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撮合,梦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什么霜降雨?”穆瑶活了上万年了,居然还有她没听过的东西。


        

管家满脸兴奋的说,“又要是天然之物,还要自带清凉滋补,那不就是霜降这日下的雨水么?历来也有炼丹大师爱用这种无根水佐服送药,我怎么就给忘了!”


        

“哦……你说无根水。”穆瑶反应过来,合着是经历几代人之后,把名字给变了一个,难怪她开始没听过。


        

穆瑶点了点头,“无根水的话的确也可以,虽说比不上冰泉,但特定霜降这日等来的雨水也不失为可以代替的。”


        

稍微顿了一顿,穆瑶又问道,“只是,霜降每年只有一日,也不是都能等到下雨,你们有积存的么?”


        

这也算的上是可遇不可求的特定的天然水物,细说起来也没有比冰泉容易到哪里去。


        

管家却笑眯眯的,立刻就让人去取来,接着转过来对穆瑶说,“穆二小姐放心,你说的冰泉不在紫琼国内,的确不好拿到。但是这霜降水倒是在我们七王府宝库内尚有余存,这下总算可以让王爷安心服下极品的玄元丹了。”


        

看着王府管家一副“我家里有的是奇珍异宝”的豪气模样,穆瑶眨巴了两下眼睛,可算是有了一点平日里桃李看她的感受了。


        

太嚣张了一点!


        

不过也不怪王府管家这么骄傲,他们七王府的确有这个资本。


        

哪里像她一个孤苦无依的小孤女,还是最近卖丹药资金库才装满了一些,要说以前她就只有个破烂的偏院而已,简直是要啥没啥。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想到这里,穆瑶就看陆凌霄的同情也减少了几分,反正现在就等吃下去完事了,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这么想着,也懒得再给他擦汗。


        

正准备抽回手来的时候,明明在昏迷之中的陆凌霄居然愣是一把抓住了穆瑶的手腕,不放她走。


        

这人醒了?


        

穆瑶整个人都惊了,稍稍用力拉了拉,却硬是没拉出来。


        

“瑶……瑶儿……”陆凌霄迷迷糊糊的轻声念道,手紧紧的握着穆瑶的,执在胸前不放。


        

穆瑶整个人更不好了,见状另一只手立马捂住了他的嘴,“大哥,你在玩我不成?”


        

谁知,陆凌霄却是还在昏迷,动作和言语都是发自下意识的举动,并没有给穆瑶回答。


        

行了,这人铁定是病得脑子都不好使了。


        

穆瑶鉴定完毕,用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自己的手腕给扯了出来,也不知道陆凌霄都快挂了,怎么力气还这么大。


        

她手腕脖子都红了一圈!


        

“你!”穆瑶忿忿看去,陆凌霄整个人因为手里失去了握住的手腕,眉头变得更加的紧皱起来,即便是意识尚不清醒,但都仿佛很怕丢失了手中人,脸色更显得发白了。


        

穆瑶顿了顿,到底把骂他的话吞了进去,最后只是瞪了他一眼,小声道,“看在你是无意之举,这次就算了吧!”


        

说罢,不再床前逗留,将手中的瓷瓶递给了管家,再嘱咐了他几句。


        

一个仆从捧着个小水壶跑进来,穆瑶没再动手,全然让管家将玄元丹给陆凌霄喂了下去。


        

不消片刻,陆凌霄肉眼可见的恢复了些血色,不再苍白得吓人了,裸露在外的那处炎玄掌伤口也终于没有再流血,渐渐的也止住了伤口,隐约的白色火焰总算灭了下去。


        

穆瑶仔细看了一番,点了点头,拍拍衣袖,然后对管家说,“行了,我任务完成,也该功成身退。你可记住事先答应了我的条件,不要给他说我来过了,免得再给我添麻烦。”


        

管家可是将刚才他家王爷情动之下的举动都看得一清二楚,忍不住劝穆瑶道,“穆二小姐,您既然愿意连夜为我家王爷炼丹,又一早亲自送来,为何不等王爷醒来再走?否则,您的期愿岂不是都不能达成么?”


