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一百六十六章 迷情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太宣帝这只老狐狸还给自己送礼?


        

穆瑶不用脑袋想都知道这此中一准没啥好事。


        

但众目睽睽之下,皇帝召见上前,直言拒绝多少有点太不给他面子。


        

穆瑶淡淡一笑,从容起了身,行至太宣帝面前,客客气气的道,“陛下封侯就已经是最大的嘉奖,再赏赐东西,穆瑶就断不敢要了。”


        

“你救了朕的兄弟,紫琼国当朝王爷的性命,封侯是应得的。”太宣帝笑眯眯的,“更别提穆瑶你还寻的几近绝代了的炼丹之术,朕对于优异能人,从来都不吝啬于赏赐的。”


        

说这么多冠冕堂皇的话,也就最后一句才说到点子上。


        

他就是因为自己习得了炼丹术罢了,否则哪里会突然一改态度,高看礼遇一个无用的孤女。


        

这个皇帝小儿,也太功利了一点!


        

穆瑶默默腹诽了两句,面上也懒得再多跟他打太极,浅笑道,“陛下如此盛情,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额……。她这就收下了?”陆嫣黎呆了呆,有些意外。


        

别说陆嫣黎等人感到意外,就连太宣帝原本准备好的话语也被穆瑶这反应卡在了喉咙里。


        

照常理,这般来回的推辞都要你来我往个两三趟,最后才假惺惺的收下。


        

没想到穆瑶倒好,太宣帝刚说了一句,她就点头了,这节奏愣是让在场众人都有些措手不及,真倒是穆家二小姐不按常理出牌。


        

席间唯一淡定就座的就只有朔宗大师一人,神色一丝都无意外惊讶的,仿佛先天就知道穆瑶是这么个喜好珍宝、懒得多打太极的性子。


        

一桌子人都个个面带诧色又极力掩饰的样子,就朔宗从容自若在此间,反倒是勾起了穆瑶的几分好奇,投过目光,仔细看他。


        

竟然发觉这个白衣飘飘的男子,嘴角勾起一抹极浅极浅的笑意,好似早知穆瑶是个这样清奇的女子一般。


        

穆瑶微微挑了挑眉,分了分神,干脆走向朔宗大师这边来,问道,“大师,陛下赐我厚礼,你说我该不该接?”


        

“……。”朔宗嘴角的笑意一顿,立即就消散了去。


        

你不是在看我笑话么?我就拉你也入坑来!


        

穆瑶好整以暇的瞧着他等回答。


        

太宣帝原本看穆瑶这般不懂规矩,想要压一压她的气焰,不想这女人冷不丁又找向朔宗大师,眼睛微闪,也跟着话头,朝朔宗笑问道,“还听大师妙言。”


        

这下子朔宗被逼上梁山,墨黑的眼眸轻轻督了穆瑶一眼,这才看向太宣帝道,“帝王之心善在宽广海纳,爱戴臣子百姓,礼厚能人才将,于家于国,才是善缘。”


        

这话粗看实在夸太宣帝,但细想下来却更像是敲打。


        

要他这个身为帝王之人,对无论是寻常百姓朝臣,还是能人庸人都要以一颗海纳百川的宽广之心去爱戴子民,而不是出于自己的私心去做事。


        

狡诈如老狐狸一般的太宣帝当即一听就听出来了,笑了笑没再接朔宗大师的话,只道,“大师高知高见,朕记下了。”


        

接着顺势对身后的太监招了招手,转过来对穆瑶说,“朕听说你喜爱珍宝发出的光彩,特意命人去临海边寻来了这一盒七彩珍珠,相比你一定会喜欢的。”


        

太监捧来一个精巧金边的檀木小盒子,在穆瑶跟前打开一看,还未看清颗颗珍珠,就被折射的五彩绚烂的彩熠给闪了眼睛。


        

“七彩珠!”穆瑶一下子来了精神,也不管站在旁边的朔宗了,满眼都落在了那一小盒子珍珠上面。


        

太宣帝有些得意的笑了笑,“不错,就是七彩珠。”


        

她小时候就老喜欢去海边捡这种会闪着七彩光辉的珍珠玩,记得在上万年前这种珍珠都还多得是。


        

可惜,过了这么久之后再醒来,穆瑶得了金银准备装潢府上的时候,让陆丰去寻却寻了许久都不得见,说是这种珍珠已经濒临绝迹,连进贡给皇宫里都是罕见物件,民间私下早就禁止流通了。


        

没想到,这一回太宣帝直接送了自己一整盒!


