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八十二章 已经报复回去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而后、自是要契约它!


        

慕容梓冉甚至都不需去想象,一旦自己契约了一条龙成为兽宠,那在宗内自己的地位,只会比现在还高。


        

到时候,掌门怕是要求着自己和大师兄在一起了。


        

一想到这,慕容梓冉的唇角溢出微笑,手指伸入怀中,在那小小的瓷瓶上摩挲片刻,才重新走回师兄师弟搭建的帐篷那。


        

这帐篷,还是大师兄事先放在乾坤袋中的。


        

慕容梓冉的乾坤袋中多是放了一些保命的法宝,和日常换洗的衣物,连吃食也没放一些,否则几人也不会之前饿成那副模样。


        

“五师姐,你怎么回来这么慢?”七师弟钟沐深看了她一眼。


        

慕容梓冉眸子闪了闪,脸色微红,却是看向大师兄:“师兄,咱们只有一顶帐篷,那位姑娘带着个孩子,我想去问问她愿不愿意过来与我同住……”


        

那帐篷只有一顶,自是让给慕容梓冉睡。


        

现在慕容梓冉说要邀穆瑶一起过来,覃禹看了自己的五师妹一眼,心中忍不住微微暖热,他这五师妹自小便心地善良,长得又娇媚,虽被人娇宠着,如今落到这样的境地,居然还想着别人……


        

“五师姐我过去问问那位姑娘就好了,我跑得快!”钟沐深一听要去询问穆瑶,忙不迭站起身就要走。


        

慕容梓冉笑容僵了僵,却是道:“七师弟到底是男子,多有不便,还是我去吧。”


        

“你们女人家真是啰嗦……”钟沐深道。


        

覃禹却是严厉地看他一眼:“师妹说的没错,还是让她过去问问。”


        

慕容梓冉便起身,朝着穆瑶的方向而去。


        

她自然不可能去询问穆瑶是否要与自己同住的,她手握着瓷瓶,是要将万兽散洒在穆瑶所在地附近。


        

今夜有风,万兽散无色无味只需稍许风吹便能飞扬很远,自己只要注意不要沾染即可。


        

慕容梓冉打定了注意,轻手轻脚来到了之前自己丢弃传影石的树下。


        

她自持脚步轻巧,一动一吸间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响,穆瑶的身影在火光映衬下影影绰绰。


        

她看着那身影,勾唇笑了笑,将装着万兽散的瓷瓶打开……


        

……


        

慕容梓冉一人回来,钟沐深的眼中掠过失望之色。


        

“五师姐,那位姑娘不肯与我们同住么?”


        

“嗯。”慕容梓冉无奈应了一声,看向钟沐深:“七师弟莫不是对那位姑娘有什么意思?若是如此,找机会问清楚那位姑娘的身份,如果合适,师姐倒是可以为你向父亲说一说,帮你向那位姑娘提亲。”钟沐深是慕容梓冉父亲的关门弟子,也是几个弟子中最有天赋的。


        

听慕容梓冉如此说,钟沐深的耳朵忍不住红了,支支吾吾地说了两句便不再说。


        

慕容梓冉略有深意地看了师兄一眼,见他脸上没什么特别的神色,这才长吁一口气。


        

提亲?


        

等过了今夜那女子能活下来再说。


        

……


        

穆瑶的眸子动了动。


        

她布置的警示阵范围很大,慕容梓冉的身影靠近时警示阵便已经触动,可她自己却毫无所觉,还自以为自己的动作很轻巧。


        

穆瑶不动声色地通过警示阵感应着慕容梓冉的靠近。


        

原本还以为她要过来做些什么,却没想,她只是在外面站了片刻就离开……


        

这姑娘……要做什么坏事?


        

穆瑶睁开眼睛,她已经确定了慕容梓冉心思不纯。若不然,怎么不大大方方的,非要蹑手蹑脚地在那边站了一会。


        

她站起身,就想去慕容梓冉刚才站过的地方去看一看。


        

“坐下。”被五花大绑的小龙蛇却突然发出声音。


        

穆瑶眸子一转:“怎么?你也察觉到了?”


