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七王爷登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若说以前他们畏惧主子,是因为主子手中握着他们的生死契约。


        

可此时却不同,他们对主子的畏惧变成了敬畏,有敬有畏,这是一种从心底认可的维护。


        

穆瑶这主子,他们以后认定了!


        

哪怕她不过是个小丫头!


        

陆丰的目光扫过周围的人,见自己说这话的目的达到了,这才看向惊愕不能言的穆大夫人。


        

“穆大夫人,当初您断我两条腿,但是您当初是主子,所以哪怕您断我两条腿,我也认了。但是往后,这侯府便真真正正是小姐当家,您是长辈,小姐不会将您如何,但是您要记得,我当初愿意让主人断两条腿,日后若是有人让我的主子难堪,我便是赔上一条命又如何。”


        

陆丰是个聪明人。


        

他知道穆瑶不会将穆大夫人如何,所以,便也对过往恩怨一笔揭过。


        

可穆瑶又怎么会让自己的人吃亏?


        

她向来是个护短的人。


        

穆大夫人虽然名义上算是穆瑶的亲人,实际上对穆瑶的所作所为却连陌生人都不如。她眼睛眯了眯,两颗小石子便从地上直直朝着穆大夫人的双腿膝窝而去。


        

穆大夫人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只觉膝窝处一阵剧痛,而后再用力,小腿竟已经不听使唤了。


        

“送她去偏院,以后吃喝正常送过去,派两个人伺候她,月钱可以双倍,但是不要虐待她。”穆瑶到底心善,不过也仅能做到这样而已。


        

陆丰听了连忙应是。


        

有了陆丰在,整个忠勇侯府重新运转起来,不过下午,便已经处理完毕。


        

穆瑶也不住在琉渊阁了,反而是挑了个空置许久的临渊阁住下。这临渊阁身后临近一片竹渊,也是因此得名,桃李短短几个时辰便和猫绒绒混的关系很熟,不是为了别的……


        

猫绒绒贪吃,桃李有的一手好厨艺,虽然经常言语互掐,但是总得来说还是很融洽的。


        

……


        

陆丰贴心地为临渊阁送上了全新又符合穆瑶审美的用具,穆瑶这一段时间整日在外奔波,正准备在床上好好休息休息,外头却来了个不速之客。


        

“陆凌霄?主人,就是那个将你打伤的男人?”猫绒绒一脸冷然。


        

穆瑶瞥了它一眼:“嗯,不知道是哪个蠢猫将我的身份泄露才惹出的事端。”


        

她语气淡淡的,却让器灵猫崽子浑身一僵。


        

胖胖的猫脸上顿时露出一副讨好的神色:“那主人你去见他吗?他之前都将主人你打伤了,现在还是不要去见他好了。”


        

“为什么不见?岂不是显得我怕了他?”穆瑶冷哼一声。


        

她之前见陆凌霄都是直接在自己所住的院落,那是因为她把他当做朋友。


        

可现在……二人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就直接在前厅接待即可。


        

陆丰得了话,将陆凌霄恭敬地引入前厅。


        

他是个心思玲珑的人,虽不知小姐和七王爷之间发生了什么,但小姐让自己将七王爷引到前厅便足以说明一切。是以他态度也没有往日的热络,而是恭敬有礼,仿佛对待平常的客人一般。


        

陆凌霄也能感觉得出来。


        

苦笑片刻,听得外头的脚步声传来,抬眸望去。


        

一个穿着嫩黄襦裙的精灵少女顿时出现在眼前,她没有戴面纱,个头也比之前高了一些,显得身形更为高挑纤细,淡黄色的宽大束腰掐出不盈一握的细腰,她脸上未施粉黛,五官却依旧精致得让人惊叹……


        

她的伤当真彻底好了。


        

之前所见,穆瑶脸上戴着一层易容面皮,虽然被陆嫣黎的人扯下来了,脸上却还有残余的药水。


        

可此时她脸上干干净净,身上灵气出尘的气质便彻底凸显出来。


        

尤其还换了一身衣裳,发型也是经桃李的巧手悉心打理过的。


        

她比陆凌霄所见过的所有美人都要美……那是一种天然的、从未雕饰过、充满灵气的美,陆凌霄的呼吸窒住,想要说什么,一时间又不知该从何开口。


        

倒是穆瑶目光淡然从他身上扫过,语气不急不缓道:“七王爷驾到鄙府不知所谓何事?”


