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一百零七章 绝后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阿沅和那几个男子浑身难痒挠也挠不了,打也没力气,只得破口大骂,说得好似他们清清白白,穆瑶二人作恶多端一般。


        

但,穆瑶现在是谁?是会任由这群男女张口乱骂的人?


        

穆瑶轻哼一声,几步走到阿沅跟前,脚尖一踢就将一把佩剑踢了起来,顺手拿起就指着骂得最凶得阿沅说,“好笑!先不说你们五人在九环蟒的时候,就是个怂得躲起来观战的人,只等着我和小崽崽两人恶斗之后才敢现身来抢晶丹。”


        

“我当时要是不从,你们这又是锤子又是宝剑的都快往我脸上招呼。”穆瑶嗤笑着把剑尖都快比划到阿沅的眼睛上。


        

剑尖冒着寒光,仿佛一晃就能刺瞎她的眼球,阿沅总算生出一些惧意来,声音也轻颤起来,说,“我……我们那是……”


        

“是贪婪,是不怀好心,是乘火打劫!”穆瑶帮她说了出来,“当时我才跟九环蟒搏斗厮杀完,没得体力再跟你们纠缠,小崽崽也是个小屁孩模样,不成威胁,你们就看准了时机现身。动作套路熟练啊,以前也没少干这一出杀人夺宝的勾当吧。”


        

“……咳。”被称作了小屁孩的霍霄低声轻咳了一声,表示对此的不满。


        

穆瑶不得不分神安慰他一句,“你不是小屁孩,不是。是百科全书,是无所不能的大厉害,行了吧。”


        

“……”一堆华而不实的敷衍夸赞的话,霍霄似乎也并没有满意,还瞥了穆瑶一眼。


        

嗐!这小崽崽是越来越不好哄了,穆瑶有些不耐烦了,摆了摆手说,“这事儿咱们之后再说,先处理了这群怂货!”


        

于是也不管霍霄了,举起剑就冲着五人。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这几人当即就纷纷噤了声,不是因为被穆瑶说得心虚惭愧,而是她晃着那柄剑锋挨着划了一圈,尤其重重的对着柳三卞有意再来了两下。


        

原本还以为这个小丫头年纪不大,就是再动手也不会太狠,但穆瑶却是下手毫不留情,专砍向他们手筋连骨之处,彻底毁了这群人反起的机会。


        

当即,一阵惨叫响彻树丛,惊起一群林中鸟。


        

再低首,地上五人个个身上都见了血,看穆瑶的眼神也变了一变,不再当她是心软好欺的小丫头片子了。


        

“小姑奶奶!小姑奶奶饶命!”尖嘴男子脾气最冲,服软也服得最快,见了真章之后,立刻就张口求饶起来,“是我们几个贪心不足,有眼不识泰山,求你饶了我们吧!”


        

他一起个头,剩下几个也哭得哭,喊得喊,连最最装腔作势的柳三卞都示弱起来,“是啊,是啊!小姑奶奶大人有大量,放了我们吧!再也不敢了!”


        

穆瑶剑指一挥,冷笑道,“遇软就欺,遇强就怂!”


        

接着转过来,指着柳三卞就算账道,“你之前调戏我不是调戏得挺欢么?喜好biantai,我看你一眼就觉得恶心!先断你下三路,看你如何再好色!”


        

说罢,举剑就朝柳三卞的裤裆砍去——


        

“姑娘!姑娘!”其余几人忙不迭的劝阻,“万万不可啊!”


        

穆瑶动作一点未停,嘴上也开口骂道,“先前这liumang胚子出言侮辱我的时候,你们一个两个看戏的看戏,旁观的旁观,没一个劝说的。这儿见我要断他后,却叫得欢了,说到底还是一路货色,坏到一块去了!”


        

只听得“啊——”一阵震耳惨叫!柳三卞下半身血染一片,眼睛一闭,晕了过去。


        

“你,你这妖女!”慕容斓瞪红了眼睛,“你断我师弟命根,再伤我们如此,四海宗从此你不共戴天!”


        

“什么四海宗,五海宗。个个都说自己是名门正派,结果干出来的龌龊事一件不少!我连洛云宗都没放在眼里,还关你这种偏门小派来。”穆瑶嗤之以鼻,说,“今日我就没想着要留后患,都去地府去重新做人吧!”


