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六十八章 抓住她为霏儿陪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妈的,该死的小贱人!居然敢咬老子……”紧接着,一道骂骂咧咧的声音传来。


        

穆瑶抬头望去,便见一个油头粉面的中年男子一边提着自己的裤腰带一边冷笑着朝着这边走来。


        

惠善陪笑着迎上去。


        

穆瑶眯了眯眼,三王爷?这是那狗皇帝的兄弟?


        

果然蛇鼠一窝不是什么好东西,居然连这么小的人崽崽都下手!


        

穆瑶冷哼一声,那三王爷顿时朝着她的方向看过来。


        

本是气呼呼的一张脸,待看清楚穆瑶的五官,三王爷脸上顿时露出垂涎欲滴的神色。


        

惠善最是了解这位大主顾,忙上前道:“三爷,这是今天新到的货还没调教,万一伤了您就不好了,要不……您再换个试试。”


        

“呸!换什么换?”三王爷色眯眯地目光在穆瑶身上上下扫视:“不错不错!这个很和本王的胃口,赶紧去给她洗洗送到本王这里来……”


        

说罢又看了那地上躺着几乎动都不能动的丫头一眼:“这个,也一起送来吧,给她绑了,爷还不信弄不了她。”


        

“是是,三爷请等着。”惠善道。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三王爷的身子晃悠悠地离去,穆瑶下意识的目光望向那小丫头,却见她双目木然似乎已是万念俱灰。


        

穆瑶皱了皱眉,这小丫头的年纪看起来比自己这具身子还小……怎么会有这样暮气的眼神?


        

定是这花庵的缘故。


        

想到这,穆瑶再看向那三王爷的背影,目光中便带了些寒意。


        

“去吧,先带她下去洗洗。”惠善叹了口气,对三王爷这样的主顾,她自是不敢得罪的,这样好的成色原本还想着先留一段时间,等到合适的时机再放出来,到时价码也高,却不想被三王爷撞见了。


        

那三王爷最是喜爱她这个年纪的少女,且又有诸多癖好……花庵中已有不少女子都断送在对方的手上。


        

今日这生意……亏了啊。


        

穆瑶被人带到一间浴房内梳洗,那两个壮硕的女尼原本是要亲自上手为她搓洗的,但是穆瑶却拒绝了。


        

“两位姐姐放心,这里有吃的有住的还有好衣裳穿我肯定不会逃跑的,你们尽管在门口守着。”穆瑶歪着头真诚的目光看着二人。


        

二人面面相觑,还是头一次见着这么下贱的女子,面上均是露出鄙夷,倒是没再提要为穆瑶搓洗的事。


        

穆瑶这一天一夜又是进大牢又是炼丹又是钻米缸的,身上早已经难受的厉害,见到浴房的水还算干净,便干脆进去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


        

等她换上二人特意为她准备好的禅衣走出来时,那白嫩光滑的肌肤精致绝伦的五官,简直让两个尼姑看呆了眼。


        

直到穆瑶用手在她们面前晃了一晃,才回过神!


        

“你、你……是刚才、进去的那小丫头?”一个尼姑不可置信地问道。


        

穆瑶点了点头:“自然。”


        

二人面面相觑,没想到自家花庵还能捞得到这么一个好货色。


        

如此天香国色的人儿……若真是被那三王爷给糟蹋了,或者这一次就没了岂不是可惜?这损失的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


        

可三王爷人都见着了,她们怎么敢不将人送过去?


        

“唉,”一尼姑惋惜地看着穆瑶:“三王爷这人有些癖好,我且与你说说,今日你能不能活下来全靠自己的造化了,第一……”


        

为了能让穆瑶活下来,一路上,这二人与穆瑶说了不少那三王爷的事。


        

穆瑶一边听一边点头,双眸中的神色却是越来越冷。


        

等将她送到一间禅房门口,一个尼姑敲门,房门被从里头打开。


        

天色已暗,等得迫不及待的三王爷不耐烦地打开门,抬头却是对上一双笑盈盈的眸子!


        

昏暗的暮色下,少女的小脸仿佛上天精雕细琢一般刻画,眉目如画,琼鼻樱唇,一双盈盈的眸子仿佛潋滟着水色……


        

“咕嘟!”三王爷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竟、竟是这么个天香国色!


