

穆瑶咬死了不信这是太宣帝的旨意,穆庭钧气的双目微突。


        

“好!很好!”穆庭钧冷笑着指着穆瑶的鼻子:“不孝的孽女!我们穆家世世代代忠良,没想到到了你这里,居然出了这么一个自私自利的东西!”


        

“进献蚺岳图乃是为了紫琼社稷,穆瑶,你既身为穆家人,今日这蚺岳图,你是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说着,穆庭钧朝着身后一挥,数十个人便不顾门房阻拦从侯府大门涌入前厅。


        

穆瑶挑眉,看着那涌入的数十人。


        

这些人,大都是穆家旁系的子弟。


        

而她之所以认得,是因为这其中有一人,曾在傻女穆瑶的记忆中出现过。


        

“穆瑶!你怎么跟大伯说话的?!大伯是穆家如今的大当家,他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才令着穆家到了今日!按理说,你是穆家人,你手中的蚺岳图自然也该归穆家所有。可大伯念在那蚺岳图是你自己所得,知道它会给你、给穆家带来麻烦才来找你商量,这都是大伯为了你好!你别不知好歹!再者,将蚺岳图交给陛下,不仅有功于社稷,穆家还会因此更被陛下看重,有何不好?”


        

穆如峰皱眉,冷冷地看着穆瑶。


        

他是穆家子侄一辈中最受重视的男丁,如今在穆庭钧的举荐下在御卫营当差,对穆庭钧,向来是敬重有加。


        

穆庭钧说蚺岳图会给穆家带来灾祸,他自然深信不疑。


        

却没想到这穆瑶这么不识好歹……


        

竟还觉得大伯是贪图她的东西!


        

真真是教人失望!


        

穆如峰双眉紧蹙,目光冷淡,穆瑶看着他这样,唇角不由得勾了勾。


        

傻女穆瑶痴傻愚笨,不受待见。伺候的下人更是因此经常欺辱她,时常不给她饭吃。有一次,好几天没吃饭的穆瑶蹲在侯府后门等着下人们将吃剩下的饭菜倒出来,穆如峰的母亲带着穆如峰来送节礼恰巧撞见。


        

穆如峰的母亲一脸嫌弃地要让人将她赶走,穆如峰当时虽没说什么,后来,却让一个下人给她送了半块热乎乎的蒸饼。


        

在后来,得知她就是穆家那个傻子二小姐,小小的穆如峰脸上露出怜悯的神色:“你叫穆瑶?那些下人以后若是再欺负你不给你饭吃你就去找霏儿姐姐,她最是善良,你跟她说,那些人便不敢再欺负你了……”


        

那一块热乎乎的蒸饼,那一句似懂非懂的话……傻女穆瑶记了许多年。


        

也是因此,她一看见那少年,便认出来了。


        

却没想到……


        

穆瑶笑了笑,穆如峰顿时双眉蹙得更紧:“你笑什么?”


        

“多谢你那半块蒸饼。”


        

“……什么?”穆如峰一怔,随即似是想起什么,看着穆瑶的面色便缓和了许多。


        

不过仍是微蹙着眉训诫:“不必,你毕竟也是我穆家人。穆瑶,若是你因为从前的遭遇怨怪伯父,大可不必,伯父将你养护这么大已是天大的恩情,若是没有他,你早就死了!现在,你不也好好的?”


        

穆瑶闻言又忍不住笑了笑,只是这笑意却有些冷淡。


        

她没有再看穆如峰,他对她没什么恩情,而一直记挂着他恩情的那个穆瑶,早就死了。


        

穆瑶看着穆庭钧:“伯父这是什么意思?我若是不交出蚺岳图你便要让他们上来抢么?伯父口口声声说蚺岳图被人觊觎会遭来麻烦,别的人觊觎不觊觎穆瑶不知,伯父的嘴脸穆瑶倒是见识了!”


        

这样的讽刺实在是刺耳,穆庭钧一张冷然的脸顿时涨红了,双眉冷戾地盯着穆瑶:“孽女!这就是你对长辈说话的态度?果真是无法无天了!你父母死的早没有好好教养你,如今便让我这个伯父来替他们好好教教你规矩!”说着,身形忽地跃起,一手抽剑朝着穆瑶攻来。


        

穆庭钧是结丹后期的高手,他资质虽远远比不上穆庭晟,修炼也不如穆庭晟勤苦,但是,他活得比穆庭晟长久!修炼时间也比穆庭晟长!


        

现在,穆庭晟留下的这个女儿不听话,他这个做伯父的自然要替他教训教训!


        

随着穆庭钧的出手,随着穆庭钧而来的一群穆家旁系子弟此时也朝着穆瑶围攻上来。


        

他们都听说了穆瑶身法奇异的炼体术,断然不会在这时候托大,势必要先将穆瑶拿下来。


        

一时间,一个结丹后期的穆庭钧、数十个纳元中后期的修士齐齐朝着穆瑶攻来。


        

穆庭钧之前被穆瑶气得狠了,此时有心要好好教训教训她一番,是以,下手的攻击格外迅捷狠辣,几乎是用上了十成十的功力,剑芒破空而出。


        

穆瑶若是真的被他的剑所伤到,哪怕只是被剑芒触碰到,只怕也会经脉重创,就算侥幸不死也不会好到哪去……


        

这穆庭钧,居然如此心狠手辣!


        

桃李在旁看得心神剧震,想要冲上来为穆瑶挡住攻击,可她一个普普通通的小丫头,动作怎么可能比得上修士……


        

“铿!嗡!”只听一阵剑声嗡鸣,一道身影轰然从人群中倒飞而出……


        

桃李心神剧震地想要扑上去,只是待看清楚那人影,脚步不由地僵在原地。


        

那倒飞而出的人竟不是小姐……而是,穆庭钧!


        

穆庭钧身影倒飞而出,握着剑柄的虎口阵阵发麻,他不可置信地望向手中断成两截的残剑,一张老脸上满是震惊和不可置信:“这、这怎么可能?!”


        

穆瑶还在与其他人对战。


        

她刚刚突破不久,还没有适应结丹中期凝成元丹的元力,刚才对着穆庭钧下手的那一下有些重了,竟是直接将他的剑劈成了两半。


        

只是没想到……那看着花骨朵一样又小又菜的元丹,居然这么厉害?


        

穆瑶双眸发亮,手下的动作越发利落,辗转腾挪间已是将十数人尽皆踹倒在地。


        

唯有穆如峰,看在那半块热蒸饼的份上,她没踹对方胸口,只是将他的手臂震的抬不起来而已。


        

穆庭钧双目瞠大地看向穆瑶:“你、你这是什么术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