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朔宗大师也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朔宗也一起来?”穆瑶一下子站起身来。


        

这位朔宗大师就是那个一言断相说她是个克夫克子,命犯孤星的人,但穆瑶不知为何,倒没有太反感这个人,反而觉得和他相处还算愉快。


        

只是没想到,这样一个空然于世,冷言冷语的人居然和太宣帝那只老狐狸一道来,实在有些出乎穆瑶的意料。


        

“不止于此,前头去迎的人说还看见了……七王爷和公主的轿子。”陆丰说着,看了穆瑶一眼。


        

不想,穆瑶对于陆凌霄和嫣黎要来倒没有大感意外,只是顿了顿,对陆丰吩咐道,“既然要来这么多人,那你就去相应准备去吧,一会儿我就出去迎人。”


        

穆瑶虽然平日里行事随意而为,但在大事上面从来都不曾掉过链子,于是陆丰也稳了稳气,应声下去赶紧准备去了。


        

没一会儿,就听得忠勇侯府前面一条大街都喧闹漫天,人声鼎沸。


        

除了皇家的马车轿鸾,相随的宫女太监,光是一路护送的御前侍卫都站了一长溜,更不用说周围听闻皇帝陛下和朔宗大师要来的围观百姓,简直快把一条四道大街都堵得水泄不通。


        

站在门口等着接人的穆瑶觉得自己这么久以来就没见过这般人山人海。


        

怪不得眼下凌源大陆上,龙族快绝迹,人族竟然将妖族都压在下面,一族独大,光是数量都绝对有毋庸置疑的优势所在。


        

“陛下到——朔宗大师到——”前头的太监总管哑着个嗓子高喊起来。


        

“七王爷到——公主到——”


        

“恭迎吾皇,恭迎大师、王爷、公主殿下!”周围众人齐齐高呼跪下。


        

穆瑶看了一圈,也像模像样的垂下首,还没等她跪下去,就听得太宣帝笑得和蔼道,“穆瑶无须多礼,快起来随朕入内吧。”


        

既然这老狐狸想要给予她礼遇,免了她跪,穆瑶自然不跪,接受的理所当然,抬头一笑就说,“多谢陛下。”


        

当即就起身走在太宣帝右侧,与那朔宗大师并排起来。


        

跟在后面的陆嫣黎立刻愤愤嘀咕道,“七王叔你看,这个穆瑶真是不懂规矩!父皇好心免她礼,她居然就这么应下了,连声推辞都没有,真当自己能跟朔宗大师比肩不成!”


        

从朔宗命号能排在陆凌霄前面,就足以可见这位飘渺无定的出世大师地位尊贵,即便上有神尊大人在,这位朔宗也称得一席之地,可见在世人眼中他的殊荣。


        

穆瑶一个名声才刚刚从蠢笨无足轻重的穆府孤女转变,而且前头还身有通缉疑闻,不过近几日才因为习得了炼丹之术才被太宣帝礼遇,根基还太浅,自然不被陆嫣黎看在眼里。


        

“真是小家子气,一点都上部得台面!就算父皇看重,也不过就是个没爹没妈的破烂女罢了!”陆嫣黎呸了一声。


        

陆凌霄立刻就低声喝住她,“嫣黎,慎言!你一个姑娘家张口闭口就是辱骂言语,成何体统!”


        

陆嫣黎一楞,难以置信的看着一向最疼爱自己的七王叔,泪花一下子就涌了上来,“七王叔,你因为穆瑶这个女人说我?你不疼嫣儿了么?”


        

到底还是自己从小关爱到大的孩子,陆凌霄最见不得她哭,轻叹一声,再叮嘱她道,“今日是随皇兄前来祝贺,你本不该如此,多多注意自己的言行。”


        

最后柔声再说了一句,“再则,瑶儿也并非你说的那样,不可如此了。”


        

陆凌霄虽然看似不再责骂陆嫣黎了,但言语之中,多是维护穆瑶的模样。


        

女子本就敏感心细,嫉妒的怒火冉冉而起,陆嫣黎抿紧了嘴唇,表面乖巧应了下来,一双眼眸却掺了毒似的看向前头的穆瑶。


        

她一定要让这个女人露出无耻下贱的一面,好让她的七王叔醒悟过来,绝不会再为这个女人说一句好话!