        

与眼前的少女相比,他以往玩过的那些算什么?


        

庸脂俗粉尚且算不上!


        

这才是人间顶顶的享乐富贵啊!


        

三王爷忍不住双手摩挲,他这一辈子前半生过得殊为不易,与其他兄长相比他没有丝毫的长处,无法修炼元力,也不耐修行体术,就连试举也不中……可那又如何?


        

他算是想开了,有白花花的银子在手,有富贵权利,他在这些刁民眼中就是天王老子!


        

皇兄管不住他,他也懒得和他们一道,干脆就夜夜笙歌……


        

这花庵便是他最近寻觅到的好去处,原以为只是打发时间的,经过了好几次没发现什么好货色,正准备最后耍一次便不再来了,却没想到临了临了,竟是遇到了这美人儿!


        

“好!好!”三王爷迫不及待地伸出手。


        

穆瑶却错身躲开。


        

三王爷面色微微变了变,下一瞬却瞧见那天姿国色的少女朝着他微微一笑:“急什么?”


        

“……”


        

三王爷捂住自己的心口,花场流连几十年他还是第一次感觉到如此的期待,迫不及待地关上房门,回头,下一瞬脖子猛地一痛。


        

穆瑶用脚接住软软倒下的男人,想了想找出绳子将他捆了扔到一旁。


        

这才去看床上,床上,一个小姑娘被五花大绑地丢在那里,浑身上下没什么遮身的衣裳……


        

穆瑶扯了件床单给她穿上,小姑娘这才有了点意识,一双木然的眸子朝着她看过来……


        

……


        

一日一夜的搜查,没有丝毫进展。


        

陆睿轩目光锐利地扫视着一个个前来领取救济的乞儿,没有,依旧没有!


        

今日傍晚他的人找到了穆瑶的衣裳,那衣裳穿在一个叫花子身上,叫花子说是一个姑娘换给自己的,定然便是穆瑶。


        

穆瑶将自己打扮成一个叫花子躲避搜查……


        

为了抓到她,陆睿轩想出让紫琼城内所有叫花子前来领取救济的法子,领取救济的时候会有人专门拿着画像比对她们的年龄、身高、长相。


        

如今他已将紫琼都所有的乞丐都集中到这里来了,却没想到……即便如此,依旧没找到穆瑶的半丝影子!


        

穆瑶、到底藏到哪里去了?!


        

陆睿轩的一双眸子已是熬的通红,向来俊朗无双的面容上长出了些许青色胡茬。


        

穆雨霏突然暴毙、穆瑶逃脱、到现在都未有踪迹……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此时的心情处在崩溃的边缘。


        

有许多皇子府的下人前来劝他去休息,可不知为何,他一闭上眼,面前便会出现出穆瑶的身影!


        

那双黑漆漆的眸子,他一闭上眼,便出现在眼前。


        

就那样淡漠地望着自己……


        

还有她说的那些话……


        

“掐头去尾,大伯这留音石还真是有灵性,什么都不留,偏偏留下了这么几句。”


        

“三皇子不觉得奇怪?这留音石恰巧留下了这么一段话,恰巧穆雨霏又出事,你就没什么怀疑?”


        

“既然如此,三皇子还问我做什么?我这两日一直未离开侯府,不可能对穆雨霏做什么,这一点,你可以随意询问府上的人。”


        

那双眸子,清明又冷漠,让人忍不住相信……


        

突地,陆睿轩激灵灵回过神,自己在想什么?!自己、居然真的差点相信那女人所说的话?!


        

她心狠手辣!连自己的姐妹都毫不犹豫地下手!


        

她如此歹毒,话里话外的意思是霏儿的父母会害霏儿!


        

怎么可能?


        

那个蛇蝎狠毒的女人!果然狡诈,竟连自己都差点被她骗了。


        

陆睿轩拳头攥得死紧,看了眼还在排查的人群。


        

以那女人的狡诈定然不会老老实实跟着一起来领取救济,她此时定然躲在什么地方笑话自己……


        

一想到这,陆睿轩的眼底便重新浮现出冷意。


        

他一定要亲手抓住那女人!


        

抓住她、让她为霏儿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