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命定如此,乐得逍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穆瑶看见陆凌霄一副病容都还浓情脉脉的看着自己,顿时一阵好不自在。


        

她就算之前对他也至多不过是朋友之谊,更别说这番深情得快要溺死人的感情。


        

难不成他以为自己这次出手相救是对他有意?


        

“你不要多想,我救你也不过只是不想你这样轻易就死了。”穆瑶忙正了正身子,解释道。


        

就算他老是不信她,还曾出手伤过她,可说到底,陆凌霄本质不坏。


        

陆凌霄淡淡一笑,却看起来有些惨淡,“我知道。我病好之后,你从未现身哪怕一次,我就已经知道了你的意思。”


        

否则,她又怎么会避嫌避得这么彻底,徒留白玲在七王府上。


        

陆凌霄说得黯然又惆怅,穆瑶抿了抿嘴,带着一丝天真的残忍道,“你王府上那么多下人,而且多得是人上赶着去,又不缺我一个照顾的,我现身干嘛?”


        

当日她刚走,就瞧见了白玲匆匆上门的,难不成温柔如白玲都还没能让陆凌霄满足的么?


        

穆瑶灵气的眼眸无邪又无辜的眨了眨,觉得有些尴尬又冷场,端起水杯喝了一口。


        

结果,穆瑶不提白玲还好,一提陆凌霄从一滩死水中扬起最后一股勇气来,朝穆瑶问道,“你知道白玲在我府上照料我?这样也不愿意来看看,任由别的女子接近我么?”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穆瑶听得拿杯子的手一楞,轻轻摇了摇头,“七王爷,难道你忘了那个朔宗大师说我的话?我可是个克夫克子,命犯孤星的,自然有自知之明。”


        

虽说她堂堂一条小红龙才不会任由一个凡人点评的两句话影响自己,不过如果这能帮她抵挡抵挡不必要的桃花,穆瑶还是愿意说一说的。


        

此话一出,陆凌霄仿佛才恍然大悟一般,看向穆瑶的眼神之中又夹杂了一丝丝心疼和理解,“原来你是为这个才不拒绝我的。”


        

“额……倒也——”穆瑶刚想答话,就被陆凌霄抬手止住了。


        

他面色恢复了些许神采,“我明白了。朔宗大师的确有断相的本事,你因为这个缘由屡屡拒绝我也是情理之中。我虽然也曾说过不介意,可料想你一介女子定是难以释怀的。况且我又是紫琼国王爷,即便有情意在,恐怕也难敌周遭的阻碍,怪不得你会如此了。”


        

他一改之前病怏怏的半天吐不出几个字,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大堆,穆瑶只得目瞪口呆。


        

现今还有这样能够自说自话,自我圆通了解释安抚自己的,也是个人物了。


        

“怎么,瑶儿?”陆凌霄中途还不忘问一句,他说得不对?


        

穆瑶忙摆摆手,放下水杯就连连点头称是,“你说得没错!我的确深知自己命定如此,不想牵连旁人,一生独身也乐得自在逍遥,你也就别老想着我了,该多把目光放在眼前人身上去。”


        

穆瑶遥想起那位当街拦下她的白衣清雅的女子,脸上笑了笑。


        

以她看来,白玲和陆凌霄相配也是很好的,那么娇滴滴温柔似水的女孩,连她都喜欢得很,怎么陆凌霄老不理人家,真是不解风情!


        

陆凌霄原本讲了半天的口顿时停住了,但瞧着穆瑶一副笑颜如花,真诚劝解自己的模样,满肚子的话语生生堵在喉咙。


        

流水有意,穆瑶这朵娇花却偏偏无情,此间哽咽,到底难名。


        

两人说开了,主要是穆瑶再次明确的表示了自己的态度之后,也没再多话,陆凌霄又拖着一身病体,神色复杂又黯然的上了马车。


        

“那你就多保重身体,我也不去多看你了。”穆瑶站在门口,带着笑朝他挥了挥手。


        

陆凌霄极轻极轻的点了点头,“好。”


        

胸口骤然一阵发疼,他一道捂住,一道回首再看穆瑶一眼。


        

