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一百零六章 有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叫阿沅的女子轻闻着周围烤鱼的飘香之中夹杂着的香粉味道,朝空中随意挥了一挥,说,“小丫头还挺臭美,小心思未免太多了一点。”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穆瑶随口答道,接着指向火堆上烤好的嫩鱼,“姐姐,我烤鱼的手艺可好了,快来尝尝吧。”


        

那鱼皮金黄焦脆,雪白的嫩肉炸列几许,不知被穆瑶撒上了什么香草佐料,竟然奇异的喷香,馋得人直流口水,更别说刚才做人梯过沼泽狠是出了一把力的三个汉子,眼睛都快掉在那鱼上头了。


        

这小丫头还真的有几分手艺。


        

“慢!”一旁的慕容斓眼波环扫了一圈,忽然出声,跟另外几个交换了一下眼神后,伸手摘下头上一支银簪,“待我先来试试毒。”


        

“没错!还是慕容师姐想得周到。”阿沅虽然也馋,但到底身为女子,对穆瑶有天生的敌意,“我看这小丫头精着呢,指不定会在烤鱼里下毒,所以才喷了满身的香粉来遮掩味道!”


        

切!当她跟这群人一样蠢笨么!


        

穆瑶心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面上却无所谓的摊手道,“姐姐不信我?随便验,验出了有毒算我输。”


        

霍霄是亲眼看着她拿了瓶小瓷瓶在鱼肉上面涂涂抹抹的,这会儿见她一副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架势,都有点怀疑自己刚才看错了。


        

不过,他不可能看错,定是这小丫头有后招。


        

果如穆瑶所说,慕容斓拿着银簪对着每条烤鱼扎了不下十来针,甚至连鱼头都没放过。可银簪尖压根就没一点遇毒变黑的痕迹,反而被鱼皮油脂给沾得油光闪闪,流了她一手烤鱼香。


        

“怎么样?慕容姐姐可放心了。若是还是不信,我就先吃为快,折腾这么久,我也都饿了呢。”穆瑶大大咧咧的就伸手撕下两块鱼肉,顺手给霍霄扔了一块,自己嘴一张也吃了下去,“好烫好烫!但是好好吃啊!”


        

试了毒,又有人直接试吃,慕容斓几人放下心防,那三个男子早就口中生津,等了半天了,一等慕容斓点头,跑过来就大快朵颐起来。


        

“师姐!阿沅师妹!这鱼肉真的烤得还挺嫩!”流星锤大汉一边咬下去一大口,一边不忘点头认可道。


        

两个女子也是饿了许久,终于忍不住,这才上前共分了一条鱼吃了起来。


        

几人之中,柳三卞倒是比另两个汉子文雅一点,坐在个大石头上,端着架子一点点的撕着鱼肉吃,一边还拿眼神瞄穆瑶二人,见霍霄手里还捏着刚才她仍的小块鱼皮肉,问道,“你这小弟弟怎么拿着不吃?”


        

小崽崽这个洁癖肯定是不会吃的,更何况他还是看着自己加料加工的,穆瑶随口打着哈哈,敷衍说,“我这个弟弟信佛,不爱吃荤腥,不用管他。”


        

霍霄修道千万年,一朝就被这小丫头给改口信了佛去,看着手里拿着的小鱼皮,有种冲动,想要把这油腻腻的东西扔回到这满口胡说八道的小丫头脸上去。


        

不过柳三卞本来也不对霍霄那毛小子没兴趣,眼珠子转了一圈又落到穆瑶身上,“你这小丫头,年纪小小,运道却是不错,长得也有几分姿色,如果再长几年,指不定也会是一位风姿卓越的美人。”


        

“是么?多谢夸奖了。”穆瑶不咸不淡的回道,如果他不是用猥琐的眼神夸她好看的话就更好了。


        

那头,尖嘴男子已经吃了两条鱼,擦了擦手也往这边走过来,“老三,你也用不着在这儿可惜了。今儿这小丫头和小崽子遇到我们就不是好运,而是遭霉!晶丹到手,琥珀也拿到,这两人万不可能在留存世上。”


        

慕容斓吃完,顺势也抽出赫兰剑,挽了个剑花,“不错。我们在这无人之地,拿了这丫头的晶丹,又在她带路之下找到千年琥珀,到底是一件不可外扬的事情。”


        

“进了我们的口袋的东西,是不可能再拿出来,那就只有委屈小妹妹你们永远闭上嘴了!”