        

她叫他七王爷,而不是如往常一般,叫他的名字。


        

陆凌霄心中一抹失落闪过,深吸一口气,“穆瑶,我是来向你道歉的。”她是女孩子,定然放不下之前的面子,他愿意给她这个台阶。


        

“道歉?道什么歉?”穆瑶却有些诧异。


        

陆凌霄看向她:“瑶儿,之前在天堑之地,是我误会你了。嫣黎的事情我已经查清楚了,是她性子娇纵、胡言乱语,回宫之后我定会让皇兄好好惩罚她一番,我这次来,真的是向你道歉的。”


        

“……”穆瑶翻了个白眼。


        

这人真当她好脾气,瑶儿?


        

她冷笑一声:“七王爷可别叫的这么亲切,我已经说出的话从来不会收回,咱们以前是朋友,可是现在不是了。当初我再三问过你信不信,是你选择了相信陆嫣黎。别说你不知道陆嫣黎的性子,也知道她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我,却还是选择了偏听偏信。”


        

“你是陆嫣黎的七王叔,我穆瑶可不敢高攀。”


        

陆凌霄闻言神色怔了怔,却没有露出失望。


        

他早知这小丫头的性子,也知道她一定不会轻易原谅自己,她还是个小姑娘,被自己那样误会肯定心中有气,既然她愿意和自己说话,说明她不过是和自己赌气而已。


        

她愿意和自己赌气,愿意和自己说话,他以后多哄哄她便是。


        

想到这,陆凌霄从袖中拿出一柄淡紫色的掌心剑来。


        

这掌心剑体型极为小巧,剑身上却镶嵌了数颗细碎的宝石,那细碎的宝石之间,隐隐有元力在上面流动,一看便不是凡品。


        

陆凌霄将那掌心剑放在桌上:“穆瑶,这是我之前特意让人为你打造的生辰礼物,再过几日便是你的生辰,今日提前送给你。你可以不原谅我,只是这礼物你要收下,因为它本就是为你打造的。”


        

穆瑶看了一眼便明白过来。


        

这掌心剑和当初陆凌霄送给她的那利刃很是相似,却又比那利刃从工艺到材质上不知多废了多少心思,陆凌霄将掌心剑送给她做生辰礼物……


        

也算是用了心,只可惜……


        

穆瑶唇角动了动,“抱歉,七王爷,我们已经不是朋友了。既然不是朋友,那我的生辰便与你无关,你送的礼物,我自然也不能收下。”


        

陆凌霄一怔。


        

穆瑶却已经摆了摆手朝着外头走去:“陆丰,若是七王爷没什么别的事便送七王爷出去吧。”


        

“是。”陆丰躬身。


        

陆凌霄坐在原地,看着穆瑶的身形毫不留恋地消失在眼前,这才心底陡然生出一股子失去什么的恐惧……


        

一种,再也无法将她挽回的恐惧……


        

“七王爷,请。”陆丰不卑不亢地提醒出神的陆凌霄。


        

陆凌霄苦笑一声,可穆瑶人都已经走了,他留在这里又有什么用。只是,看着桌上那无人问津、做工精致的掌心剑,他到底没有将它重新收起来,而是将它直接留在桌上,大踏步,朝着外面而去。


        

陆丰瞥了那桌上的掌心剑一眼,招来一个下人,对着他耳语两句,匆匆跟着将陆凌霄送出侯府。


        

陆凌霄离开侯府之后却是直接去了皇宫,因此也错过了陆丰派去侯府送还掌心剑的下人。


        

再好的东西,既然小姐说了不收,他们侯府便不会留下。


        

至于送回去,七王爷愿意扔掉还是如何,都是七王爷自己的事,和他们家小姐也没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