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拉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主人!主人!”猫绒绒猫还未到,高亮的声音就传了进来。


        

穆瑶转过身来,猫绒绒俨然带了乌泱泱一大队人来,个个手上拿枪带棒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要来干群架。


        

陆丰站在最前面,像是被猫绒绒给危言耸听到了,满脸神情焦急,“小姐!贼人在哪里?”


        

眼下侯府之中的当家人只有穆瑶了,况且穆瑶也是对他最好的一任主人,治好他的腿伤,返聘他做管家。陆丰如今最不愿看到的就是穆瑶出事。


        

猫绒绒也几个猫步冲过来,身子都拱了起来,十分戒备的环顾四周,嘴里止不住的念叨着。


        

“主人,那个穿红衣服的妖孽男呢?他有没有把你怎么样?居然敢一袖子把本爷爷给扔出墙外,我一爪子要他好看!”


        

穆瑶见这么大阵仗,很有些哭笑不得,又听猫绒绒这个口无遮拦的,忙止住陆丰和一院子侍从道,“没有什么红衣男子,两个贼人已经被我们拿下,没有危险了。”


        

一把抱起猫绒绒,扯着它耳朵小声谴责说,“红衣男子的事情不可声张,沐神宗的人可还在紫琼呢。”


        

猫绒绒马上反应过来,“哦哦哦,喵喵喵。”


        

“……”卖萌也没用!还不是得她来收拾烂摊子。


        

穆瑶白了它一眼,而后才让满院子的人先退下,对陆丰说,“陆管家,已经没事了,我都处理好了,你让人来清理一下温泉池就好。”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陆丰先前被猫绒绒着急忙慌的叫来,很是吓了一跳,这会儿却见穆瑶这样,虽然一时没能明白,但他到底是个懂分寸之人。


        

侯府当家人都这么说,他自然也就明白了此事不可声张,忙收起木棍,对着穆瑶微微垂首,“是,小姐,小姐无事就是万幸了。我会让今日所有人都不许说出去,也不许议论半点的。”


        

和聪明人说话办事就是事半功倍,穆瑶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有陆管家在,我自然一点都不担心。”


        

陆丰含笑着谦虚了两句,而后就先送穆瑶到临渊阁旁的小亭楼去稍作休息,这边他让人来清理打扫干净。


        

小亭楼地处花园半山之上,端的是能一览全府的风景,陆丰还让侍女送来了软垫和水果点心,就差没让人再搬来一个躺椅上来供穆瑶暂歇的。


        

穆瑶挥散了侍女,半山之上就只有猫绒绒陪着她,一来清静无人打扰,二来他们也正好说一说今日之事。


        

猫绒绒也是个享受惯了的主,接连打斗了两场,虽然最后被红衣男子一袖子甩出去,但也费了不少体力,现在整个猫身都懒洋洋的趴在垫子上头,舔着水晶杯里的牛奶喝。


        

一边喝,还一边愤愤不平的说,“主人,今儿这一出也太奇怪了吧。前脚来俩个黑衣人,后面又来一个修为高深的小白脸,你什么时候这么招人恨了?”


        

一日之内都能连来两波。


        

穆瑶也端着一杯玉瓷雕花盏喝,神色淡淡道,“还能为什么?我不过才被沐神宗那几人发现能够炼出玄元丹,马上就有人得了消息而来,这不就是明摆着的了么。”


        

“可是我看那个沐神宗为首的大师兄好像还人模人样的,应了主人你的事儿,居然这么没道德就散播出去了?”


        

猫绒绒停下添奶的动作,抬起头来,“个大师兄都这么不靠谱,沐神宗肯定也好不到哪儿去了。”


        

这件事穆瑶还是觉得要客观看待,说,“林泽慕还是是一个正人君子样,缺德的一看就是他那三师弟石临。”


        

当时石临就屡屡口出狂言,对穆瑶一个小姑娘十分的轻视,而后被她一顿教训之后,肯定怀恨在心,于是故意将她炼出了极品玄元丹的事情泄露出去。


        

虽说穆瑶从让那群人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做好打算不隐瞒此事,但紧接着就出现偷袭之人,石临此人未免太小心眼了一些。


        

猫绒绒瘪了瘪嘴,口气不屑道,“原来是那个干瘦猴,一看我就不顺眼得很。主人放心,下次我帮你再狠狠教训他给你出气!”


