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再见故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合着洛云宗、四海宗的人都来了,这些个宗门说得好听修道修仙,心无旁骛,结果现在这天堑之地出现宝贝,一个个都上赶着来抢,甚至不惜用自己人的命去填,现在的修道之人都这样么?”


        

穆瑶不禁感叹一句世风日下,万年之前大家修道虽也都历经万险,可为了宝物枉顾同门性命这样的事,却极少发生。


        

“……”霍霄眸子闪了闪,眼底划过一抹笑意。


        

这小丫头说什么现在的修道之人,难道她自己不是么?


        

“也不尽是如此,为了宝物枉顾人命的修士虽有却也不是多数,你看到的不过是眼前罢了。”


        

穆瑶只是随口一说,并不想听什么大道理,听到霍霄的话忙摆了摆手,打断他。


        

霍霄唇角动了动,也不再多说。


        

“咦,居然还有人。”穆瑶指了指山崖一侧新爬上来的几个人。


        

但见他们没有一人身着修仙道袍,而是佩刀锦衣,穆瑶立刻反应过来,惊讶道,“紫琼国居然也派人来了,这里的宝贝吸引力也太大了吧。”


        

陆凌霄率先一个飞身上来,而后陆睿轩紧跟而上,接着好几个死侍和大内高手扶着陆嫣黎也爬了上来,他们几人代表皇家,也对天堑之地的宝藏心存了一份寄望来。


        

可陆嫣黎一个娇滴滴的公主,即便也会几下功夫,元力修炼也没落下,可到底只是些花拳绣腿,平日里跟人对招没一个人敢用全力,都哄着让着。


        

这才让她完全预估错误自己的实力,吵着闹着磨着让陆凌霄带自己来。


        

结果刚一进入天堑之地就被吓得个半死,亏得此行他们带足了死侍,否则陆嫣黎堂堂一国公主非葬身在个山沟沟不可。


        

“七王叔,我们歇歇吧!我好累了。”陆嫣黎撑着一个侍从,腿直在发软,不仅是被一路的层出不穷的野兽和林间陷坑给吓的不轻,光是爬山就又渴又累,只觉得自己生下来就没遭过这样的罪。


        

陆凌霄收回佩剑,眼神有些责怪又无奈,但还是摆了摆手,吩咐道,“四人驻守督查周围,其余人都原地休息半刻钟。”


        

“嫣黎,你其实就不该来,实在是太胡闹了。”陆睿轩身上的华贵衣袍都脏了不圈,一边撩起衣摆坐下,一边也不免说一说自己这个任性的妹妹。


        

陆嫣黎嘟着嘴,她就是想要跟陆凌霄多相处,为此吃点苦头也是愿意的,于是嘴硬的跟自己哥哥说,“我可以,我这也不是跟着上来峰顶了。”


        

“你呀!”陆睿轩到底拿自己唯一的妹妹没有办法,只得点了点她的额头,轻叹了一口气。


        

紫琼国的人一来,在场的几大宗门的都纷纷侧目看过去,陆凌霄领着陆睿轩友好的与几位长老打招呼,大家在顶峰夺宝之前相处得倒是还算客气融洽,一点没有针锋相对的意思。


        

可谁都知道,一会儿他们都是彼此争夺峰顶宝物的竞争对手,此时的平静和谐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罢了。


        

霍霄微不可察摇了摇头,收回视线之时,却看到穆瑶神色有些不对劲,一双眼眸瞧着紫琼国那边没挪动半分。


        

“怎么了,你认识?”霍霄问道。


        

穆瑶轻笑一声,嘴角一勾,“我当然认识,我不仅认识,还跟他们熟得很。”


        

此话听来却并不是熟络好友的意思,霍霄微微挑了挑眼眸,只见穆瑶伸手一指,就指向其中那个一身锦衣华服,俊雅贵气的青年男子。


        

“就是这个人,害得我落崖于此。若不是他,我又怎么会突然跑到这块凶兽层出,危险不断的破地方来。”穆瑶抱怨道。


        

