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尊为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


        

不待太宣帝解释,穆瑶又道:“穆庭钧养育了穆瑶十几年,表面看是对穆瑶有恩,实则不然。首先忠勇侯府的一切本就该是穆瑶所有,穆瑶的父母双亲为了紫琼国献身陛下赐下侯府和爵位,可这侯府和爵位却被穆庭钧平白占有。他既占有了爵位和侯府,就该将穆瑶好好养大成人,可穆瑶却被越养越傻、甚至最后差点惨死、又被堂姐抢亲,陛下当真看不出这其中的猫腻么?”


        

“这、这……有什么猫腻?穆瑶之所以越养越傻,是她自己的问题,又关穆庭钧何事?”


        

“呵,当真不关穆庭钧的事?”穆瑶目光直视着太宣帝。


        

太宣帝眼神闪了闪,片刻便不由躲闪开道:“经仙童大人提醒,朕似乎也有些怀疑,许是穆庭钧害怕穆瑶有一日成人长大将侯府爵位要回去,所以才将穆瑶养傻?”


        

“恐怕不仅仅是养傻这么简单。”穆瑶道。


        

“既然陛下已经发觉穆庭钧对穆瑶怀有芥蒂和杀心,他说的话,又怎么可作为证据?”穆瑶话题一转。


        

太宣帝一愣:“可是,死的可是穆庭钧的亲生独女!”


        

“那又如何,亲生独女死了已经不能复生,干脆就拉下一个垫背的。至少如此,忠勇侯府的爵位便只能落到他身上。”穆瑶声音清淡。


        

太宣帝面上露出震惊的神色:“这、这……穆庭钧怎会如此大胆!”


        

“大不大胆,陛下宣他一见自然可以知晓。”穆瑶道。


        

这狗皇帝装的还真是像,穆家父母为紫琼而死却死的蹊跷,穆瑶自己又被下了毒药,变成傻子,这一切要是没有这个狗皇帝的示意,就算给穆庭钧再大的胆子,怕他也不敢做。


        

不过现在却不是拆穿这狗皇帝面目的时候。


        

穆瑶神情冷淡地看着外头。


        

太宣帝被逼无奈,只得命人速速宣穆庭钧觐见。


        

忠勇侯府。


        

自穆瑶坠崖身死之后穆庭钧、穆大夫人便重新搬了回来,之前穆瑶的人都被他们换下去做粗活,转而提拔了自己的一些人。


        

至于陆管家,更是被他们直接扫地出门,三皇子的一些产业也被他们强制夺走。


        

除了没了一个女儿,穆庭钧的日子倒是过得好了不少,甚至,据说还收了个长相与穆雨霏颇为相像的女子做义女,一直养在之前穆瑶所住的琉渊阁中。


        

听到自己新任的管家匆匆赶来说陛下召自己觐见,穆庭钧匆匆换了朝服,跟着近侍出了侯府。


        

只不知陛下这么紧急召见自己是为何?


        

穆庭钧试探地问那近侍:“公公,陛下召见微臣不知所为何事?”


        

那近侍看了他一眼:“奴婢不知。”又想着这穆庭钧好在最近也算是陛下面前的红人,便又提点两句:“不过,今日陛下似乎遇到了贵客,奴婢虽然没亲眼见到贵客,不过却听人说那贵客与神尊大人有关……说不准今日陛下宣您觐见,就是为此。”


        

神尊大人!


        

穆庭钧面上顿时一喜!


        

陛下竟然连接待神尊大人这样的事情也要召见自己,可见近来是对自己多有荣宠。


        

看来之前自己的选择是作对了,虽然名义上少了一个女儿,但只要自己行事小心些,待到霏儿的那项功法炼成,不过改个名字便可以重新出来走动……


        

他心中不由得意。


        

当初太宣帝调查发现穆雨霏怀中的孩子并非是三皇子陆睿轩的,因此大怒,却又不想丑事宣扬出去,便命他将亲生女儿秘密处理掉。


        

恰逢穆瑶得到了神尊的赏赐,太宣帝为了得到蚺岳图,默许自己将罪名嫁祸到穆瑶的身上……


        

可那穆瑶后来却坠下天堑之地、连个全尸都未曾留下。


        

这是自己和太宣帝心知肚明的秘密,也是因此,最近太宣帝对他一直荣宠有加,甚至此次召见他进宫商讨有关神尊的大事……


        

可其中有一件事,却是连太宣帝都不知!