        

这下真的是送到了穆瑶的心坎上,真心对太宣帝道了个谢说,“多谢陛下,的确让陛下费心了。”


        

“陆丰,将东西收起来吧。”


        

穆瑶虽然看起来挺高兴的,但分寸却愣是一点没缺失,还是对太宣帝这番殷勤表现得并没有特别的应和,只是淡淡的对待。


        

一路下来,太宣帝也算是明白了穆瑶的意思,不再过分的献殷勤来讨好。


        

反倒是朔宗感到小小的意外,抬眼看了穆瑶一样。


        

这丫头明明十分欢喜,难得居然还能藏得起来,压得住场子,对她又有了一层新的认知来。


        

费了这么一会儿工夫之后,穆瑶才转过身,准备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府内为了迎接皇帝亲临,架势摆得特别大,光是席面都有三尺宽,穆瑶从左侧走向右侧,又不能再像刚才上前接礼的时候,从皇帝坐得首位直接上前过去,需得席尾绕回去。


        

这样一个绕道,迎面就撞上了陆嫣黎。


        

“哎哟,你走路不长眼睛啊!敢顶撞本公主!”陆嫣黎被撞得退了两步,头还没抬起来就直接开骂道。


        

穆瑶扬了扬下巴,却犀利反问道,“你不好好坐在左侧席位上,怎的跑到我那边去了?”


        

陆嫣黎刚刚还嚣张的神色立刻就慌乱了起来,眼神也心虚的垂了下来,“我……。我只是去找我七王叔聊两句而已!谁去你位置上去了!你少冤枉我!”


        

这根本就是不打自招了。


        

穆瑶轻笑了一声,懒得再搭理她,直接错身略过,回自己位置上坐下。


        

陆嫣黎最看不惯穆瑶的就是这一点,仿佛她从来都没有将自己作为过对手一样,压根就没看得上自己过!


        

可她,堂堂紫琼国的小公主!


        

人人都是将她视为最亮眼出色的那一个,穆瑶胆敢抢夺她的光彩,打压原本属于她的目光,甚至引得陆凌霄为她讲话说情,那必须得为此付出代价!


        

陆嫣黎藏在袖子里的手掌里,狠狠的捏了捏已经空空如也的小瓷瓶,嘴角发出了一阵阴冷的笑意来。


        

七王叔不是老是说她言语粗鄙,骂起人来不像个大国公主,定然就是穆瑶这个女人老是在七王叔面前装模作样。


        

她不过只是一个无父无母的破烂女出身,能有多金贵高雅,今日本公主就要让在场所有人的看看,穆瑶这个人本质就是个低贱无耻的yin娃荡妇。


        

陆嫣黎微微低头,看了一眼小瓷瓶上贴着的“迷情散”三个字,阴毒一笑。


        

这种迷情散,最是无色无味,难以察觉,只需沾那么一点,就足以激发出内心的燥热出来。


        

陆嫣黎回到位置上,乖巧坐定,一副坐等看好戏的样子。


        

她今日就要看看,穆瑶是如何在众目睽睽之下放浪出丑!


        

朔宗坐在次坐之上,于下面的一切都一目了然,但见穆瑶向来是个鬼精灵的,倒也没为她担心几分,想来这丫头也不可能会中招的。


        

于是,客客气气的被太宣帝拉住边吃边闲谈了。


        

上席和谐一片,下面却各自小心思不断。


        

“小姐,可需要给您重新上一份食肴?”桃李瞧着因为时间耽搁过长,都快没冒热气的食物,建议道,“免得您吃了身体不舒服。”


        

坐在远处的陆凌霄可算等回来了穆瑶,早就长着耳朵关注这边,一听也劝穆瑶道,“瑶儿,冷食的确不佳,换一餐也好。”


        

原本只是件席间的小事儿,却不想引来太宣帝的关注,“怎么?穆瑶今日为朕准备的食物并不合你的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