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一百一十章 人为财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总算是到了!”穆瑶呼了一口气,撑着山顶的一块大岩石踹气。


        

霍霄却像个没事儿人一样,缓步走到山顶一侧往下方观望。


        

透过层层叠叠的葱茏树林,隐约可见山腰间有三两群人,各自为道,但目标都是往峰顶而来。


        

霍霄也没有预料到居然来了这么多,目测之下至少都有四五十人了,这还没有算没爬到山腰处的,总共加起来少说也上百人了。


        

果然,天堑之地是天下人都觊觎许久了的藏宝之地,一见结界禁制一破,都想赶来分一杯羹。


        

“哎,霍霄你在看什么?”穆瑶问道。


        

“上山者,不少。”霍霄收回目光,转回身来,神色淡漠高傲的轻声哼了一声,“贪宝夺财是世人永远也去不了的劣根。”


        

他一早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才不得不为天堑之地布下重重叠胀。只是阴差阳错之下,被这小丫头给破了,立刻就勾得世间俗人蠢蠢欲动起来。


        

不过,穆瑶自己也是一大俗人,听霍霄这等出尘又悲悯俯视的话语,不免辩白一句,“贪财是人之本性,还是可以理解的,不要过度就好了,要懂得适当享受嘛。”


        

“……”霍霄抿了抿唇,他差点忘了,眼前这个小丫头爱宝石金器可是出了名的。


        

穆瑶刚准备好好跟他讨论一下“宝石金子的确能给人带来愉悦感”这个问题时,就被不远处传来一阵草丛的窸窣脚步声给打断。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有人来了,穆瑶和霍霄当即对视了一眼。


        

“居然爬得这么快!”穆瑶一边小声嘀咕,一边捡起几个小石块飞快的就布下了一个隐身阵法。


        

“你在作什么?”霍霄不解道。


        

穆瑶手上动作忙活着,还空出个时间冲小崽崽歪头一笑,“我画个圈圈给你玩!”


        

霍霄:“……”别以为他看不出来她是在布隐身阵。


        

穆瑶想得也很简单,她现在还算得上是逃命之人,鬼知道上山来的这波人会不会认得她,未免闹出事端来,还是先藏起来,静观其变为好。


        

穆瑶刚拉着小崽崽进到隐匿身形的阵法之中,就见一把长剑“唰”的一声插到山顶一侧,沾着泥土和血迹的手撑着长剑,这才堪堪借力爬了上来。


        

刚一到山顶平地之上,拿着长剑那人总算松了一口气,腿一软就坐了下来,而后才冲着后面的人喊道,“到……到峰顶了!”


        

这话好像是给了后面的人极大的鼓舞,都提了提神,一鼓作气翻了上来。


        

穆瑶和霍霄藏在大石块后面,看着一个接一个爬上顶峰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


        

他们除了都显得十分疲倦乏力之外,一个个还都分外狼狈。不仅浑身都是尘土沙泥,而且还都见血带伤,甚至严重的还有缺胳膊断腿的。


        

都这样了还拼力爬上山顶来,穆瑶都不得不敬佩一声好汉!


        

没过多久,陆陆续续赶上来的人就更多了,把峰顶前面这一块平地都给占满了,原本的静谧悠然的山峰也渐渐嘈杂喧闹起来。


        

“鹤兄弟!你也来了,怎么受了这么严重的伤。”一个黑衣男子似乎看见熟人,忙招呼着,“我带了我家的金疮药,你快敷上止止血。”


        

被叫做鹤兄的人的确受伤不轻,整个胳膊都像是被什么猛兽狠狠咬过一口一样,隐约可见皮肤下的白骨。


        

他被人扶到一棵树下,踹着粗气对黑衣男子说,“多谢姚掌门!我们路上遇到了独角虎,这次跟着出来的门下弟子近一半被那畜生一口咬死,就是连我也是断的一臂才逃生出来,真的是惊险万分。”


        

旁边有个大汉听着姓鹤的这么说,也深有同感,眼中带泪的附和点头说,“没错,这天堑荒之地果然是危及众多,我们近乎全员折损了,只得我和长老二人最后上了山顶来。”


