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六十四章 做个交易,如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真要是变成牢中那些人一样,就算不死活着还有什么乐趣?


        

穆瑶眸光飞快转动,心中预演着各种逃离的办法,可这坚如铁壁的地牢中最让她忌惮的不是其他,却是面前的这个人,裘千笑!


        

她看不清这人的深浅,若是这人的修为足以碾压她,她想要来硬的根本没办法逃出去。


        

说不定最后还会落得更惨……


        

穆瑶想了想,目光最终落到裘千笑身上。只要是人就有弱点有欲望,若是自己能抓住这裘千笑的弱点和欲望就好了……


        

就在此时,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传来。


        

那凄厉的声音让穆瑶的脸色变了变,裘千笑却是阴恻恻的桀桀笑道:“走,小姑娘,老夫带你去看个好东西。”


        

裘千笑说罢一双枯瘦满是褶皮的手猛地抓住穆瑶的肩膀,穆瑶甚至没有反应,下一瞬身子已经到了一间牢房外头。


        

这牢房,显然和之前她所见到的牢房不同。


        

更干净,也……更残忍。


        

穆瑶目光触及到铁索上挂着的两个人形物体,顿时双眸一缩。


        

那是一个端庄秀美的妇人,和一个看不清面容的男子。


        

两人并肩坐在一起,只是男子的头皮却被一道细细的绳索钩挂着,绳索的另一端拴在女子的脚踝。女子的下肢浸在能腐蚀皮肉的池水中,此时已是不知腐蚀了多久,一双原本白皙纤细的脚踝只剩下白森森的骨头。


        

而随着肉眼可见的,那脚踝处的骨头还在腐蚀……


        

与此同时,那男子的皮肤下有一只只透明的小虫钻来钻去,甚至有小虫自他耳鼻间钻出钻进,每次钻动,显然都让男子痛苦无比……可他却咬牙死死忍者,因为他口中咬着的一根线与女子所挂的绳索机关相连,若是他松动半分,那女子的身形便会往下滑落几分……


        

穆瑶有些不忍。


        

若是她没看错,这两人是一对有情人,否则也不会在这样的时刻还时时惦记着对方,女子即使骨肉被腐蚀也不曾身体挣扎半分,而男子更是死死咬着牙关。


        

而女子刚才的凄声惨叫……却是因为下身……


        

穆瑶这才看到她所坐的绳索上似有机关,在一刻不停地折辱着女子……


        

此情此景,饶是穆瑶也忍不住手心微微发寒。


        

目光扫过牢房周围,目光却是猛地一凝。


        

生肌膏!!


        

这牢房之中,为何会有生肌膏存在?除非……穆瑶的目光不由得看向裘千笑。


        

却见裘千笑矮小干枯的身材站在那女子面前,伸出干枯老瘪的手指,想去抚摸那女子的脸庞……


        

“呸!”那女子却是狠狠冲着他吐出一口鲜血。


        

裘千笑脸上顿时露出狞笑,伸手猛地扯动绳索,“哗啦啦!”那男子皮肤下的透明小虫仿佛疯了般乱窜,他身上疼的微微战栗,两只眼珠子像是要凸出来。


        

女子双拳紧紧攥起,一双眸中满是血丝……


        

“嗬嗬……如雪,这么多年、你怎么还没学会听话?”裘千笑嘴里发出怪笑,伸手抚摸女子秀美的面容,女子这次却是咬着牙没躲。


        

裘千笑在她脸上抚摸一番似是还觉得不够,双手又伸向她身上……


        

女子脸上满是绝望。


        

“咳。”穆瑶却是在此时轻咳一声,提醒裘千笑这里还有她这个小姑娘!


        

真真是老变、太……做这么恶心的事居然都不知道避讳人。


        

她却是不知此时裘千笑根本没将自己当成人看……


        

裘千笑阴恻恻的目光看向穆瑶:“小姑娘,你也要一起来么?”


        

“……”穆瑶却是神情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你,不行吧?”


        

“……”


        

裘千笑如毒蛇般的眸子瞬间阴鸷无比地盯着穆瑶!


