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八十六章 看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是他们来时的方向,原本寂静无声的山林,此时浓烟裹挟着狂沙,遮天蔽日的烟尘中,似乎连地面都在震动,这样的动静,比穆瑶与血隐蜈蚣缠斗时还要剧烈。


        

“这是怎么回事?!”穆瑶眉头微蹙,直觉到其中可能有凶险,说不定是比血隐蜈蚣更难对付的存在。


        

以她现在的实力,和血隐蜈蚣还是靠着取巧才能一战……


        

若是那浓烟中真有什么厉害的怪物,估计她不一定打的赢。


        

何况,她现在满心都是自己的朱果和小崽崽口中峰顶上的宝贝……


        

可不想在这里和怪物纠缠。


        

穆瑶眸子眯了眯,不待小崽崽回话,便一把将他抱在怀里:“平时挺机灵的,这个时候发什么呆!”


        

小童眸子动了动,回过头来,看向穆瑶眸中却不见一丝恐慌不安,“你好好看看,那浓烟中可是有三人?”


        

穆瑶这才仔细向那浓烟中看去。


        

这一看……冤家路窄啊!


        

那三人、可不就是之前想要用万兽散谋害自己的那些所谓名门正派的弟子……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穆瑶看清了,心中反倒是松了口气。


        

看来这大麻烦不是奔着她而来的啊……还好还好……她心中一松,干脆抱着小崽崽躲好安心看戏。


        

此时,慕容梓冉已是欲哭无泪。


        

她是三人中奔逃在最前的,曾经倨傲姣好的面容上,此时只剩下了恐惧惶恐,这一夜的追袭奔逃,让她身上穿着的洛云宗道袍破了几个口子,甚至,连原本头上插着的法器珠钗都被一只追袭的鸟兽给抓去,那尖利的爪喙,差一点,就抓破她的皮肤…………


        

她向来在洛云宗是被人捧着的存在,何时落到过这么狼狈的境地。


        

慕容梓冉身后紧跟着钟沐深。


        

到底是少年,他虽也奔逃却不至于向慕容梓冉一样不管不顾,时不时回身抵抗身后穷追不舍的凶兽,为落在最后的大师兄减轻了不少的压力。


        

覃禹落在最后,他是大师兄,自是不能让师弟师妹们涉险。


        

可即便如此,慕容梓冉一路奔逃不管不顾的情形还是让他心中有些微凉。


        

原本月白色的宗门长袍,此时已经被他自己和那群凶兽的血染的暗红,覃禹浑身上下几乎像是一个血人一般……


        

慕容梓冉这时哪里还顾得上别人,她原本在帐篷中呆的好好的,只等着万兽散发挥效用。


        

她撒那万兽散的时候早已经测算了风向,料定了万无一失,那小狐狸精会被万兽撕的粉碎,而自己再上前示好那小凶兽幼崽……一切都计划的完美无缺!却没想到,那原本徐徐的风向竟是陡然发生了变故!


        

刚开始她听到山林中传来各种兽类吼叫的声音,猿啼虎啸,好不可怖,还在暗自得意,想着那万兽散果然奏效了!


        

只等着趁机而出的时候,却听到师兄压低的声音传来:


        

“梓冉,快出来!情况有变,似乎有大批凶兽冲这边过来了!”


        

慕容梓冉甚至还以为是覃禹想为那小狐狸精出头,故意在帐子中拖延了片刻。


        

可等她出来,看到一向淡定有礼的覃禹面上满是凝重,她想要开口安慰时,却见一只长毛白色将近两米高的巨猿嘶吼着从山坡上朝着自己几人所处之地狂奔而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女子的尖叫声顿时响彻云霄。


        

覃禹一把将慕容梓冉扯进怀中,顺势滚到一旁,那巨猿锋利的巨爪拍在两人身后的空地上留下深深的印记。


        

那土地足足翻起半米之多,若是两人不曾躲开,恐怕只这一掌,便已经成了碎末!


        

慕容梓冉惊魂未定。


        

不该是这样的!为什么?为什么凶兽会朝着自己这边奔来?自己明明是将万兽散撒在那女子所在……怎么会?


