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心底深处的梦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穆瑶凭空进入七生阵中。


        

七生阵,顾名思义,就是要让入阵之人在阵中经历七生轮回,而每次轮回又都要阵中之人品尝人生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入阵之人一进入阵中便会失去在阵外的所有记忆,而是以为自己便是阵中之人。


        

七生阵还会根据入阵之人心中妄念宿求,先去满足入阵之人的欲望,而后再一一将这些欲望抽离,让入阵者感受爱别离、求不得、生老病死之苦。


        

比如若是一个色欲熏心的人进入阵中,他可能会成为一个坐揽无数美人的风流才子,若是对权利执着之人进入,便会成为指点江山的上位者,这阵最厉害的并不是法器机关,而是人心。


        

他遵从入阵之人的心之宿求去构造一个虚幻世界,许多入阵之人便会迷失在其中。


        

即便没有迷失其中,也有可能因为流连而不愿离去。


        

可真当这些人迷失其中了,七生阵又会一点点将这些人心底宿求收走,却又并不将人逼至绝境。人最痛苦的时候不是无路可退的时候,而是还有路可走,只是那路非常艰难险阻。


        

有希望,才会有绝望。


        

这七生阵当真是将人心给琢磨透了。


        

乾坤殿中这个七生阵布阵千年,死在其中的人不乏有绝顶高手,连那些人尚且不能在阵中守住自我,穆瑶这样一个小丫头又怎么可能守得住?这便是那红衣少年打的注意,他不相信穆瑶能从七生阵中安然无恙的出来。


        

只要这小丫头死了,那他便可理所当然地将那两处小空间法器收回来。


        

不过那小丫头那么可恶,他倒是也要入阵看一看她的笑话!


        

穆瑶坐在美轮美奂的大床上,大床上雕龙描凤,床上的被子是由金银蚕丝织就而成,她身上穿的衣裳似乎也极其华美迤逦。


        

一个小丫鬟匆匆从外头跑进来:“小姐,老爷回来了!夫人喊您过去。”


        

穆瑶猛地回过神,恍然间似乎自己是做了一场大梦,她看了看周围的场景,面前的小丫鬟见她神情奇怪,便关心地问道:“小姐,你怎么了?”


        

穆瑶摇了摇头,道:“没事,刚才好像做了个梦。”


        

“现在正是春困的时候,小姐不要总是在房间里坐着,也出去走走。”


        

“嗯。”穆瑶站起身:“爹爹进府中了?”


        

“是,老爷正在前厅,给小姐带了好多礼物呢,听说未来姑爷也给您带了许多礼物让老爷捎回来了。”丫鬟说着,笑得见牙不见眼。


        

穆瑶面色羞赧地看了她一眼:“就你话多。”


        

二人匆匆往前厅而去,说也奇怪,穆瑶本来脑海中对爹爹的记忆几乎全无,可进了前厅,一看见那穿着富丽的中年男子便知他是自己的爹爹,她神态娇憨地扑过去:“爹爹,女儿可想您了呢!”


        

那中年男子见穆瑶进来,眼中露出欢喜,面上却做出恼怒的神情,佯装责备道:“你这丫头也会想念爹爹?我看是想念那个小子吧!”


        

“爹爹!您说的什么话!”穆瑶脸色羞红。


        

中年男子将礼物一一给穆瑶送到面前,都是些符合她喜好的小玩意儿,最后那中年男子又将一个小箱子推到桌上:“诺,这便是那小子给你捎带的东西。”


        

父女二人又谈话片刻,穆瑶恍然才记起自己是当今养马世家穆家的独女。


        

爹爹宠爱,娘亲护着,从小衣食无忧快快活活,一年前她在马场外救了一个男子,那男子长相英俊,两人相处时日渐久便生出情愫。


        

爹爹开始自然是反对的,他们家中虽是养马世家,可家中马场遍布各地,富甲一方,又怎能让自己的独女嫁给一个一穷二白还什么都不记得的小子?