        

穆瑶身子往后退了半步,“你现在还是童子身吧?真是可怜,喜欢的女子就在面前,可是自己却没有能力。”


        

穆瑶的话戛然而止,裘千笑枯瘦干瘪的老手死死钳着穆瑶的脖子。


        

力道之大,仿佛下一刻就要生生将她的脖子扭断!


        

“臭丫头、你说什么?!”裘千笑阴冷的声音仿佛毒蛇舔舐皮肤,


        

穆瑶却是大睁着眼睛:“你我,做个,交易,如何?我,治好,你,你,放了,我。”


        

她一字一句,裘千笑一双毒蛇般的眸子猛地眯起。


        

狰狞恐怖的脸瞬间靠近,裘千笑的目光死死盯着穆瑶的眼睛,穆瑶一字一句又道:“七,星,毒,解,药,配,方……”


        

“呼……”穆瑶只感觉脖子猛地一松,大股大股的空气涌入肺腑。


        

“七星毒的解药配方是你配制的?”裘千笑不可置信地看向穆瑶,一双三角眼中竟然迸发出光芒。


        

穆瑶不以为意地点了点头,双手抚着自己的脖子,刚刚,她差点就被这老变,太给掐死了。


        

没想到这老东西的修为这么高,高到不用元力,她也不能反抗分毫!


        

穆瑶轻描淡写的几句话,此时在裘千笑的心中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七星毒解药配方泄露的事裘千笑早就知晓,却没想到,和眼前这个小丫头有关……


        

一个小丫头而已……


        

他原本是不信的,可她却张口说出了他是童子之身的事实。这件事,一直是他心中的一个隐秘。却被这小丫头张口叫破!


        

裘千笑幼年时候曾经伤及根本,也是因此性格变得越来越古怪……修炼邪功后更是样貌都被改变。


        

他这一生从未碰过女人,即使最想占有的人就在眼前,也无能为力。


        

却没想到,这小丫头说她能治好他!


        

治……怎么治?


        

没了的东西还能再长回来么?


        

裘千笑阴恻恻的目光看向穆瑶,穆瑶似是知道他心中所想:“放心,不是什么难事。生肌膏的效果你知道吧,高阶的生肌丹,可以生死人肉白骨,区区丢了的东西怎么会长不回来。”


        

“你答应放了我,我就为你治好,如何?”


        

闻言,裘千笑向来阴戾的眸中忽地划过一抹狂喜,甚至枯瘦的身子都因为激动微微有些颤抖:“这高阶的生肌丹,你这小小年纪当真能够炼制?”


        

他当初也不是没有打过这丹药的注意,可是凌源大陆丹道没落,别说丹药,就是大药师也难寻到几个。


        

他最初投奔紫琼皇室,也是为了获得生肌丹。


        

可是六十余年过去,连生肌丹的影子都没寻到。


        

眼前这个不过十四五岁的小丫头说能炼制……怎么可能?


        

裘千笑想着,心中隐隐的激动便冷静下来,双眸看着穆瑶满是杀意。


        

穆瑶却不以为意:“我能不能炼制你看看不就知道了?你只需将生肌丹所需的药草凑齐,等我炼制出来你找人试验一下不就好了?”


        

穆瑶又看着那神色绝望的女子,“她不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这……”裘千笑迟疑了,只是心中的诱惑实在太大。


        

只要是个男人,就没有不为此介怀的。更何况他已经生生忍受了多年。


        

裘千笑冷笑一声,一双眸子阴鸷地看向穆瑶:“好!老夫暂且就相信你这个小姑娘,只要你能炼出高阶丹药,老夫便放了你。”


        

至于到时候要不要放她……裘千笑心中冷笑,若是她真能炼制丹药,他傻了才会将人放出去!


        

穆瑶闻言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太好了,那一言为定,你让人去准备以下这一百四十二种药材……”


        

穆瑶说出一大串的药材名,最后又要了炼丹炉和火引,裘千笑一一命人拿纸笔记下。


        

而后一点也不迟疑,直接让那人去城里各大药材铺寻找这些药材。


        

他才不管此时是什么时间。


        

强抢也好,命那人务必在一个时辰内将单子上的东西尽数带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