        

又一只凶兽袭来,慕容梓冉被覃禹拉扯着躲开。


        

定是那小狐狸精发现了!一定是她!那小狐狸精来历不明,说话又毫无规矩,对自己几人怀恨在心,所以才假装自己没有发现,却在暗中将万兽散用风送到自己这边……


        

可这天堑之地不能使用元力……那小狐狸精是怎么弄来的风?


        

这念头在慕容梓冉脑海中一闪而过,她面色苍白,眼神中满是惊惧和怨愤。


        

那小贱人、好狠的心思!


        

“梓冉,你先跑!”覃禹见慕容梓冉还在愣神,朝着她大声喊道,而他自己则是右手拔剑,左手扯住师弟朝前且战且奔。


        

那白毛巨猿身形巨大却速度极快,长臂在滕树间一甩便荡出老远……


        

中途更是有数不尽的凶兽不断加入,虽都是普通的凶兽,放在平日这几人都不在乎,可此时数千只汇聚在一起,声势浩大,简直令人看之生畏。


        

三人这一夜,几乎是拼命一般的狂奔,这才到了这里!


        

此时眼看着那巨猿的利爪就要勾到师弟的肩膀,覃禹一把将钟沐深向左侧推开,自己持剑顶上那如锯齿般的利爪。


        

剑身玄铁与那巨猿的刀锋般指甲抵在一起,发出摩擦的滋滋声,却伤不了那巨猿分毫!


        

“该死!”覃禹咬牙用力将剑身斩下。


        

可那巨猿却只是一声低吼,双臂一震,竟生生将覃禹的剑震飞,而覃禹也因此重重摔在树下。


        

“咳咳!”覃禹吐出一口黑血,他这一夜受了太多的伤,此时已是强弩之末。


        

这一震,竟是生生将他震晕过去!


        

“师兄!”钟沐深见此情形目眦欲裂,疾步冲过去,想要吸引那准备用巨掌踩踏师兄的巨猿。


        

可那巨猿却是理也不理他,巨大脚掌直直朝着覃禹踏下……


        

“师兄!”钟沐深的声音已是带着颤音。


        

他不忍再看,这一掌踩下,师兄……恐怕……


        

他心中一片涩然,下意识闭上眼。


        

可下一瞬,却是一道冲天毁地的兽吼传来“吼!”


        

钟沐深猛地睁眼,竟发现原本已是昏迷的师兄此时竟是好好地站着,不仅如此,那原本凶戾无比的巨猿,竟是头颅生生被割了下来……


        

“师、师兄……”钟沐深有些呆愣。


        

覃禹已是扫了他一眼,看到他眸中的担忧心中微微一暖,“无事,只是浪费了师父他老人家一张符。”


        

刚才千钧一发时刻,他不得不将师父给的保命符拿出来,可那保命符需要对方进入一定的范围,他这才不得不装晕。


        

覃禹叹了口气,手法飞快地将巨猿体内晶丹挖出……


        

“师兄……你,你没事吧?”慕容梓冉面色惨白地过来,她刚才实在是被这巨猿吓到了,没想到……师兄竟然不依靠元力便能斩杀这头巨猿。


        

师兄是宗门中最有潜力的弟子……这是掌门时常挂在口中的一句话。


        

可此时,她才对这句话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看着师兄手中的晶丹,慕容梓冉眸子闪了闪。


        

“没事,此处不宜久留,后面还有凶兽,你和师弟先走。”


        

慕容梓冉却是咬了咬唇,脸色惨然道:“师兄,要走一起走,刚才看到你……我身体都软了,一动不能动。”


        

这句话,是慕容梓冉为自己刚才没有来救援找出的借口。


        

覃禹笑了笑,他本就没放在心上。


        

梓冉的性子他是知道的,最是善良,此次被吓坏了,也是情有可原……


        

“无妨,刚才我只是正面打不过这巨猿,顺势装晕,利用元符才杀了它,你不必自责。”


        

趁着这空挡,三个人稍微休息了一下,却不敢多做停留,毕竟虽然这巨猿在万兽之中速度最快,但是其他凶兽也并不是吃素的……


        

慕容梓冉从乾坤袋中拿出金疮药撒在覃禹的伤口,又从自己袖口里扯下来一块相对起来干净的布缠住他的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