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六十章 以命换命,玩笑而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猜?”穆瑶慢条斯理地在最后一人的身上擦了擦自己脚底沾上的灰尘,而后好整以暇地抬眸看向穆庭钧:“伯父,你还要不要再替我父母好好教教我规矩?”


        

她刚才打的正顺手呢,那些人就不行了。


        

若是穆庭钧肯陪着她再打一打,她定会将结丹中期的元力控制得更为精细。


        

势必用最少的元力,给敌人造成最高的打击。


        

穆瑶双眸隐隐发亮,穆庭钧看着她跃跃欲试的样子,只觉得刚才被震得发麻生疼的虎口更加疼了,尤其是目光扫到躺了一地的穆家子弟,脸色更是一片铁青。


        

他今日,势必要将蚺岳图带走的!


        

这些没用的废物,以往耗费了穆家那么多的资源,如今带他们来竟是在穆瑶的手中一招都撑不下来!


        

这穆瑶也是诡异,之前一个废物,莫名其妙好了不说,还有了这么一身奇魅诡谲的身手。


        

到的现在,他还是要靠自己上!


        

穆庭钧深吸一口气,有些后悔自己往日疏于修炼,以至于今日竟被穆瑶这一个小丫头讨了好处。不过奇魅诡谲之术而已,他倒是不相信光凭着元力修为自己比不上穆瑶,定是那小丫头刚才使了什么诡计!才让自己手中的剑生生折断的!


        

想到这,穆庭钧神情不由得更加凝重,将断剑丢在地上,从穆如峰身上抽出他的武器。


        

深吸一口气,穆庭钧握着双手短刃凌厉地朝着穆瑶攻去,这一次,他定要好好教训教训这目中无人的丫头!


        

……


        

接下来,半个时辰……


        

桃李便眼睁睁看着自家小姐和穆大老爷在前厅中战成了一团,二人一追一逃,时不时那奔逃的人会反手朝着追来的人狠狠踹上一脚……


        

穆庭钧简直要气疯了!


        

他狼狈地躲过穆瑶突如其来踹来的一脚,身形微滞,脚下翻转,虽是没受什么大伤,但是袍子上却留下一个清晰的脚印!一个、又一个……穆庭钧眼睁睁看着自己袍子上的脚印越来越多,他气喘吁吁,追了穆瑶几百个回合,却是连那丫头的一根头发丝儿都没碰着!


        

更可恶的是,那穆瑶竟还时不时挑衅地朝他勾勾手!


        

终于,穆庭钧气喘吁吁地身形直停在原地,他脸上因为追袭此时已是满头大汗,一张脸又红又紫,喘出的气息呼哧呼哧。


        

他手指着穆瑶:“孽、孽女!你、你父母为了紫琼尽心尽命、你……你却如此自私自利、无心无德!他们、他们一生忠烈……最后却生出你、你这个孽女!!你、你对得起他们的在天英灵么?”


        

听着穆庭钧的话,穆瑶这次是真的气笑了。


        

她冷笑:“我对不起他们的在天之灵?大伯,你说这话也不怕闪了舌头。若是他们在天有灵看到留下我这么一个孤女被你们一群人这么欺负,你们享受着他们用生命换来的功名利禄,而我这个孤女,从前吃不饱穿不暖,因为痴傻被人欺辱,大伯一家无耻至极地抢了我的婚约,另外……”


        

穆瑶一步步地靠近,目光直视着穆庭钧,在他耳边,一字一句轻声道:“穆雨霏诱我坠崖,我浑身是血地从崖底爬出来,这事,伯父以为我忘了?”


        

穆庭钧眸子猛地一缩。


        

霏儿让穆瑶坠崖的事他起先是不知情的,后来见霏儿神情不对,让身边近卫调查才得知了这事。当时那护卫口口声声说穆瑶是真的死了,他便也没将事情放在心上。


        

一个傻子,死了就死了。


        

可他没想到,穆瑶没死还恢复了智商!


        

更没想到,她还记得霏儿诱她坠崖的事!


        

穆庭钧咬牙切齿地看着她:“不过是玩闹罢了,再者,你如今不也好好地站在这里?”


