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六十七章 这莫不是个傻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睿轩闻言一把将林巡抚扔在地上,抬步,径直走进东部大牢。


        

牢房内,之前裘千笑为了震慑穆瑶而将铁壁升起,后来到死也没来得及降下。


        

此时那一个个牢房中的惨状落到陆睿轩的眼中,看得他心头一阵阵发麻。


        

尽管昨夜的他恨不得要穆瑶去为穆雨霏偿命,可一想到穆瑶一个小姑娘被带到这样的地方……


        

他忍不住回头,狠狠踹了跟在身后的林巡抚一脚。


        

“狗东西!”他眼里满是冷意。


        

林巡抚被踹得倒在地上半晌爬不起来。


        

目光扫过两侧牢房,顿时又被吓得心头一缩……


        

等到好不容易站起来,看着走在前头的三皇子心里头却有些打鼓……


        

这三皇子,昨夜还恨不得穆二小姐立刻去死,怎么现在好似又有些舍不得她到这里受苦了……


        

只是他心中再疑惑面上也不敢显露出来,只好继续面无血色地跟在三皇子的身后。


        

陆睿轩一路行到最尽头处的一间牢房。


        

牢房内,两具依靠在一起的男女尸首被人一剑毙命,那女子的小腿和男子身上的痕迹一看就是裘千笑的手法。


        

只是……


        

陆睿轩往地上看了一眼,那裘千笑死的也不比这二人好看多少。


        

陆睿轩的目光在牢房中扫视一圈,目光落到掀翻在地的丹炉上,凝了凝。


        

“这、这丹炉哪里来的?”林巡抚忙问身后的狱卒。


        

一个狱卒战战兢兢地:“昨夜子时裘总督派人去城里的药铺搜罗药材,这丹炉,也是那时买来的……”


        

“这个裘千笑!”林巡抚叹道。


        

陆睿轩却已是明了穆瑶逃离这里的方法。


        

她会配七星毒的解药,自然也会配制毒药……


        

目光扫过面目全非、死相极惨的裘千笑,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毒药竟能让人如此……


        

陆睿轩的目光又扫过被剥去外裳的一个狱卒身上。


        

“那、那是刘锤……”


        

一个狱卒吞了吞口水:“我来换班时还见到一个人穿着刘锤的衣裳往外走,也没和我们打招呼,还以为他是……”


        

陆睿轩的眸子在那狱卒的尸体上下打量一番。


        

这叫刘锤的狱卒在男子中算得上是矮小瘦弱,身量和穆瑶差不多。


        

想来穆瑶是穿着他的外裳逃出去的……


        

想到这,陆睿轩眸中神色顿时复杂,转身走出刑部大牢。


        

随着一道道禁令发布,紫琼都内全城戒严,进出往来的商旅都要经过仔细的搜查……


        

除此之外,城内更是动用了大批人手,巡抚军、羽林卫、衙门兵士……凡是所有能用的上的人,此时都拿着穆瑶的画像在城中搜索。


        

尤其是要重点搜索那些脸上有伤疤的人,或者是遮着脸部的人……


        

搜查之严密,就是城中的叫花子都未逃过。


        

……


        

城内,街上。


        

穿着一身灰扑扑衣衫的穆瑶此时正翘着二郎腿,优哉游哉地躺在一个双层的米缸里……


        

说来话长……


        

自打刑部大牢逃出来之后,穆瑶先是寻了个破庙,和破庙里的叫花子互换了一身的行头。


        

穆瑶最开始的想法是将自己打扮成一个叫花子躲避搜查……


        

可……她千算万算没想到因为除掉脸上的假疤,虽往脸上涂了一层灰,但那张小脸还是特别惹眼,惹眼到,她被人注意到……


        

然后……被人拍了花子!


        

一开始被拍花子的时候穆瑶还没反应过来,还以为那妇人崽崽真是好心,想给自己一口饭吃,便跟着对方去了。


        

没想到到了对方家里,她耳力好,听着那妇人跟自己的男人嘀嘀咕咕说着要将她卖到城里的花庵里……


        

穆瑶这才醒悟过来。


        

她,堂堂小红龙,居然,被人拍了花子!


