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六十五章 毒丹,幻梦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穆瑶的唇角勾了勾。


        

一个时辰之后,几个狱卒满头是汗地从外头跑进来,有人抱着半人高的丹炉,有人抱着火引,还有抱着药材的几人。


        

裘千笑阴恻恻地目光看着穆瑶,穆瑶不以为意,一一对药材和丹炉进行检验。


        

“这丹炉品相差了点,不过也勉强可以用,火引也凑合……药材我得一样样检查。”


        

又耗费大半个时辰的功夫,穆瑶终是将每种药材都检验完毕。


        

裘千笑自始至终目光都紧紧落在穆瑶身上。


        

他倒不是怕穆瑶跑了,这小丫头的元力在他眼里不值一提,自己只需一根手指便能让她死的不能再死。他紧紧盯着穆瑶,是要看这小丫头是否真能炼制丹药。


        

穆瑶不急不缓,在裘千笑的眼皮子低下点燃火引,动作熟练地将丹炉进行预热。


        

点火,热炉,穆瑶的动作仿佛行云流水一般,没有丝毫的生疏。


        

裘千笑在旁看了,目光中不由得更加火热。


        

穆瑶专心致志控制着炉火的温度,按照份量、属性,抬手将一株株药材投入炉中,在元力的悉心控制之下,丹炉中传来隐隐约约的药香味……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所有人几乎看得呆了,直到几个时辰之后,丹炉中传来一阵异香。


        

“最后一步!”穆瑶一手震向丹炉,炉盖飞出,随之而出的是三颗朱红色的丹药,穆瑶毫不迟疑,将最后一种药材投入炉内,朱红色的丹药落入丹炉,炉盖合上。


        

裘千笑眼中迸发出火热:“成了?”


        

穆瑶眉头皱起:“别吵!这最后一步可是最重要的,若是打扰了我这丹药就功亏一篑了。”


        

若是往常有人敢对着自己这样说话,裘千笑定是要让那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可今日,他咬了咬牙,忍下心中的怒意。


        

一双眸子死死看着丹炉之中。


        

终于,穆瑶开始将火引一点点从丹炉中引出。


        

三颗朱红色的丹药咕噜噜从丹炉中滚入穆瑶掌心。


        

裘千笑眯眼看向穆瑶:“成了?”


        

穆瑶微微一笑,对着他伸出手掌:“成了!”


        

裘千笑望去,却见小姑娘白嫩的手心之上躺了三颗圆滚滚的丹药,那丹药上还有道若隐若现的丹纹。


        

竟真是高阶丹药!


        

至于是不是生肌丹,裘千笑冷笑一声直接将三颗丹药从穆瑶手上取走。


        

穆瑶也不生气,好整以暇地看着裘千笑将绳索上挂着的妇人放下,掰开她的嘴强行塞入一颗丹药。


        

而后,在一众狱卒的目光中,那妇人原本只剩下森森白骨的小腿居然开始慢慢生长出嫩肉!


        

“长肉了!长肉了!裘爷!”有狱卒忍不住惊呼出声。


        

裘千笑却还是阴沉着一张脸,目光直勾勾盯着那妇人。


        

可在那双阴恻恻的眼中,此时却有无边巨浪在翻涌!


        

他此生有望啊!他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做一回男人!


        

裘千笑看着那妇人小腿上一点一点生出的骨肉,慢慢的、慢慢的,双目越来越亮!到得最后,竟是忍不住仰天桀笑起来。


        

好!太好了!


        

他以往对着那些女人都只能看着、折磨以满足自己内心的需求,以后,再不用如此!


        

周围狱卒的惊呼声一阵又一阵,裘千笑的狂笑声却是猛地停住,他目光阴恻恻地看向穆瑶:“小丫头,没想到你竟真能炼出这生肌丹!只是这生肌丹有没有用,老夫虽让别人试了却终究不能放心,不如让你亲自试一试,来人!将她的一只手给老夫砍去!”


        

众狱卒闻言纷纷一惊,对裘爷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


        

“姜还是老的辣!不愧是裘爷,居然能想出这种办法!”


        

“佩服佩服!”


        

一时间有狱卒朝着穆瑶而来,穆瑶却是不急不忙:“裘爷还真是过河拆桥,心狠手辣,不过,你当真以为我会就这么简单就将生肌丹炼出来交给你?你仔细瞧瞧,手中拿着的是什么!”