        

穆瑶正在前头跟太宣帝说话,冷不丁的觉得背后一冷,回头一看,没看见陆嫣黎,却正撞上陆凌霄投来的深深目光。


        

赶紧又转了回来,立刻就被身边两个心细如发的男人发觉。


        

“穆瑶怎么了?是今日朕前来庆贺让你觉得不适?”太宣帝看似关切,实则质问道。


        

穆瑶回了回神,当即微微一笑,答道,“自然不是,陛下能来,是为府上添光,旁的人求得求不得,我又怎么会不喜。”


        

太宣帝很满意的点了点头,不想穆瑶紧接着又说,“不过,只是没想到陛下会和朔宗大师,还有王爷公主一道来,一下子来了这么多贵人,真是太看得起我了。”


        

穆瑶场面话说得也是一套一套的,朔宗微微有些惊讶的神色,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却没接话。


        

最后还是太宣帝解释道,“凌霄嫣黎倒是不奇怪,朔宗大师却是意外之喜。”


        

“大师近日本就受我相请来紫琼国小住几日,不想穆瑶你和大师还有几分缘分。大师一听朕新封侯之人乃是你,便也提了一句一同前来庆贺。”


        

太宣帝一双深沉眼眸落在穆瑶身上,似笑非笑道,“穆瑶,你的面子可快比朕要大了,连大师都肯赏光。”


        

又来点她,跟老狐狸说话就是麻烦!


        

穆瑶扯嘴笑了笑,四两拨千斤的淡然回道,“当然比不过陛下,都是沾的陛下的光。”


        

“先入座吧。”一旁静默旁观了许久的朔宗淡淡开口道。


        

穆瑶早就烦腻了和太宣帝打太极,这会儿得了朔宗大师的口,忙不迭的就招呼道,“没错,陆丰摆桌请陛下入座。”


        

这下太宣帝这肯罢休,背了手坐上了主位去。


        

因为是穆瑶的主场,又是祝贺她新得侯位,她自然落座次座,就在太宣帝右侧身旁。


        

朔宗大师落座左侧位,顺着往下才是陆凌霄,陆嫣黎。


        

“怎么不见三皇子?”穆瑶看了一圈,确实没看见陆睿轩,随口好奇问了一句。


        

底下的陆嫣黎立刻就嗤笑道,“我三皇兄肯定不来你这儿,你几次三番害他,更是害的他妻子雨霏姐姐没了命,怎么可能还会来祝贺你!”


        

“嫣儿!”陆凌霄立刻冲她低声叫道,“我刚才所说,你都没听进去?”


        

“嫣儿……”太宣帝也佯装生气,轻轻训了一句,但却没有多得惩罚,还不如陆凌霄的教诲来得真诚。


        

今日他专程没带陆睿轩,而带上陆嫣黎,就是为了这个。


        

谁人不知紫琼国陆嫣黎是最受宠爱的小公主,说话从没忌讳。


        

今日太宣帝来为穆瑶庆贺,一则是真的有心想要拉拢,但介于如今穆瑶的性子与从前大不相同,少不了在给甜头的同时还要敲打敲打。


        

而陆嫣黎无疑是最好替他出面敲打穆瑶的人选了。


        

结果,穆瑶从来就没将这个人族小公主放在眼里过,随她自言自语说了一通,穆瑶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她。


        

穆瑶神色淡然的浅浅一笑,转过头就对朔宗大师随口闲聊道,“大师,我府上管家今日都备的是些荤菜,不知你是否有忌口或者素食的习惯,我好让陆丰去准备。”


        

朔宗哪里能不知道这小丫头的心思,但也没有戳破她,只是微微点头,“不必劳烦。”


        

“那便好,那就开席吧。”穆瑶身为主家,宣布道。


        

“等等!”


        

“不急!”


        

两个声音一齐响起,却是来自一对父女,太宣帝和陆嫣黎。


        

这就有点意思了,穆瑶来了点兴趣,目光看向这父女二人。


        

席间另外二人也朝他们看去,陆嫣黎还是太年轻了一些,情急之下喊了一句,却压根没想好借口,只得支支吾吾道,“额……我……”


        

“是朕还准备了礼物,嫣儿提醒朕了。”


        

太宣帝帮着自己女儿解围,顺道说出自己心中所想道,“穆瑶,你且上来,朕为了你封侯大礼可算是费了不少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