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留个印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几乎是丹成的瞬间,一股异香从丹炉内飘出,异香浓烈,就连在阵法之外的陆凌霄等人也能隐隐闻得到。


        

“是什么香味这么香?”


        

“好像……是丹药?”


        

“居然有人在阵法中练丹药?到底什么品阶的丹药才能散发出如此浓烈的香味?”林泽慕和石临二人面面相觑。


        

陆凌霄也是微微眯了眯眼,脑海中不期然闪过一抹身影。


        

难道……是小丫头?


        

可是以小丫头的年纪,配置解药的本事若传出去已经能震惊众人,至于炼丹……应是不可能的。


        

再厉害,她也还是个十几岁的小丫头。


        

陆凌霄心中深吸一口气,手下破除阵法的速度不仅没停,反而越来越快,不过片刻,眼前的最后一层阵法便要破了。到时候便能看到阵法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侯府之外,陆睿轩带着一队巡兵从外经过。


        

他身上穿着黑色的巡兵统领常服,深紫色的五爪紫龙在前胸栩栩如生,面容冷肃,薄唇紧抿,已不复从前的张扬少年。事实上,自从穆雨霏被害,陆睿轩的性子便陡然开始沉稳起来,在穆瑶坠入天堑之地后,他更是一心放在修炼和公事上,众人对他都很是看好,太宣帝也将许多紫琼国的重事交由他处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今日巡兵经过忠勇侯府,冷肃的眼神微微动了动,却很快便移开。


        

穆瑶没有死。


        

神尊大人坐下仙童亲自前来,为穆瑶证明无罪,父亲已经下无罪赦令。


        

这些事,他都已经知道。


        

心里不知为何隐隐松了口气,尤其是当父皇说出神尊可以证明穆瑶无罪时,他心底一直横梗着的石头似乎悄然隐去。他有许多话要对穆瑶说,可每每经过忠勇侯府门口,却又觉得迈不动脚步。


        

道歉又如何?


        

他和她之间早已有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以她的性格,即便他去道歉了,恐怕也不会再将他放在心上。


        

那样冷淡陌生带着审视甚至厌恶的眼神,他再也不想在她身上看见。


        

因为每每看见,每每想起,便不自觉会联想她从前那样欢喜、爱慕地看着自己的眼神……正是因为得到过,又失去,所以才觉得更加痛苦。


        

陆睿轩扭过头,正要带人走过,目光扫过站在不远处的身影时忽地微微一凝。


        

“七王叔的人?”


        

他皱眉,看着那数道黑色的身影。


        

再往远处看了看,果然见暗中还隐藏着不少的人影。


        

这是怎么回事?七王叔和穆瑶关系非同一般他知道,可是,七王叔这架势,似乎是要把侯府给围了?


        

陆睿轩朝着那人走去。


        

“三殿下!”那人见到陆睿轩,匆忙行礼。


        

自从穆雨霏的事情发生之后,陆睿轩沉稳不少,太宣帝便重新将他立为太子,见到未来的储君,即便是跟随在陆凌霄身边的人也要恭敬行礼。


        

陆睿轩却只是点了点头,直接了当问道:“你们为何会在此处?”


        

“回殿下的话,今日沐神宗有二位出现在紫琼国捉拿贼人,那贼人居然躲进了侯府之中,沐神宗二位向七王爷禀告,七王爷为防止小贼逃脱令小的们在此看守。”


        

贼人?


        

陆睿轩眉头微微一蹙,神色中有些发沉,而后抬脚,也朝着侯府中走去。


        

“殿下!我们……”一群巡兵们见到陆睿轩朝着忠勇侯府而去,都有些怔楞,还是一个领头的忙喊住。


        

陆睿轩挥了挥手:“你们也在外围守着,别让人跑出去,我进去看看。”


        

“是。”


        

陆睿轩进了侯府,在下人的引领下也到了临渊阁中,果然见到七王叔与两个一看便面相不俗的男子站在一起。


        

想来,那两位便是沐神宗的人。


        

“七王叔。”陆睿轩拱了拱手,陆凌霄看他一眼:“你怎么也来了?”