        

裘千笑一愣,下意识看向手心。


        

却见手心中哪里有什么丹药,分明是一株还沾着泥根的普通药草!


        

裘千笑心中一个咯噔,目光猛地朝着那妇人的小腿上看去,什么新长出来的嫩肉、明明还是那两根白惨惨的小腿骨架!


        

穆瑶轻轻一叹:“真是愚蠢,生肌丹可是地级上品丹药,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炼制出来?好在这些药材虽不能炼制生肌丹,炼制一些简单的地级下品毒丹还是可以的……”


        

穆瑶说着自袖中拿出一颗黑乎乎的丹药。


        

这才是她此次真正炼制的东西——幻梦丹。


        

幻梦丹是一种只需让人吸入丹气便可生出虚妄的毒丹,据传,研究出幻梦丹的那位丹道宗师最开始的目的乃是为了研制一种能让人在梦中得证大道的丹药,却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试验出了幻梦丹……


        

这幻梦丹虽也能让人产生虚妄,可是,真正让幻梦丹丹方流传下来的却是它的副作用……


        

裘千笑目光森然地看着穆瑶,手中的药草已被他捏的碎为齑粉。


        

“小丫头,你敢诓耍老夫?”


        

“那可不。”穆瑶双眸闪闪,面上丝毫不惧。


        

“好、很好!”裘千笑狞笑着,一步倏然便至穆瑶面前,他手里死死掐住穆瑶的脖颈,却没有下死力气,他狞笑着,命人为自己准备最齐全的刑具……


        

这胆大包天的小丫头居然敢耍他、那他便教她尝尝自己的手段!


        

裘千笑将穆瑶的身体拎着抬上刑架,正要开始施刑,却见那原本被自己架在刑台上的人露出一张熟悉的脸!


        

“裘爷!裘爷!是小的呀!裘爷!”刘锤恐惧地大张着嘴巴,他不明白,为何突然之间裘爷就要对自己动手,还命人将自己抬上刑架……


        

自己可是最孝顺裘爷的!“裘爷!裘爷……”刘锤拼命哭嚎着。


        

裘千笑瞪大了眼,之间刑架之上的那张脸一会变成那可恶的小丫头,一会又变成自己的干孙子刘锤……


        

他有些分不清楚了,想凑近看清楚一些,下一瞬,突见刘锤的眼里爬出一只张牙舞爪的蜘蛛。


        

裘千笑顿时吓了一跳,他虽是阴绝狠辣、可以将人制成人干、人彘、甚至将人的皮肤骨肉一点点削刮下来也不眨眼……可唯独恐惧的却是蜘蛛!


        

那源于他幼年时的一次遭遇,任谁眼睁睁看着自己身上的某个部件被一只巨型黑蜘蛛腐蚀吃掉,也会对蜘蛛这种东西留下深深的恐惧。


        

是以,他向来要求孙子们将这大牢中的蜘蛛消灭的干干净净!可眼前这蜘蛛……居然是从刘锤眼珠子里爬出来的!


        

裘千笑只觉得自己的心砰砰作响,目光下意识朝着四周望去,想要找个趁手的东西将那蜘蛛一下拍死,可他目之所及,密密麻麻的蜘蛛张牙舞爪地冲着自己而来……


        

更可怕的是、那蜘蛛还长着自己那些徒孙们的脸!


        

完了、完了!


        

裘千笑的身体不断的后退,自己那些徒孙们肯定都被这些蜘蛛腐蚀吃掉了!


        

而现在、这些该死的蜘蛛就要对自己下口……


        

裘千笑双眼警惕地朝着四周不断爬来的蜘蛛看去,“啪嗒!”裘千笑只觉得自己头顶上微微一凉,下意识抬手……


        

下一刻,他瞳孔猛地收缩,蜘蛛!这该死的蜘蛛!


        

裘千笑猝不及防的摔倒,密密麻麻千千万万的蜘蛛如同疯了般朝着他的身体内钻去……


        

不!


        

不要!


        

裘千笑不愧是狠绝的人物,眼见那些可恶的蜘蛛居然要钻进自己的皮肤,手起刀落便将那一块皮肤割开,将快要扎进皮肤的蜘蛛拔出来……


        

一只、两只、三只……裘千笑似乎要疯了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