        

穆瑶气急了,可转念又想到自己当下的处境,想到现在外头肯定四处有人在搜查自己的行踪,索性将计就计。


        

她吃下那妇人送来的粥饭,假装晕倒,被抬着装进了双层的米缸。


        

马车载着米缸,一路晃晃荡荡。


        

绑着穆瑶的绳子此时早被她解开了,丢在一边。


        

穆瑶趴在缸壁上支棱着耳朵听外头的动静,似乎是到了一处搜查点……


        

“官爷,小人家正要搬到东街,对对,这是家里的米缸……”


        

“官爷您尽管检查……”


        

随着人的说话声,米缸的盖子被打开,穆瑶头顶传来刀剑戳进来又触碰缸底的声音,而后米缸盖子重新被盖上。


        

这搜查的人海真蠢……没发现这米缸的高度不对么……


        

穆瑶撇了撇嘴,又优哉游哉地躺好。


        

这米缸极大,躺着也还算舒服,只可惜有点咯人……也不知道这两人要将她运送的花庵远不远,晚上她还得回侯府一趟,将蚺岳图和琉炎诀带走,万不能便宜了狗皇帝。


        

只是……


        

穆瑶蹙了蹙眉,她逃了,那狗皇帝应该不会牵连侯府的下人吧?


        

看来还是要让桃李和陆管家等人换个地方,至少表面上看着要和侯府脱离关系。


        

这也好办,从三皇子手中接过的产业她先前已让陆丰过了一遍名录,从表面上看那些产业在接手的第三日便统统贱价卖给了一个南方的富商,是以现在任谁查探,那些产业都和她穆瑶没什么关系。


        

呔……


        

不愧是她小红龙啊,这未卜先知、运筹帷幄的能力除了她还有谁?!


        

穆瑶一面沾沾自喜,一面在黑咕隆咚的米缸中晃晃悠悠。


        

又走了约摸半个时辰,便觉得身下的马车一勒,停住了。


        

米缸被人小心翼翼地抬下去。


        

穆瑶为了不露出马脚,重新用绳子绑住了自己的手脚。


        

米缸掀开,顶头的米缸被搬走,穆瑶对上一双倒三角的浑浊眸子。


        

惠善师太细细打量着这米缸中躺着的新货色,看着看着,眸中突然露出惊艳的神色,嗯,黑了点,瘦弱了点,不过五官实在是令人惊艳,这样的好苗子若是好好养一养说不得能成为花庵的招牌……


        

这丫头的样貌,就是紫琼城出了名的魁娘也逊色!


        

更何况她年纪小好调教。


        

这么一想,惠善的嘴角顿时露出笑意。


        

“师太,您看这中不?那银子……”妇人的声音传来,惠善也不吝啬,直接从怀中掏出两个手掌大的银锭子。


        

妇人脸上露出惊喜谄媚的神色。


        

惠善眸中划过一抹鄙夷,却还笑着:“下次还有这么好的米还要送来,本师太定不会亏待了你们。”


        

“是是!自当的自当的!”


        

两人得了银子,喜滋滋地离开。


        

惠善这才突然意识到什么,目光看向自始至终躺在米缸底部一言不发的穆瑶。


        

这丫头,难不成是个哑巴?


        

哑巴好,哑巴不会惹事。


        

可也不对啊……怎么……这丫头脸上连畏惧害怕的神情也没有,要知道其他被拐送到这里的小丫头哪个不是瑟瑟发抖、哭天抢地的……


        

这、莫不是个傻子吧?


        

惠善顿时有些忧心地将穆瑶从米缸中拽出来。


        

穆瑶一双黑漆漆地眸子对她眨了眨。


        

惠善:“……”


        

“会说话么?”


        

“会。”穆瑶点头。


        

惠善顿时松了口气,还好,听得懂人话,不傻,也不是个哑巴。


        

她旋即面上露出凶神恶煞的神情:“来人!将这丫头带下去洗干净,给她换上一身衣裳再带来!”


        

两个身形壮硕的女尼从身后过来,一左一右架住穆瑶的胳膊。


        

穆瑶正想着是不是要现在就走,正要挣开绳子,突然前方一个瘦小的身形跌跌撞撞朝着自己跑了过来。


        

她身后还坠着个老尼。


        

“死东西!怎么又让她跑出来了?”惠善的三角眼立起,三两步上前将小丫头踹在地上。


        

气喘吁吁追来的老尼忙向惠善赔笑:“这小东西太烈了,刚才咬了三王爷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