        

穆瑶被逗笑了,顺手撸了它一把蓬松肥胖的猫毛,笑道,“你今日一袖子就被人给甩了出去,还给我出气?出哪门子气?”


        

被严重质疑了能力的猫绒绒不干了,一下从穆瑶手底下钻出来,跳在亭栏之上,很是不服气道,“那是那个红衣小白脸使诈!如果真刀实枪的来,爷爷我还怕他不成!”


        

编,再继续编。


        

穆瑶好整以暇的瞧着猫绒绒胯下海口,一边捻了个水晶葡萄吃,一边一点不留情的戳破它说,“我看你就是嫉妒吧,那人长得美修为又深不可测,可以一把甩开你,起码也是化神修为了。”


        

“你还跟人家真打起来,别说猫尾巴,将你整个器灵都给溟灭都有可能。”


        

“……”猫绒绒一下子泄下气来,整个猫身都小了一半似的,因为它知道穆瑶说得的确没错。


        

但是这也太丢面了!


        

猫绒绒犹自不甘心,抓了两爪子栏杆,又抬起头来说,“化神期又怎么样?整个凌源大路谁能高过我前……神尊!看他臭屁那样,一个男子爱穿红的还举止吊儿郎当的,我呸!”


        

这是嫉妒,赤果果的酸葡萄心理。


        

打不过都开始从人家衣着上发起鄙视了,猫绒绒到底还是那只贱贱的器灵崽子。


        

穆瑶好笑的逗着猫绒绒玩了半天,直到陆丰上来说清扫好了临渊阁也准备好了晚饭,这才施施然的下了小亭,将今日这一出掀篇略过。


        

侯府里一派悠然自在,在无尽的夜色之中享用着晚膳,但紫琼皇宫之中却通火宣明,在皇帝的御书房里紧急召开了小会。


        

“你说什么?”太宣帝震惊得一下子从龙椅上站了起来,“你说穆瑶炼出了玄元丹?”


        

底下附身的近侍点了点头,回答说,“不错,现在紫琼国内,但凡有一些实力的贵族和宗派都知晓了这一消息,忠勇侯府的穆二小姐习得了炼制玄元丹之法,且已经成功的炼出了极品玄元丹。”


        

太宣帝又是瞪大了眼睛,“极品……玄元丹?!”


        

“是!”近侍磕下头额,“奴才不敢妄言,已经跟七王爷亲自确认过,他和沐神宗几位师兄一起亲眼所见。”


        

有陆凌霄作保,这事的确是毋庸置疑的了。


        

太宣帝简直激动得手都颤动了起来,别说是极品玄元丹,就连神尊当初也不过只是给出了一颗二品玄元丹就已经惹得紫琼国上下眼红一片。


        

可谁能想到,如今穆瑶这个传闻之中又傻又蠢的丫头,居然自己炼制出了极品玄元丹来。


        

这对于他们紫琼国来说,那无一是大大的有益。


        

现今凌源大路,三大帝国,虽说他们紫琼国实力并不算弱,可若是能得一个炼丹大师,那绝对是国力大大的提升。


        

更不用说,他们还可以以丹药之名,无论是要求公开售卖,还是奇货可居,都可以对青岚和赤霄二国产生很大的影响。


        

这样算来,穆瑶就摇身一变,从以前看不上眼,随意处置的地位一下子上升到太宣帝恨不得赶紧巴结拉拢的人了。


        

对于唯利是图的人来说,你的利用价值就处决于你到底有无作用罢了。


        

现实、残酷又无情无义,可却是太宣帝的处世之道。


        

太宣帝整个人的眼眸都亮了起来,立刻对近侍下令道,“从今日起,对忠勇侯府用以最高规格的礼遇,想个法子,一定要拿到穆瑶那个小丫头的丹药和炼丹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