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一百五十六章 陆凌霄重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边太宣帝一颗心都围绕着穆瑶的玄元丹打转,但又碍于之前的种种事迹,不好拉下面子去亲近。


        

毕竟,以前还可以欺负穆瑶年纪尚小,又傻又蠢不懂事,但现在的穆瑶可跟个猴精似的,太宣帝也那不太准该如何跟穆瑶“冰释前嫌”。


        

正这个当口,陆凌霄却替他解了燃眉之急。


        

“不好了!不好了!七王爷深受重伤了!”


        

七王府里的人匆匆忙忙往宫里送来消息,满是焦急忙慌,手举无措的样子,奔到大殿上来,对太宣帝哭喊道,“皇上!大事不好,七王爷他……他腹部重伤,传医师诊断,恐怕命不久矣!”


        

太宣帝先是大惊,随后眼眸一动,面色隐隐浮现一丝暗喜,“凌霄这一伤,正是来的时候。”


        

“皇上?”七王府前来报信的人愣住了。


        

“咳咳。”太宣帝忙咳嗽两声以作掩饰,随后又露出关切威严的神色来,“凌霄乃我紫琼当之无愧的高手之一,怎么可能被人袭击成重伤不治的境地,你仔细说于朕听!”


        

“是!”来者重重点头,“近来王爷都心情不佳,不爱人在跟前伺候,专一人在房内,但每日三餐都还是准时唤了人的。可今日过了时辰了,也久不见王爷召唤,奴婢敲门询问也不得回答,再三斟酌之后才推门而进,却不想就见王爷一人倒在后院,腹部流血不止,已然昏迷过去!”


        

太宣帝微微皱眉,质疑道,“你们都没有听见有任何异样?”


        

这完全不应该,既然能够打得陆凌霄受伤,按理说动静可应该不小才对。


        

七王府的人却摇了摇头,“王爷院前一直都有人守候等待传唤,但当真一点声响也无。”


        

这就太让人奇怪了,是什么人竟然能够让大乘境中期的陆凌霄败得这么无声无息?


        

太宣帝表情严肃起来,“摆驾七王府,朕亲自去看一看凌霄。”


        

紫琼皇室大为震动,但到底因为身份尊贵,又涉及到国家数一数二的高手,消息封闭得十分严密。


        

也许有皇亲贵戚亦,或是朝野顶梁之家听闻到一丝半丝的苗头,但被排挤冷落了的忠勇侯府反正是一概不知,穆瑶整日里该吃吃该喝喝,逍遥乐哉得很。


        

沐神宗大弟子林泽慕手脚还算利落,答应穆瑶的第一个条件完成得十分迅速。


        

不过三日,他就已经将那三瓶玄元丹拍出,总共卖了整整十万两黄金。


        

除了按照穆瑶的要求,换了八千里两的金块,其他都折成了银票,但就是这样,也满满的堆满了整个侯府的前厅,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天哪!这简直就是一片黄金海洋。”桃李望着金灿灿的一片,觉得自己有生以来都没见过这么多的钱。


        

这会儿临近黄昏,天色也渐晚,但黄金发出的光亮却愣是照得一院子一点不暗。


        

穆瑶也冲着她笑,十分开怀的样子,若不是挨着有人在,她眼下又不能恢复龙身,恨不得就一跃而起抱着这一片黄金海龙腾雀跃一番。


        

她就是喜欢这样亮晶晶的东西,让林泽慕专门换了八千金块也就是为了她看着高兴,不然全兑成银票其实更加省事。


        

不过,不过九颗玄元丹既然都能拍出十万两黄金,倒是的确出乎她的预料。


        

想来也是极品丹药在凌源大陆上太久没有现世过了,炼丹大师一个个陨落之后,炼丹术都快成了绝迹之法,极品的丹药更是用掉一颗少一颗,更别提玄元丹这样的灵丹。


        

这一下出了三瓶,自然就惹来各大家世宗门疯抢,穆瑶又专门提了要求说是拍卖,价高者得,十万两的天价就由此得之了。


        

现在只怕光是她一个忠勇侯府都比得上紫琼国大半个国库了。


        

穆瑶脸上的笑意更浓,紫琼国以前嫌弃她一个落没的侯府,如今却越发的比不上,真真应了天道好轮回这一句话。


        

“桃李,你也别惊讶了,前几日你不在,今日你就拿一箱子,去将城中药圃里昂贵少见的药材都给我买一半回来,我有用。”穆瑶吩咐道。


        

桃李被自家小姐这样财大气粗的模样给吓懵了,“搬,搬一箱去买?!”