        

“嗯,听说穆瑶的府上进了贼人,我……来看看。”


        

陆凌霄闻言眼底动了动,只是想到如今陆睿轩的身份,到底没有说什么。


        

阵外发生的一切,穆瑶是可以通过阵法隐隐约约感受到的。


        

只是现在,她却没有完全没有心思再去查探阵外的一切。


        

背心处依旧被一只冰凉的手掌轻轻抵着,原本活动自如的身体,此时居然一动都不能动。


        

“你要做什么?”穆瑶的脸色沉了沉。


        

眼睁睁看着几枚刚炼制出炉的补魂丹居然像是活物一般听话地朝着身后飞去。


        

不用想,也知道是到了谁的手中。


        

“你想抢我的丹药?”穆瑶沉声质问。


        

那红衣少年闻言,一边把玩着手中三颗圆滚滚的丹药,一边似笑非笑的目光在她耳畔流连片刻:“补魂丹?没想到现在还有人能炼制极品补魂丹,还是这么个小丫头,真是让人好奇呢,小丫头,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先问的你。”穆瑶道。


        

她能感觉到身后的人没有恶意,至少,对她没有杀心,否则从开始到现在他有无数个机会对自己下手,却一直都没有。


        

心中有了底气,穆瑶说话也硬气了。


        

红衣少年笑了笑,手掌在她后背微微一推,而后站起身。


        

那一推并不强硬,相反,还很温和,源源不断的元力由着后心处涌入,穆瑶闭上眼将元力纳入,不过片刻,之前还匮乏枯竭的元力居然恢复了七七八八。


        

这人的修为……


        

穆瑶眼中神色复杂,站起身,看向红衣少年。


        

“你到底想做什么?”不杀她、也不帮她,难道,真的是冲着这几枚丹药来的?


        

可是这补魂丹只有对她这样魂魄有损的人才有用,难道这人也魂魄有损?


        

穆瑶一瞬间脑海中闪过各种想法。


        

那红衣少年却是笑了笑,任由穆瑶猜测,整个人悠然地再次坐到蒲团上,左手衣袖朝着猫绒绒一挥,原本被突然禁锢住的猫绒绒终于吐出了原本要说的一句话:


        

“色狼,你要对我主人做什么?!”


        

呃……


        

这是丹成前红衣少年到穆瑶身后时,猫绒绒情急要说的一句话。


        

没想到还没扑上来,身体和嘴巴便被禁锢住了。


        

现在说出来……


        

穆瑶脸色黑了黑。


        

红衣少年却似笑非笑地看了穆瑶一眼,又看向猫绒绒:“你觉得我要对你主人做什么?色狼,似乎,不能对不起你给我的这个称呼呀。”


        

……


        

穆瑶闻言身子一僵。


        

这人……不会吧?


        

她干巴巴笑了两声:“还是别了吧,您看您的长相可比我要好看的多,您要是对我做什么,不是自降身份吗?”


        

“呵,小丫头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红衣少年的双眸弯了弯,唇角处露出两个小小的梨涡,这一笑,眼下泪痣更添几分风情。


        

“不过,本座觉得你虽然配不上本座,但是勉勉强强当个捶腿的侍从,倒是挺合适,你意下如何?”


        

……侍从??


        

穆瑶不动声色地退后两步:“我可是为阁下提供了躲避追杀的地方,阁下就是这样恩将仇报的?”


        

“恩将仇报?小丫头,做本座的侍从可是别人求之不得的事,你居然觉得是恩将仇报?”


        

“我又不是受虐狂,没事干嘛做别人的侍从,做自己的主人不好吗?”


        

“做自己的主人?”那红衣少年闻言愣了愣,又抬眼仔仔细细打量了穆瑶一番:“小丫头,你真是越来越让本座感兴趣了。不过,外头的阵法要破了,本座要先行离开,离开之前,先在你身上留下个印记,我们会再见的。”


        

话落,在穆瑶还未回过神的时候,便感觉忽地一道身影靠近自己。


        

耳垂处猛地传来一阵凉意,薄而温润如玉的唇瓣印在耳垂之上,穆瑶刹时间便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