        

可到底是拗不过穆瑶的苦缠,爹娘二人心疼穆瑶,最后应允了这门亲事。


        

那小子也算是争气,伤好之后便出去自己闯荡,如今也算是有了些名堂,而穆瑶一个月后便要和那人成亲了。


        

穆瑶看着小盒子中那人送来的礼物,只觉得没有一件是不合心意的,当晚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可终究抵不过睡意,闭上眼去。


        

再醒来,她的周围站着数个喜婆,正在为她描眉画彩,镜中的她当真是倾国倾城的姿色。


        

任由着喜婆将自己搀上轿子,穆瑶只觉得自己心中砰砰地厉害。


        

却在这时变故陡生,那些前来迎亲的队伍之中无数人冲将出来,他们冲进穆府,对着满座的宾客挥起寒光闪闪的利剑……


        

待到穆瑶听到声音出来,外面已经是血红一片。


        

她颤颤巍巍地扶着轿沿出来,遍地的血红……


        

她看到最是和蔼的老管家背上插着一把剑倒在地上……


        

她看到自己贴身的丫鬟花容月色的小脸上满是鲜血,那双向来灵动的眸子大睁着只剩下恐惧……


        

她一步步踩过无数的鲜血,趟过无数的尸体……


        

厅堂中,她看到已经被划断脖子的爹爹和娘亲,娘亲已经死了,爹爹却还留着一口气……


        

有人从身后追出来,她惊恐地瞪大眼,却是爹爹将她护在怀中……


        

“瑶儿,别怕……爹爹在……”


        

“刺!”利剑刺破血肉,穆瑶只觉得抱着自己身体的手猛地一颤,她惊恐地抬头。


        

却见向来对自己笑眯眯的老爹口中吐出一口鲜血,他艰难地伸出手,将她推开,她回眸,看到爹爹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抱住那人的双腿:“穆瑶!快走!”


        

“穆瑶!快走!”


        

穆瑶猛地深吸一口气,一下子从床上坐起身,她身上出了细细密密的冷汗,丫鬟笑嘻嘻地推门进来:“小姐,老爷回来了!夫人喊您过去。”


        

穆瑶回过了神,恍恍惚惚不记得自己刚才做了个什么梦,只知道那梦极其可怕。


        

她勉强笑着站起身,带着丫鬟朝前厅走去,丝毫没注意到她的身旁,此时正站着一个红衣少年。


        

红衣少年用手摩挲着下巴,看着穆瑶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原来……这小丫头还挺可怜的?内心深处居然深藏着这样的梦魇,看不出来啊?


        

之前只觉得她张牙舞爪的……


        

不过那又如何?管自己什么事。


        

红衣少年眼珠子转了转,看着穆瑶离去的背影忽地咧嘴笑了笑。


        

穆瑶走到前厅,看到爹爹果然回来了,不仅为她带来许多的礼物,甚至还带来了牵挂之人的书信和心意,她捧着盒子回到房间,只觉得自己与那人真是心意相通……


        

她辗转反侧睡去,在那无比甜蜜的辗转反侧中,却又隐隐觉得整件事似乎有一丝丝的不对……


        

可哪里不对,她也说不出来。


        

再次醒来,照旧是出嫁。


        

穆瑶心跳的厉害,不知是羞怯还是恐惧,当她踏上轿子的那一刻,梦中的情形倏然间全部清晰起来,她浑身顿时出了一层冷汗,正要急急从轿中奔下来,那轿子却已经被抬起。


        

迎亲的队伍缓缓回返,没有刀光剑影,没有屠戮杀伐……


        

穆瑶始终提着一颗心,却又只好安慰自己,是一场梦罢了,不过是一场梦罢了……不用怕的。


        

“呵呵。”红衣少年此时也站在轿中,这已经是小丫头历经的第二世了,原本以为会换点花样,没想到还是同样的剧情。


        

看来,那梦魇在小丫头心中很是深刻啊……否则也不会一连两世都是,只是,这次七生阵似乎改变了之前的剧情……不知道后面会出现什么好玩的。


        

总之,到最后肯定会重复之前的结果罢了。


        

红衣少年依仗着穆瑶此时看不到自己,大喇喇地坐在轿子里穆瑶身旁,甚至还拿起旁边一枚点心吃的欢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