“……”霍霄无言,被这个小丫头成为破地方的地方可引得无数人争先恐后的赶来,结果她反而还不乐意得很。


        

穆瑶话锋一转,又客观的评价起来,“不过,严格来说,这也不是个坏人。”想了一会儿,还是忿忿的开口道,“就是太蠢了!蠢得被人骗得团团转。”


        

“算了,不说他了,想起他干的一篮子蠢事我就觉得不解得很。”


        

这丫头自己就是个行事举止随性随心的主儿,还有她都不理解的事情也是难得,可见那男子的确与小丫头又几分渊源所在。


        

不过穆瑶不想再多说,霍霄眸光闪了闪,也没再细问。


        

这时,听得“轰隆”一声,峰顶金光之处,像是终于喷撒完毕,刺眼的金光渐渐褪去,反倒重新冒出一阵纯洁无暇的白光。


        

随之而来的,是峰顶的地面也震动起来,埋藏已久的宝物终于要破土而出。


        

“快看啊!”众人都纷纷被奇观给震惊到了,一个个不顾身上的伤势,都站起身来目睹着面前的场景。


        

白光乍现,不过一瞬就又收了回去,紧接着地破山摇,在所有人的一片激动之中,最顶峰的土地上终于冒出了一个小小的金勾红瓦的云角。


        

“这是个什么?”有人奇道。


        

还是陆凌霄他们几个皇家而来的人,一眼就认出,“是宫殿的殿角飞檐。”


        

居然还描金带画,五脊六兽,精致气派的程度一点不输紫琼皇宫。


        

一个巨大且恢弘的殿宇缓缓出现在众人面前,起初隐隐约约透着不真切的光辉,而后不到一刻,逐渐就形成了一个实体,在阳光的映照之下,连影子的面积都很是不小。


        

“哇——这便是天堑之地隐藏着的无上宝藏么?”所有人都无一不赞叹,在高耸的峰顶之上,居然封存着这么一个气势宏伟壮大的殿宇,着实让人感到惊叹。


        

殿正前方,宽大的朱红大门轻掩,并没有落山门锁,仿佛轻轻一推就可以进入这方殿宇之中。


        

但没有一个人有动作,无论是洛云宗四海宗,还是陆凌霄等人,都静待在前,好似对宝物没有侵占之心一般。


        

谁都不愿意做第一个迈出脚步的那一个人,场面陷入了短暂的静谧。


        

刚才那个叫鹤兄的断臂男子,最先忍耐不住,他就是为了这个宝藏生生断了一只手臂,如今门就在前面,叫他如何能再等。


        

于是,他杵着一根树枝左等右等,终于是等不了了,就率先叫了一声,“各位既然如此谦让,就让我来先一夺头筹了!”


        

说罢,鹤兄杵着树枝摇摇晃晃的就走上前去,没有一个人阻止他,大家都在静观其变。


        

总共距离也不算太远,鹤兄三两下就走到了朱门前,心情激动又昂然,舔了一下嘴唇,这才伸出手来想要轻轻推开半掩的大门。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紧盯着那一只手……


        

“啊——”手还没有碰到门上一下,就一声惨叫发出。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一道白芒骤然闪现,直直的袭击向了姓鹤的那个人,直接将他打得昏死了过去,一动不动的瘫倒在地。


        

“果然有防御!”几位年长的长老微微点点头。


        

他们猜也猜到这天堑之地隐藏的宝殿不可能如此轻易的任人进去,果不其然被设下了自动的防御术法。


        

有了鹤兄这个例子,这下没人敢再继续上前了。


        

可大家都你不动,我不动,比得就是谁更按捺得住心中的欲求。


        

宝物的入口近在眼前,谁真的甘愿千辛万苦就这么掉头离去。


        

终于,还是有人实在抵挡不住殿内宝物强大的吸引力,咬了咬牙,唤了一批人一起壮胆朝着那道轻掩的殿门冲去。


        

一时间白芒“唰唰唰”闪现个不停,但也终于暴露出了它的弊端。


        

“这个白芒攻击,好像只能是单一击中,不会群体攻击啊。”穆瑶摸着下巴,小声琢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