        

老管家一厢情愿的认定了穆瑶是爱惨了他家王爷的,不然世间哪个女子会甘愿付出这样多的心血来救一个不爱的人?


        

谁知,穆瑶还真的一点多余的感情都没有,当即就反问道,“我什么期愿?我就是来送个药,确定他不会这么白白死了就行了。”


        

这下确定完事之后,还想拉着她等陆凌霄醒了才放她回去,是不是太不道德了一点,她可是一天一夜都还没睡觉呢!


        

眼下好不容易解决完,穆瑶当然是巴不得马上躺上她软乎乎的软塌,让陆丰挂上她喜欢的夜明珠,一觉睡个昏天黑地来。


        

“这……穆二小姐多等片刻有何妨?王爷马上就要醒过来了。”反正听说她一晚上都熬过来了,难道还在临醒之前,难为情么?


        

老管家犹自没放弃,心心念念的想为自家王爷挽留下穆瑶。


        

虽说以前他也不太看得上这个忠勇侯府的二小姐,觉得王爷岔了眼了,但是如今这个穆二小姐既然习了难得珍稀的炼丹之术,那身价自然不同,又亲自救回了王爷,那他也就认可了穆瑶了。


        

不过,老管家在这边情意绵绵的撮合,穆瑶却很是不太耐烦。


        

她熬了个通宵为陆凌霄炼丹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这老管家怎么还非要拉着她守着陆凌霄醒过来,没看见她眼下的黑眼圈都快掉在地上去了么?


        

穆瑶心下事了,也没多大的耐心跟这个老头多逼逼,一甩袖子就往外走,反正他又拦不住她,“等什么等,你自个儿等吧,我是不等了。”


        

说罢,穆瑶就腿一迈迈了出来,环顾了一圈,扬声道,“猫绒绒,猫绒绒,哪儿去了,赶紧出来。”


        

她可赶着回去补觉。


        

猫绒绒听着主人的喊声,几个跃起就从墙头上现了身,“主人你可算忙完了,我都快在树上睡了一觉了。”


        

它倒是安逸,能够在树上窝着睡一觉,穆瑶觉得自己再熬一会,只怕也能找个角落窝着呼呼大睡了。


        

于是赶紧招呼着猫绒绒,“真当自己是只野猫了,还在树上睡觉。走了,我们回家去睡。”


        

猫绒绒一听,脚步都轻盈了许多,一下子跃到穆瑶肩上,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穆瑶也不由自主的跟着打了个哈欠,刚爬上马车,却见王府门口又停了一辆马车来。


        

“这小白脸门前来人不少啊,又来一个漂亮姑娘。”猫绒绒懒洋洋的趴着说。


        

话音刚落,就见一个身着纯白飘逸长裙的女子从车上下来,见着忠勇侯府的人还愣了一下,抬头朝车内望过来。


        

穆瑶一眼就认出来那人是之前当街拦过她的白玲,这姑娘清清雅雅的,不像陆嫣黎那么咋呼和骄横,就是拦下她的时候也都好声好气的说话。


        

穆瑶对她有几分好感,于是在疲惫之中还扯了个笑给她,随即实在压不住席卷而来的困意,放下车帘,让人回府了。


        

车里猫绒绒却一改刚才懒洋洋的状态,踩着穆瑶就喊道,“主人,你有没有搞错,你还对漂亮姑娘笑?”


        

难不成他家这个新主人是个男女通杀的主?


        

那他前主人可怎么办,才排除陆凌霄那个不自量力的小白脸,又冒出来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它现在只是一个橘猫而已,快要替前主人抵挡不住了!


        

穆瑶眼皮都没抬一下,随手挥开猫绒绒,“人家好看,我冲人家笑一下怎么了?犯法了,你这只肥猫真是好不讲道理。”


        

他们龙族本来就喜欢好看的事物,她又是一条小红龙,以前就爱跟女孩子玩耍。


        

要不是陆嫣黎那个性子实在不讨喜,她哪里还会跟陆凌霄当朋友,肯定就跟香香甜甜的女孩子玩去了。


        

不过,猫绒绒却不能明白这种雌性的偏好,只能目瞪口呆的望着穆瑶发愁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