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六十六章 自戕而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啧啧,真狠啊!”饶是穆瑶,此时也不由得感慨。


        

面前牢中已是一片狰狞地狱,原先凶神恶煞的狱卒们面对着空空如也的地方露出惊惧畏惧的神色,有人缩着身体死死躲在角落,有人发出哀嚎……


        

最惨的便是那裘千笑,居然生生用指甲撕裂自己的皮肉,原本就狰狞褶皱的老皮现在已是血糊一般,可他却似乎感受不到疼痛,还在疯狂地撕扯……


        

穆瑶忍不住看了看手中极快缩小的幻梦丹,这东西……


        

真是好东西!


        

不过她现在没多长时间在这里浪费下去,还是要赶紧逃出去……


        

只是……


        

穆瑶看了看那挂在绳索上的一男一女二人,那女子双目灼灼地看着在疯狂撕扯自己皮肉的裘千笑,眸中已满是热泪。


        

感受到穆瑶看过来的目光,她嘴巴张了张,却是没发出半丝声音。


        

“唉……”穆瑶一时有些责怪自己的心软。


        

若是自己是条没有感情的小红龙,此时拍拍屁股走了多省事……


        

可如今对上那双盈盈含泪的眸子,若是真这样走了……倒是有些心有不忍。


        

穆瑶叹了口气,朝女子走过去。


        

女子的唇动了动:“姑娘……多、谢你。”


        

女子嗓音带着干哑,穆瑶的目光落到她腿上,一时有些犯起了难。


        

自己今夜从这里出去便是逃犯的身份,太宣帝想要让自己屈打成招、好从自己这里得到蚺岳图……


        

自己是万万不肯的。


        

那这一对有情人……该怎么办?


        

带走?她自己都自身难保了,怎么能救的了他们?


        

穆瑶紧皱着眉头正在思索,却听那女子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姑娘,求……求你……给我和炎哥一个痛快。”


        

穆瑶怔了怔。


        

抬头看到那女子满眼悲痛地与男子默默相对。


        

若说这女子还有救治的可能……可这男子,却是神仙在世也难救。


        

他浑身的皮肉已经被虫钻透了,现在全靠着一股子元力支撑着……想必这女子也看出来了,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男子的眼里流出泪来,他嘴里依旧紧咬着连接女子的绳索。


        

穆瑶心里头发闷,将绳索从他口中取出系在一旁。


        

男子终于能说话,只是他舌头被割掉了,也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女子却似乎可以听懂,不住地对着他摇头点头。


        

“炎哥……我这副样子就算活下来还有什么意思?……你若不在……我一个人活着做什么……”


        

女子最终目光看向穆瑶,神情中满是坚定:“姑娘……多谢你,给我们一个痛快吧。”


        

男子双目流出泪来。


        

穆瑶看着急速缩水的幻梦丹,最终也只好咬咬牙,点头。


        

如今的她也没什么办法,与其让这二人再活着受罪,还不如像他们所说的,给他们一个痛快。


        

穆瑶看向女子:“你还有什么遗言?”


        

女子听到遗言二字,眸子亮了亮,又迅速黯淡下去:“姑娘……若是以后到了赤霄国方家……劳烦告诉方家主母,女儿方倾夏不孝,陪着炎哥在外头过得……过得很好……”


        

“好。”穆瑶点了点头,而后抽出一个狱卒身上的长剑,刺向二人。


        

幻梦丹已快要融尽。


        

裘千笑如死狗一般躺在地上,他浑身上下的衣衫已经残破不堪,身上全是被自己抠挖出来的口子。


        

淋漓鲜血从伤口中涌出,他却丝毫不觉……


        

穆瑶伸手将最后黄豆大的幻梦丹扔到裘千笑身上,裘千笑双目圆瞪,一瞬间似乎看到了此生最恐惧的事,淋漓的双手成爪抠向心脏。


        

噗——


        

一声血雾,裘千笑的身子猛地凝住。


        

而后一道黑芒从裘千笑身体中遁出。


        

穆瑶眼疾手快地将那黑芒捏在手心。


        

黑芒仿佛有意识,拼命在她手中挣扎。


        

穆瑶嘴唇扯了扯,手下用力。


        

那黑芒猛地一僵随即渐渐消散。


        

至此,裘千笑这老变,tai,才是彻底死透了!