        

“嗯。”


        

“那你知道她刚才做了什么?”穆瑶又问,她总觉得这小崽崽对那姑娘的所作所为一清二楚。


        

那小龙蛇却没理会她,龙须在夜色中微微拂动,发出淡淡的莹白色。


        

“唔……”


        

想来这小崽崽是生气自己将它五花大绑了,现在在赌气,故意不甘肃自己。


        

穆瑶干脆也不问他,她自己过去看还不成?抬脚,就要往那大树下而去。


        

一根冰凉的东西却是骤然缠住她脚腕。


        

而后,猝不及防,山溪中有风席卷而来……


        

穆瑶尚未反应过来,这风起的突然又诡异,自山溪之处朝着那大树的方向席卷而去……似是要将什么东西吹离一般……


        

穆瑶眸子转了转。


        

“他们居然使毒?!”


        

小龙蛇眸子未动,心底却划过诧异,没想到,这小丫头居然这么聪慧,只是一阵风而已,她居然察觉到了。


        

穆瑶亮晶晶的眸子盯着小龙蛇。


        

“小白崽崽啊,你怎么知道她使毒的?老实交代,这天堑之地的鬼是不是你搞出来的?我原本还以为这天堑之地是那个什么神尊的私产,没想到是你这么一个崽崽的私产?可以啊……”


        

“私产是什么?”


        

“私产……私产你都不知道?”穆瑶的手悄然朝着小龙蛇的尾巴抓去:“私产就是私人的财产,是那神尊给自己准备的第二处住址。那神尊听说住在沧溟巅上,沧溟巅下面住着许多的上古凶兽?多不安全。谁不想让自己的家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所以说不准那神尊有许多私产。”


        

穆瑶的手已悄然距离小龙蛇的尾巴一寸之遥,她面上露出惊喜,下一瞬,小龙蛇的尾巴却是一卷……


        

穆瑶:“……”


        

穆瑶看着空空手下,叹了口气。


        

又想起刚才的事:“她使的什么毒你知道么?”


        

“不知。”


        

“可惜了。我本来还想报复回去的,做人不能被动挨打,若是受了欺负就得打回去,这是祖奶奶教给你的第三个道理。”穆瑶笑眯眯道。


        

那小龙蛇却是长须动了动:“已经报复回去了。”


        

“啥?”穆瑶微惊。


        

那小龙蛇眼皮子掀了掀,露出冷然的一双眸子:“刚才那毒已经报复回去了。”


        

穆瑶:“……”


        

……


        

很快,穆瑶便知那毒是什么毒了。


        

不过半盏茶的功夫,那三人驻扎的地方隐隐传来兽鸣的声音。


        

穆瑶抬眸看了天空一眼,原本这山峰脚下宁静无比,如今却有各种隐隐的鹰隼鸣叫和兽吼之声传来。


        

那三人、惊动了山峰中的凶兽?


        

穆瑶很快想到那毒药,什么毒药可以这么短时间内让附近的凶兽如此狂暴?


        

驭兽丹?驭兽丹可以在驾驭凶兽时给凶兽服下,激发凶兽的狂暴,让其为自己战斗,可那御兽丹也只能为一只凶兽所用,穆瑶摇了摇头,随即想到另外一种丹药。


        

万兽丹?


        

是了,定然是万兽丹,不过万兽丹是泡在水中融化或者捏碎使用……


        

那小姑娘在大树下站了一会,后来小崽崽又弄了一阵风……万兽丹的粉末?


        

穆瑶很快猜了个八九不离十,站起身俯身将地上的小龙蛇抱在怀里。


        

“那几人不怀好意,现在万兽丹作用到自己身上说不定待会就要将野兽引过来……咱们还是赶紧逃吧。”


        

小龙蛇:“……”


        

这小丫头竟……如此识时务?


        

见小龙蛇没什么反对,穆瑶将火堆驱灭,而后抱着他快速往前方而去。


        

她一边走一边清除掉身后自己留下的痕迹,她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那几人对她用毒药想害她,现在那毒药轮到他们自己头上也是活该。


        

人族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自己做的孽,自己哭着也要承受啊。


        

就当是自己免费给他们传授的一点教训吧。


        

穆瑶怀中抱着一条小龙蛇急行,虽说是小龙蛇,可实际上也有几十斤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