        

说罢,懒得再跟他们几人多废话,一个接一个就顺着抹了他们的脖子。


        

慕容斓简直难以置信,她落在最后,亲眼看着师兄妹最后一句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就被穆瑶拿着剑一击即中。


        

这下是真的对穆瑶有了改观,浑身上下连奇痒都被惧怕得完了挠,是危及性命的临死关头对死亡发出最真实的颤抖。


        

“……别!别杀我!晶丹琥珀你都可以拿走,别别杀我。”慕容斓又见穆瑶抹了阿沅的脖子,这下是什么都不敢叫嚣了,乾坤袋像是不要钱一样的往外倒。


        

穆瑶脚步一顿,嘴角勾了勾,“晶丹琥珀我当然会拿回来,不过我倒是还真有一样东西想从你这儿要来。”


        

“都可以给你!只要你饶了我一命!”慕容斓哪里还是最开始那个傲慢的模样,为了活命下跪求饶都不再话下。


        

这种人,当真是霍霄最为不耻的。


        

于宝物钱财前,欲望和贪婪显露无疑。


        

于人性品德面,又下贱阴狠,杀人夺宝,恩将仇报之事,扭头就做得出来。亏得还是正经宗门出身,道貌岸然,虚伪奸诈之态,可见一斑。


        

如今天下的宗派疏散管理得都成了这副模样么?霍霄沉下眼眸,不知在思索些什么。


        

这会儿功夫,穆瑶已经大大方方的提出要求,对着慕容斓就说,“我看你随身带着那柄镶嵌蓝宝石的短剑好好看!一拿出来的时候我就看上了。”


        

慕容斓脸上讨好的笑一顿,忐忑犹豫的开口道,“这……赫兰剑的确是把不可多得的宝剑,这世间可就这一把。”


        

穆瑶微微一笑,不说话。


        

就算是举世唯一的宝剑,和性命相比起来,还是外物。为了活命,慕容斓咬了咬呀,一狠心就说,“既然您看上了,拿去便是。”


        

“好啊。”穆瑶一点没跟她客气,笑眯眯的就上前直接将她的乾坤袋给拽了下来,把晶丹和琥珀都收到自己口袋里,接着眼睛发亮的抽出了她腰侧的赫兰剑。


        

那柄赫兰确实如慕容斓所说,是个难得一见的宝剑。


        

入手就觉得沉甸甸的,但实际握起来却并没有感到十分吃力坠手。穆瑶顺势挥了一挥,剑锋犀利又轻盈,剑柄上的蓝宝石也发出一阵流光,隐隐生辉。


        

“果然是宝贝!”穆瑶高兴得蹦了一下,拿着手里爱不释手。


        

霍霄却侧目过来,目光沉沉的落在赫兰剑上,神色有些复杂,其中似有隐情。


        

“怎么?难道这是你的剑?”穆瑶觉得有些奇怪,举着剑问道。


        

不等霍霄开口,却听得前面慕容斓乘他们二人分心之际,猛地抓起一根银针扎进自己大腿,强烈的疼痛终于逼出了她几分力气,撑起地面就欲逃走。


        

穆瑶眼睛一眯,握着赫兰剑一个冲上前去,手起刀落,干净果断的就刺中了她的脑门。


        

“穆瑶!小心……”霍霄察觉到不对,忙一把拉回她。


        

刚刚跟着小崽崽落回一丈,就见慕容斓的身体整个四分五裂,炸裂开来,气波将穆瑶又往后推了一寸远。


        

“这什么鬼?”穆瑶摇了摇头,难不成这女的想要同归于尽!


        

霍霄站起身,指着前方一片碎尸里面飞出的一个小元丹,“她假意炸尸,实则是要逃。”


        

穆瑶眼睛瞪大,一拍屁股就跳起来,但慕容斓的元丹早就借着法器飞一般的跑走了,哪里还敢停留。


        

“哎!居然最后中了她的计!”穆瑶忿忿不平,但看了一眼手中的赫兰剑心情又好起来,“好在把这剑先要了过来,也不是很亏啦。”


        

霍霄无语,忍了半天,到底还是拍了她一个脑门,好让这丫头好好冷静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