        

黑衣男子一边替好友包扎疗伤,一边摇头叹气道,“都是这样,你看看我们几人又有哪一个是好好的。只怕这次进得天堑之地的人,最终能上来者,十不存一。”


        

“没想到进入这儿的人死伤竟然这么严重……”穆瑶暗暗有些吃惊。


        

随即又看这些人即便个个都深知此境凶险不易,可还是有许多人不愿意放弃顶峰宝藏,甚至为此甘愿即便付出惨痛的生命的代价。


        

“这些人也太疯狂了,为了一腔私欲,连命都不要了。”穆瑶轻轻摇了摇头,小声感叹道,“可真是应了那句古话,人为财死,死不足惜啊。”


        

她身旁的霍霄闻言督了她一眼,淡漠的提醒道,“你不也是。”


        

这丫头不久之前还在跟自己辩驳贪财乃人之本性,这会儿转头就忘了?


        

不想,穆瑶回过头,难得正经的回答道,“我当然不是。我虽然也爱珠宝黄金,但那些不过只是一项喜好而已,有就有,没有也无碍。”


        

穆瑶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小身板,“可是命可就这么一条,当然是更惜命一点。”


        

尤其是她勉强算得上是“死”过一次的龙了,这好不容易再世一场,可不得更加宝贝性命一些么。


        

这个回答倒是让霍霄有些意外,眸光看着眼前这个小丫头顿了一顿,随即才移开了视线。


        

穆瑶也没太在意,因为她余光睹见了几位好熟人,心思一下子就被引了过去。


        

慕容梓冉是被人给拉着上来的,虽然显得有些狼狈不堪,可对比前面那一波伤势严重的人,她已经算的上好的了,至少四肢俱在,粗看也没受什么伤。


        

“师姐,你坐这里来,这儿平坦一些。”一个洛云宗弟子打扮的人搀扶着她说,“我再去给你找些水来,你一定渴了。”


        

慕容梓冉向来被门中弟子捧着惯了,被这么照顾也觉得理所应当,点点头说,“好啊,你再附近看看有没有小兽,随便也捕来,等我爹爹也上来了,正好可以吃点东西补充一下。”


        

小师弟连连说好,“还是师姐想得周到,二长老刚才一番搏斗肯定也累了,我多去看看又没有野兔鲜鱼的一并抓来。”


        

慕容梓冉很是满意,对着他微微一笑,于是小师弟就红着个脸,心甘情愿的一溜烟按照指示忙活去了。


        

“既然又遇上这个丫头。”穆瑶撇了撇嘴,看着她指使起人来当真一副娇宠惯了的做派,也怪不得之前那么嚣张了。


        

“不过听她所说,洛云宗二长老也来了。”霍霄淡淡道。


        

“那又怎么样,难不成她爹来要替女儿来教训教训我不成?”穆瑶轻哼一声,一点没放在眼里。


        

能够当上洛云宗的二长老,自然能力不与那些小辈凡夫相比,从慕容梓冉一行人都没有受太大的伤势就可以看出,这个二长老确实还是有几分本事的,护得洛云宗此行还算周全。


        

但霍霄想了想,到底还是没有再说什么,他估摸着这丫头也是真的没将洛云宗放在眼里的了,说了也是白费口舌罢了。


        

倒是穆瑶看出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意思,张口就道,“你想说什么?想说什么就说出来,跟我还怕讲么?我可是你祖奶奶啊。”


        

说罢,穆瑶还笑着伸手摸了一把他的头顶,眼神里充满了慈爱。


        

“……”霍霄一脸黑线的扯下她的手,什么话都不想说了。


        

两人在这边交谈着,那头忽然听一人高喊,“哎呀,这不是洛云宗梓冉师妹!”


        

慕容梓冉闻声看去,就见一个中年男子领着几人惊喜的赶来,“我是四海宗的慕容晏啊,梓冉师妹你忘了么?”


        

慕容梓冉忘没忘,穆瑶不知道,她却是听得四海宗这个名字分外的耳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