        

穆瑶冷笑:“玩笑?大伯还真是宅心仁厚,真希望等到穆雨霏出事的时候大伯你也能这么仁厚。”


        

“你、你敢!穆瑶、你要对霏儿做什么?!”穆庭钧怒瞪着穆瑶。


        

穆瑶冷笑的脸微微往下一沉,一瞬间,冷冽的煞气在她周身蔓延肆虐,气势陡变,不过一瞬,原本还软弱可欺的小小孤女此时竟让所有盯着她的众人心头猛地一寒:“怕什么?不过是以命换命的玩笑而已!”


        

穆庭钧身形一颤。


        

又听到穆瑶的轻语传来:“大伯说蚺岳图会给穆家带来灾祸,却不知,若是三皇子或者陛下得知穆雨霏肚子里怀着的不是三皇子的孩子……”


        

“噗!”不待穆瑶话落,穆庭钧身子忽地一个踉跄,一口血气再也无法忍受地喷涌出来!


        

“伯父!”穆如峰连忙上前搀扶。


        

穆瑶看着眼前这一幕,陡然笑了,只是那笑容中却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穆庭钧踉跄许久好不容易在穆如峰的搀扶下清醒过来,只是看着穆瑶的目光却充满了警惕和厌恶。


        

他眸子眯起,有一瞬间,真想神不知鬼不觉除掉眼前的孤女。


        

可惜……


        

穆庭钧狠狠一咬牙,冷冷盯了穆瑶一眼,唇边的血污衬得他面容戾然,穆瑶却毫不示弱地与他对望。


        

半晌,穆庭钧狠狠收回目光,朝着地上七零八落的身影一挥,率先朝着府外走去。


        

穆瑶直看得一群人离开了侯府,才回转目光看向陆丰。


        

“花重金招聘一批纳元期的修士和高阶武士,接下来,可能会不太平。”


        

“是。”陆丰领命下去,现在侯府里最不缺的就是银子。


        

虽说修士和高阶武士不好招揽,但是也有少许高手耽于世俗,在乎这些黄白之物的,只是要费些时间和精力罢了。


        

陆丰领命下去,穆瑶望着外头逐渐暗下来的天色,终是有些放心不下。


        

今日穆庭钧上门自是不可能因为他的贪心,很有可能,是太宣帝的意思。


        

她那日在驰云山下时便看出来,狗皇帝对蚺岳图势在必得。


        

先是假意收她做义女封公主,又是让穆庭钧上门索要……倒不知,接下来还有什么手段?


        

说不准便会派人冒充什么贼人来侯府强抢……


        

这样的事,想来那狗皇帝是做得出来的。


        

穆瑶终是不放心,趁着天色未黑,在侯府内外一连布置了多重阵法,又将府上的人叫来细细叮嘱一番。


        

待到所有人都记下如何出入了,穆瑶才让人下去。


        

“小姐,今夜不会真的有人上门吧?那可是神尊大人赐下的宝物,什么人这么大胆?”桃李有些忐忑。


        

穆瑶叹了口气:“财帛动人心。虽然这样的傻子不多,可咱们也得提防那些自以为自己聪明的人。”


        

什么意思?小姐的话桃李没怎么听明白,只是看着小姐若有深意的样子,向来小姐心里都有数。


        

只要小姐心里有数就好了,桃李松了口气,她对自家小姐有一股迷之信任。


        

当夜,侯府果然遭了贼,陆管家从穆瑶布置的绝杀阵中拖出两具已经凉透了的尸体。


        

穆瑶看了一眼,便看出这二人是互相搏斗自相残杀至死的。


        

那绝杀阵最是迷人心智,若是一人进去尚有可能会留一线生机,但若是两人或者多人进去,无人破阵,基本上是十死无生的结局。


        

陆管家搜了二人的身,没发现二人身上有什么能表明身份的东西。


        

穆瑶唇角勾了勾,看着那两幅死相无比凄惨的尸体,道:“将他们送去官衙,就说这两人昨夜闯进了侯府然后不知怎么就自相残杀起来了,别的什么都不用说。”


        

只是不知道太宣帝看到自己派出的人变成了两具尸体,脸上会是什么表情……


        

穆瑶笑了笑,顿时觉得心情颇好起来,连带着吃的饭也比往日多了一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