见一袭嫩黄衣裙的穆瑶妍笑嫣然,肤白粉嫩,正是少女最娇艳灵气的时候,仿佛她一笑,全天下的盎然春意都降临一般。


        

不怪自己会动心,而是只怕穆瑶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她满身散发的吸引有多大的魅力和动人。


        

陆凌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低头进了马车,但最后还是按捺不住,掀开车帘再去看她。


        

忠勇侯府的大门正缓缓关闭,穆瑶亭亭玉立站在其中,独身一人在前,身后跟着的不过一个丫鬟,一个管家,身旁却空空如也。


        

陆凌霄好不容易恢复平静了的心口骤然又隐隐生疼起来,这样好的一个女子,当真就要应了朔宗大师的话,孤独终老,一生独身么?


        

陆凌霄为此担忧不已,当事人穆瑶却显得有些没心没肺没当一回事,正如她自己所说,她根本就乐得自在逍遥。


        

穆瑶在家里,闲了就吃喝屯宝,有空再去炼制几颗极品丹药。


        

府上有桃李准备好吃的膳食,还有陆丰管家尽心尽职,她就负责跟猫绒绒玩玩闹闹,小日子简直不要太快活。


        

谁要管有没有男人在旁边?她才不稀罕呢。


        

她可是现今唯一一条小红龙,能跟她与之相当的龙族都不知道还存不存在,反正她目前为止是一个同类都没遇上。


        

除了,那个荒山上的龙蛇小崽崽。


        

穆瑶又想起小白来,那小崽崽勉勉强强也算是她龙族的成员,就除了穆瑶自己以外,唯一跟龙族沾了点边的崽崽了。


        

也不知小白这个小崽子怎么样了?等她再稍微安顿一阵,若真的想小白得厉害,她大可以再去天堑之地找他。


        

反正她行事随心随性,既然紫琼这边无事,自然可以想走就走。


        

可惜,穆瑶想得一出计划,还没来得及实行,就被太宣帝和那个说她天煞孤星的朔宗大师给打断了。


        

前一日才把陆凌霄送走,第二日太宣帝就宣旨要亲自莅临忠勇侯府,给予穆瑶这位新封侯殊荣不可谓不大。


        

全府上下,每个人都是喜气洋洋,桃李就差把穆瑶装扮得比姑娘家成亲都还要隆重,满脑袋都戴满了珠钗发簪,生怕怠慢了皇帝陛下。


        

而且甚至连猫绒绒一只肥猫都没有放过,除了叮嘱它别乱开口讲话吓人,也把猫绒绒给洗了个澡,让府中的裁缝给它做了件粉橘裙子,活生生一只靓丽肥硕的大脸猫。


        

“干什么给我穿粉的啊!我可是个男的!”猫绒绒一边抗拒抵抗,一边想要逃跑。


        

桃李双手把它牢牢按住,往里套着,“粉的多好看,正好和小姐的裙子相搭,衬得你都没有那么胖了。”


        

穆瑶也在一旁幸灾乐祸,笑得一头的流苏晃个不停,“哈哈哈哈,就给它穿这身!不许跑,没想到小猫穿上衣服还挺好看,早知之前给亮闪闪也做件来玩了。”


        

“我的小姐,这是穿来好玩的么?这是穿着去迎接陛下的!”桃李回头说她,“说陛下一个时辰之后便到,可没时间再玩,你没把裙子坐皱了,赶紧去擦粉画眉!”


        

这下又轮到猫绒绒来笑穆瑶了,“哈哈哈!主人不会是要把整张脸都扑成个面粉白吧!”


        

穆瑶顺手揉了它一脸,义正言辞的拒绝桃李,“我不要!我看那个粉盒能有三尺厚,我才不要弄得满脸都是。”


        

“再说陛下来就来了,作这么大阵仗干嘛,显得咱们侯府好没底气似的,一来就输了,那可不行。”穆瑶扬了扬头,不以为然道。


        

现在她身怀炼丹之术,是太宣帝上赶着求着她,而不是她巴巴的去巴结才对。


        

桃李向来说不过她,张大了嘴巴顿在一旁,这时陆丰快步走进来,头上冒汗,通报道,“小姐!前头迎接的人来报,说是陛下此趟是和朔宗大师一同莅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