        

穆瑶想了想,忍着恶心从一个死透的狱卒身上扒下对方的衣服套上,这才往外而去。


        

此时,外头的天色已是蒙蒙亮,穆瑶出了刑部大牢,迎面有一队换班的狱卒走来。


        

穆瑶连忙低头加快脚步匆匆走向另一侧。


        

“是刘锤吧?”


        

“是他!今个怎么回事,这孙子连声招呼都不打……”


        

“嘿嘿,这孙子是急着去醉春坊呢……”


        

身后隐隐传来二人暗含深意的说笑,穆瑶脚下加快步子。


        

……


        

“啊!”


        

“啊……”


        

天色朦胧,薄雾冥冥。


        

刑部大牢之中却突然传来两道凄厉至极的惨叫!


        

随着这两道惨叫,很快,又有两道浑身战栗的身影踉踉跄跄地从大牢中跑出。


        

这两道身影一边跑,一边嘴里还在含糊不清地凄厉喊着:


        

“来、来人啊!出事了!”


        

“裘爷、裘爷出事了!”


        

“快来人啊!”


        

……


        

三皇子府。


        

陆睿轩几乎是一夜未眠。


        

他一双眼睛熬得赤红,自从得知穆雨霏出事,穆瑶是凶手,他便一直未合眼,只等着天一亮便要去刑部!


        

他要亲自去刑部问清楚、穆瑶、为何要对霏儿下那样的狠手!


        

想到穆雨霏……陆睿轩便觉得心中一股一股的痛。


        

霏儿再如何也是穆瑶的姐姐,她、怎么能下得去手?!


        

双拳不由得攥紧,一双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他神情压抑,整个三皇子府便也仿若一座死宅。所有的下人俱都是战战兢兢,生怕行差踏错惹了殿下的不快。


        

可就在这时,一串急促的叩门声从府门外传来。


        

门房顿时打了个激灵,连忙冲起来开门,生怕自己开门晚了,吵到主子殿下。


        

“吱呀——”门开。


        

一个刑部大牢的衙役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那门房正要厉喝,却听那衙役神情紧张地道:“快!快禀告三皇子殿下,嫌犯、穆瑶、逃了!”


        

嫌犯,穆瑶,逃了!


        

门房一时没理解这衙役话中的意思,却也知道事情紧急,不敢耽搁,匆忙带着这人去见主子。


        

陆睿轩听到来人的禀报,身形忽地从椅子上坐起来。


        

“逃了?什么意思?”陆睿轩死死盯着眼前的人,目光中的嗜血之色另他打了个寒颤。


        

“回三殿下,穆瑶昨日被带进刑部大牢等候提审,可昨夜大牢内发生意外,大牢总督裘千笑被发现自戕死在牢内,嫌犯穆瑶,不知所踪!”


        

裘千笑!


        

听到这人的名字,陆睿轩眸子却是忽地一戾!


        

“昨夜穆瑶,被送进了刑部哪个大牢?”


        

“东、东部……”


        

陆睿轩目光死死看向那人:“等候提审、为何要送进东部大牢?”


        

“这、这……小的也不知。”


        

刑部大牢分为东牢和西牢,西牢是巡抚衙门管理,东牢却是裘千笑总督。


        

那裘千笑行事狠辣无比,凡是入东牢的还从未有一人出来,却没想到、昨日、穆瑶被送去了东牢!


        

陆睿轩二话不说直接赶往刑部,东牢之外,林巡抚满脸苦涩,看到陆睿轩赶来,连忙拜倒在地。


        

林巡抚伏地痛哭:“三皇子!三皇子赎罪啊!下官下官也不知嫌犯穆瑶竟会如此胆大包天…………”


        

陆睿轩却是一把揪住林巡抚的衣领:“我问你、为何穆瑶会被关进东部大牢?”


        

“啊?”林巡抚一呆,还以为这三皇子问罪自己是因为穆瑶跑了,却没想到是这个……


        

“这、这下官不知。三皇子也知道东部大牢的权利一向比西部大,昨日兴许是被裘总督截过去的……”


        

裘千笑为人阴狠毒辣、少有人敢招惹,以往也常常会从西部大牢截去不少他“看中”的犯人。


        

那些犯人最后无一例外都死在了东牢之中。


        

林巡抚得罪不起,好在裘千笑最后都会将那些犯人的认罪书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