        

他的女儿、穆雨霏,根本没死!穆雨霏腹中孩子来历不凡,那人也不允许她腹中的孩儿丧生,竟送来一部天级功法,那功法甚是玄妙,霏儿不过藏起来修炼一月有余,如今已经是修神中期的修为,不仅如此,连面目也变了许多,再过不久,即便出来走动,就是三皇子陆睿轩也不一定认得出来。


        

穆庭钧心中千思百转,只觉得自己简直是将一切都掌握在手中。


        

只是不知今日宫中来的,到底是哪位?难道是神尊大人悄然亲临了?


        

穆庭钧心中越想越是兴奋,走路的步伐都加快了许多。


        

近侍与穆庭钧匆匆而来,大殿中,穆瑶坐在仅次于太宣帝的下手,不急不缓地喝茶,就连她肩膀上的假太虚,都有一杯灵茶伺候,身后还有打扇的侍女。


        

穆庭钧一进来,便匆匆拜倒在地:“臣见过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太宣帝却是面色并不好,只淡淡回了他两个字:“起身。”


        

“是,谢陛下。”穆庭钧站起身,扫到太宣帝脸上的神色,心中顿时一个咯噔。


        

事情……似乎不是如自己想象那般……


        

尤其是当穆庭钧的目光扫到太宣帝下手坐着的那童子时,心中更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升起。


        

那童子……怎么这么眼熟?


        

似乎……好像……是神尊身边的童子!是霏儿与三皇子大婚当日,那个为穆瑶主持公道的童子!


        

再看他身旁那只令人印象深刻的鸟……


        

穆庭钧顿时眼皮子跳了跳,那不是之前被穆瑶那丫头捡走养过几天的凤虚么?


        

难道、这人今日来是为了穆瑶……


        

心中这个念头刚落下,便听到那童子淡淡的声音传来:“你就是穆庭钧?”


        

穆庭钧一惊,连忙俯身道:“仙童尊下,臣正是穆庭钧。”


        

“嗯。”穆瑶淡淡嗯了一声,问他道:“听说你女儿穆雨霏被人暗害?”


        

“……这,是!”穆庭钧老脸上露出悲痛的神色。


        

穆瑶看着他脸上的神色却是眸子微微一挑,似乎……这老东西看起来不怎么难过的样子,这装的,也太虚伪过火了一些……


        

不过她依旧淡淡地继续问道:“你认为凶手是穆瑶?”


        

穆庭钧低垂着的头双眸微微一眯,不卑不亢道:“正是。除了那穆瑶,臣想不出谁还与臣的小女有嫌隙。”


        

“是么?”穆瑶笑了笑:“原来穆雨霏的人缘这么好,那也怪不得。”


        

“什么?”穆庭钧下意识道。


        

“怪不得,有这么多人爱慕喜欢,甚至,敢于冒着天下大不讳,给堂堂三皇子送一顶帽子戴一戴。”穆瑶道。


        

此话一出,满座皆惊。


        

太宣帝更是脸色涨的通红,又转瞬变得铁青,双拳一点点攥紧,一副即将发作的模样。


        

穆瑶却淡淡呷了口茶:“此事神尊在大婚当日便已经看出,只是为了顾全紫琼国的面子才没有说出。原本以为陛下会查出实情,但现在看来,陛下居然还是被瞒在鼓里?”


        

太宣帝深深吸了口气,面上的阵青阵红也堪堪强制压迫下去。


        

却依旧做出一副极为震惊的模样:“这……仙童尊下说的可是真的?穆雨霏、居然当真做出这样的事?!”


        

“是。”穆瑶眼皮子掀了掀,看向殿中面色难看的穆庭钧:“穆庭钧,你竟也不知此事么?”


        

穆庭钧哪里敢认!


        

当下面是面色惶恐又愤怒道:“臣不知!只是臣不信自己的女儿会做出这等不知礼义廉耻的事情、所以还请仙童大人若是没有真凭实据就不要……”


        

“真凭实据?”穆瑶笑了笑:“真凭实据当然有。穆雨霏的尸首应当还埋在土里吧,挖出来,一看她腹中的孩子便知。而三皇子,呵呵,”她笑了笑,意味深长道:“在穆雨霏怀上那孩子的时候,三皇子应该还是童子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