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一百三十四章 目的达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


        

“……”


        

太宣帝和穆庭钧无话可说,穆庭钧更是脸上渗出一层层的冷汗,忍不住抬手去擦额头上的冷汗。


        

穆瑶目光看向他:“穆庭钧,你身为穆雨霏的父亲,竟然对此丝毫不知情?可当真?”


        

穆庭钧浑身一震。


        

太宣帝目光如刀落在穆庭钧身上。


        

当初穆庭钧说自己对女儿的行径丝毫不知,他没深想便信了,可此时见穆庭钧在仙童面前的表现,他心中不由地又生出怀疑!


        

那穆雨霏到底是穆庭钧的亲生女儿,即便他什么都不知道,可他的女儿做出那样有辱皇室的事情、他这个做父亲的,怎么可能脱得了干系!


        

穆庭钧脸色灰白,却依旧强撑着摇了摇头,露出一副捶胸顿足万念俱灰的模样:“回仙童的话,臣,当真不知。”


        

“好吧,就当你不知。”穆瑶道。


        

她这话一出,太宣帝和穆庭钧均是愣了愣,没想到仙童竟将这件事就这样揭过去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太宣帝正要说什么,还未开口,穆瑶便已经又朝着穆庭钧问道:“穆庭钧,你说穆瑶是唯一有理由杀害穆雨霏的凶手,此时,你还能这样说么?”


        

“那让穆雨霏怀上孩子的人,说不准,为了隐瞒事实,也有可能将穆雨霏杀害,你觉得呢?”


        

“……这”穆庭钧脸色难看,在穆瑶的淡漠目光注视下,却最终不得不点了点头:“是。”


        

“既如此,穆瑶便不是唯一的嫌疑人?”


        

“是。”


        

“那穆庭钧你是否还觉得穆瑶是杀害你女儿的凶手?”


        

此时站在大殿中的穆庭钧已经心下了然,这童子,的的确确就是为了穆瑶的事而来。事情已经如此,自己一定要小心应付。


        

穆庭钧深吸一口气:“虽然穆瑶不是唯一有可能杀害小女的凶手,可她却真真切切口出狂言要让小女为她赔命,且在她口出狂言的第二日,小女便被人杀害。除了她,凶手再不可能是别人。”


        

“哦?”穆瑶笑了笑:“这我也听太宣帝陛下说了,敢问穆庭钧,那块留音石你可还保存着?”


        

“……未曾保存。”穆庭钧咬牙道。


        

“未曾保存?这么重要的证物你居然丢了?”穆瑶冷笑两声:“那留音石又是在何等境地下录制的?”


        

“是臣去与穆瑶索要一件家族物件时所录制。”


        

“哦?”穆瑶眼底露出讥讽,明明是他向自己索要蚺岳图时录制的,此时却说是什么家族物件……看来,脸面还是知道一些的,就是总做些没脸没皮的事情。


        

“那你为何随身带着留音石?又恰好将穆瑶所说要让穆雨霏赔命的话录制下来,穆庭钧,你不觉得自己的证据有些太刻意了么?”


        

“……”穆庭钧神色一怔,正要说什么。


        

穆瑶却已经目光看向太宣帝道:“太宣帝陛下,穆瑶不可能是杀害穆雨霏的凶手,这一点,神尊大人可以作证。”


        

“……这、什么意思?”太宣帝神色震惊。


        

穆瑶眼皮子动了动,道:“因为穆雨霏被害之时,我们神尊大人正在梦中教授她一些东西,这些,至于是什么……太宣帝陛下,恐怕您也是知道一些。”


        

太宣帝心中一跳。


        

穆瑶说过自己的阵法是由一位仙人教授、之所以还阳,也是因为那位仙人。


        

他之前便有所怀疑过,那仙人便是神尊大人……


        

可却一直找不到方法证明。


        

如今竟是神尊身旁的仙童亲自示意……


        

这一切自然便是真的!


        

穆瑶便是神尊大人的徒弟!穆瑶的阵法、便是神尊大人亲自教授!