        

这怕是都能将一半药圃都给买下来,更别说只买药材了。


        

“小姑娘少见识。”猫绒绒很是淡定的开口道,“现在这几大箱都只是剩下的罢了,没来得及搬完的,头几天那个林泽慕刚送来的时候,那阵仗才叫真的被黄金晃瞎了我的眼睛。”


        

陆丰招呼着全府的人来来回回都搬了几天了,还剩下几箱子没搬完,这才放在空地上。


        

穆瑶拍了一下猫绒绒的脑袋,对桃李说,“没理它,它当时见到满是黄金的时候比你还吃惊呢。”


        

猫绒绒立刻不满意了,“我哪有!我没有!我可是见过大世面的,只是没见过主人你这样非喜欢堆满了金块的癖好而已。”


        

他可是堂堂乾坤殿的器灵,殿内多少奇珍异宝,怎么可能被一堆黄金给吓到。


        

只是他前主人向来淡泊这些身外之物,幻化的殿宇庭院也都不爱走奢靡之风,所以它才被穆瑶这样直白又粗俗的暴力操作给小小的惊讶到而已。


        

穆瑶也懒得听这只傲娇猫咪嘀咕,一手捂住它的大嘴,“好了好了,你别说话了,我跟桃李说呢,就听你只懒猫瞎扯扯。”


        

“……唔!”被捂住了嘴巴的猫绒绒动了动胡子,表示了强烈的不满。


        

李桃最爱就是看猫绒绒这个敢怒不敢言的可爱样子,伸出手摸了它两把,“小姐,近来你好像喜欢上医术药草这些,我都看你让陆管家买了不少了,还要我专门去采买一些珍稀药材回来,是要治什么病不成?”


        

穆瑶心说,她可不就是要治病,可惜一般的药可治不好她的缺魂之症,补魂丹现在也只得三颗而已,想要恢复她的小红龙身,道阻且长。


        

穆瑶笑意渐褪,又不能与外人细说,只得轻叹了一口气,“哎,的确是难治棘手的毛病。”


        

桃李正有些诧异,现在她家小姐自己当家做主,侯府内无一人敢质疑,要钱更是数不尽的钱财,足够一辈子穷奢极华,怎么突然有这样叹气烦恼的事情。


        

陆丰匆匆而来,对着穆瑶就禀告道,“小姐,皇宫里来人了,指明要见你。”


        

“见我?”


        

穆瑶一撇嘴,太宣帝之前可没少折腾过她,以至于现在她一听见皇宫就觉得没好事,“这都快大晚上了,叫我去侍寝不成?狗皇帝小九九打得太多,我才懒得去应付他,就跟他说我已经睡了,不去。”


        

陆丰听着穆瑶不忌讳的话语,有些冷汗淋淋的提醒道,“小姐,慎言,慎言。”


        

穆瑶无所谓的摆摆手,“没事,人不是还进来么?再说也最多是个宣旨太监,怕什么。”


        

话音刚落,却见太宣帝一袭明黄的便衣踏入院内,即便如此,那身上绣着的真龙也宣告着他一国之主的尊贵身份。


        

太宣帝显然是在外面等得不耐烦了,他先让管家进去通报一声也不过是想要给穆瑶一点面子,谁知道这小丫头还拿乔作势,半天不回动静。


        

于是自己干脆不等主人家就直接进来了,反正也无人敢拦他。


        

饶是如此,他一见穆瑶的面却没有一丝生气的样子,反而还笑眯眯的跟她开玩笑似的说,“穆瑶,你让朕好等啊。”


        

穆瑶一听,片刻之间就收起了玩闹嬉笑之色,淡淡一笑道,“陛下亲临,真是让我倍感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