        

穆瑶好生吃惊的模样,怪叫道,“原来你也知道自己强取豪夺,杀人夺宝是件不光彩的事儿啊!我还以为你们都没有羞耻心。恩将仇报,太不要脸了!我很伤心!”


        

“……”一旁的霍霄看着她佯装的愤怒样子,内心有一阵冷线飘过,“你还演。”


        

“做戏做全套嘛!”穆瑶歪头一笑,“况且我烤的鱼也不是那么好吃的,没那个资格的,绝对吃了有去无回!”


        

阿沅一听,忙朝穆瑶冲来,怒喝一声,“小丫头果然使诈!杀了她!”


        

三个男子齐刷刷抽出武器,举着剑和锤就往穆瑶面前奔来。


        

穆瑶坐在一块大石之上,屁股都没有挪动一下,好整以暇的甩开插着鱼的树枝,“就等你们来呢!”


        

霍霄也静坐一旁,待看这丫头到底使的什么坏。


        

那几个见这俩小屁孩居然气定神闲样,怒气更胜,个个横眉竖起,气势凶恶的就朝二人冲奔过来。


        

结果刚一靠近穆瑶身前一寸,最前面举着流星锤的大汉没来由的脚下一软,肥大的手臂就像是被抽走了力气一般,锤子猛地就直线坠下,他自己也“啪唧”一声摔了个狗吃屎。


        

“师兄?”阿沅大叫一声,接着甩着夺命白绫的手腕也似乎不受控制,软绵绵肌无力,腿脖子一歪,也跟着跌倒在地。


        

“这……鱼肉有毒!”柳三卞终于反应过来,但浑身力气也凭空抽离,跟他师兄妹摔在了一起,人叠人,看起来滑稽又好笑。


        

“哈哈哈哈!”穆瑶一点不给面子,当即就发声大笑起来,“你看看你们现在这样,比刚才在泥地沼泽都还叠叠乐!”


        

这傻丫头还在傻乐,霍霄余光一凝,就见在后方指挥的慕容斓掏出了一把银针暗器来,“别笑了,还有一人。”


        

穆瑶却仍捂着肚子忍者笑,随意的摆摆手说,“不用担心,她要是还能分神撒暗器,我敬她有几分定力。”


        

于是,霍霄当真目睹了慕容斓原本杀气满满的站在三尺之外,身挺足立,手握银针,结果仿佛转眼之间,她就动作一滞,浑身好似千万只蚂蚁在爬一样,手也拿不稳银针了,身也站立不直了,歪歪扭扭的左挠右痒,加之腿脚也一阵发软,最终倒在地面上,又扣又痒,好不难受。


        

“……”霍霄明白了过来,原来这丫头使的是个混合毒药。


        

穆瑶看够了,这才拍拍灰土,从大石块上跳下来,走到慕容斓跟前。


        

“你这小贱人!居然下这么阴狠的毒药——嗷!”


        

穆瑶没等她说完,抬起右脚就将地上倒着的这人踢飞,弧度不偏不倚,正好落到她师兄妹的叠叠乐一块。


        

都在一起才好教训,穆瑶拍了拍手,又慢悠悠的走回来大石块来。


        

“你,你究竟是下的什么毒!为何用银簪都试不出?”慕容斓竭力忍者浑身的奇痒,咬牙问道。


        

穆瑶甩给她一个无知的眼神,“那是你们太蠢,谁规定用毒只能用一种。这世上还有一种叫做,分则无色无味,合则绝对中招的妙药。自己没见识,怪谁呢?”


        

阿沅几人这会儿身上也开始瘙痒了起来,偏偏手脚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无,只得又急又恨,愤愤骂道,“你这丫头我一看你就不是个好东西!果然一路都在耍我们呢!还口口声声说仰慕我们四海宗,居然做出这等卑鄙之事来。”


        

别说是穆瑶听这倒打一耙的言辞有些目瞪口呆,连霍霄都移了移目光,看了一眼这群男女。


        

原来现在天下之间,比这小丫头还厚脸皮无羞无耻的人,大有人在,真是人心不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