        

而他们、他和穆庭钧,居然将穆雨霏的死扣在穆瑶的头上,逼得她坠落天堑之地而死!这……


        

太宣帝一瞬间头上便出了一层的冷汗,藏在龙袍之下的一双手微微颤抖。恐惧、畏惧,令他喉头微微发紧。


        

穆瑶却是淡然收回目光,面上并没有什么责怪的表情,也没有任何问罪的意思。


        

她看向穆庭钧:“穆庭钧,你为得到忠勇侯府、获得侯府爵位,不仅在穆瑶小时候下毒毒害她致使她变得痴傻,居然还假造证据将自己亲生女儿的死怪罪在穆瑶的头上,此罪,你可认?”


        

穆庭钧脸色惨白,口中讷讷却说不出一句话。


        

他心中恐惧,竟不知这仙童连自己对穆瑶下药的事情也知道……


        

那已经是十数年前的事!这仙童居然又提出来……


        

可这一切都是陛下的授意,自己不过是按照陛下的授意去做事……想到这,他恐惧绝望的目光中划过一抹光彩,目光朝着太宣帝看去。


        

太宣帝却已是手一挥,招来数十名近侍将穆庭钧要叫喊辩解的嘴给堵住!


        

自上而下,太宣帝面色铁青冰寒地看向穆庭钧:“穆庭钧,我念你兄嫂为国战死,却没想到最后却是成全了你这个无情无义的无耻小人!差点害了忠良之后,朕当真是愧对穆瑶的父母,今日,朕不杀你不足以平天怒,来人,将这背德弃义的无耻小人拉下去,即刻、处死!”


        

太宣帝话落,穆庭钧面上已是一片死灰。


        

穆瑶也是心中微微诧异,没想到这狗皇帝这么狠,直接就要将人给杀人灭口了。


        

不过想想也是,这穆庭钧知道太多这狗皇帝的龌龊事,自古以来,狡兔死、走狗烹!这穆庭钧也算是自作自受了。


        

穆庭钧剧烈挣扎着想要从那数十名的近侍手中脱离出来,双眼瞪得老大,嘴中呜呜嘶吼着,却因为被堵着嘴囫囵不成句子……


        

穆瑶收回目光,穆庭钧再不甘也只得被这样拉下去。


        

殿中只剩下穆瑶与太宣帝相视而坐。


        

穆瑶的面容依旧淡漠无比,仿佛刚才穆庭钧的惨状狰狞没有对她造成丝毫的影响,她看向太宣帝:“既然如此,那太宣帝陛下也是认定了穆雨霏并不是穆瑶所害?”


        

“自然,有神尊为证,穆二小姐自然是清白的,之前也是朕查探不严,造成了误判……可现在……唉。”太宣帝痛心疾首道:“可现在,穆二小姐已经坠落天堑之地香消玉殒了……”


        

“这自然不用陛下担心。”穆瑶眼底露出一丝笑意。


        

太宣帝听出这童子话中的意思,忙问道:“仙童这话何意?”


        

“那穆瑶既然是神尊大人的弟子,坠入天堑之地,就算作她自己的一场劫难,若她能安然从其中回来自是最好,若是不能,那也只能怪她命中有此一劫。”


        

“……”太宣帝一愣,旋即反应过来:“仙童是说,那穆二小姐可能还活着?”


        

穆瑶笑了笑:“陛下竟不知么?”


        

“什么?”太宣帝又是一愣。


        

“四公主今晨从天堑之地回来,第一件事便是下令更新穆瑶的捉拿令,四公主想来已经在天堑之地见过穆瑶了。”


        

“这……”太宣帝一惊。他原本正是得知嫣黎回来受了重伤,想要过去看看,却还没来得及,便收到了仙童而来的消息。


        

嫣黎遇到了穆瑶……自己居然才知道!


        

那穆瑶、落下天堑之地居然,没死!


        

还真是……


        

太宣帝一时间也不知该用什么样的心情面对,只得朝着穆瑶点了点头。


        

穆瑶却道:“既然陛下已经说了穆瑶无罪,这捉拿令,还请撤回吧,另外好劳烦陛下再颁布一条赦令,证明穆瑶无罪。”


        

太宣帝点了点头:“这是自然。”


        

太宣帝招来近侍,很快颁布了两条命令下去,一条自然是将对穆瑶的捉拿令撤除,另一条自然是发出一条通告紫琼的赦令,证明穆瑶无罪。


        

穆瑶见此,知道自己这次的目的彻底达成,也不多留,告别太宣帝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