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并非一意,何必强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唔,你们吵什么……”穆瑶眼眸半睁半合着,即使意识不清醒也被闹得脑仁疼。


        

太宣帝是见过多少风浪之人,一眼便看出来穆瑶状态绝对不是嫣黎说得醉酒……反倒像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又想到之前嫣黎和穆瑶之前的事,还能有什么不明白?


        

心中隐隐隐隐有些不悦和担心,他这次来可是来拉拢穆瑶的,嫣黎做出这样的事,不是给他添麻烦吗?


        

可陆嫣黎再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女儿。


        

太宣帝眸子眯了眯,道:“穆瑶既然不胜酒力,先让人扶她下去好好休息休息。”先将人带下去,让嫣黎将解药拿出来,这事便神不知鬼不觉的过去了。


        

太宣帝如此说,周围人自然不敢再议论什么。


        

只是低着头拿眼偷看赖在朔宗大师身上的穆瑶。


        

只有陆嫣黎依旧心有不甘:“父皇!这哪里是什么醉酒?明明是穆瑶这小贱人想了多时、现在喝了点酒暴露出来了!哼,早就看出她不是个好的,大庭广众之下和人搂搂抱抱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她话说的刻薄,声音又大,恨不得让穆瑶再在殿上多待一会儿,等到药力发挥到后面,说不定那小贱人还会把持不住,当众脱衣卸裙!一想到这,她眼中露出一抹得意和阴狠。


        

只是还不等她话落,一道冷淡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够了!”


        

陆嫣黎一怔,抬眸看向朔宗大师。


        

只见清风朗月般的男人却只是低头看着扒在自己身上的少女,眸子之中冷冷淡淡,说出的话也似乎是对穆瑶说的,可不知为何,陆嫣黎却觉得是说给自己的!


        

脸色当即有些羞恼,张口还要说什么,却被太宣帝冷声打断。


        

“好了,注意自己的身份体统!”太宣帝隐隐的目光看了陆嫣黎一眼,而后看向朔宗大师:“大师,还劳烦你将穆瑶送去休息,小丫头想来是不胜酒力喝醉了,朕这就让太医为她开点醒酒的方子。”


        

陆嫣黎咬了咬唇,到底没有再说什么。


        

虽然没能看见穆瑶脱衣出丑,但是她敢主动对着朔宗大师贴上去,明天也足以沦为众人的笑料,这下,那小贱人的名声算是彻底臭了。而七王叔也会……


        

“大师稍慢!”


        

陆凌霄的声音传来,陆嫣黎身体一僵。


        

陆凌霄却已经大步走到朔宗大师面前:“大师,本王代瑶儿的醉酒之举向您道歉,另外,还请您将穆瑶交给本王,本王与她熟悉,就不劳烦大师了。”


        

陆凌霄说着,伸出手,就要去从朔宗身上接过八爪鱼似的人儿。


        

可穆瑶却连眼皮子都没看向他,不仅如此,感受到他双手的靠近,反而转身将朔宗大师抱得更紧……


        

“走开……走开……好热啊……不要碰我!我要冰!这里好冰,让我抱一抱……”


        

“……”


        

陆凌霄脸色僵了僵,“乖……瑶儿,我今日也饮了一些酒,所以手掌有些发热,不过我这就带你回房,到了房里便不热了。”


        

陆凌霄一双眸子看向穆瑶,穆瑶却根本不理会。


        

陆嫣黎看得清楚,一双藏在衣袖下的手渐渐攥起,眼底划过一抹阴冷之色。


        

为什么……那小贱人有什么好?她都对别的男人投怀送抱了,为什么七王叔还是这么在乎她?!


        

这边,穆瑶却根本不理会陆凌霄的话,双手紧紧扒着朔宗大师,因为觉得姿势不舒服,甚至还在他怀里拱了拱……


        

“……”朔宗整个身体蓦然顿了一下,眼眸深邃,却没将小丫头扔下去。


        

“瑶儿,乖,别闹了,到我这里来……”陆凌霄咬咬牙,见穆瑶根本不理会他,只得将目光看向朔宗大师:“大师,劳烦您先将瑶儿放下来!”


        

穆瑶没意识,他这个清醒之人总能做点什么,以朔宗大师的身份,自然不会喜欢一个人赖在自己身上。


        

可他却低估了穆瑶对冰块的执着……朔宗只是微微一动,穆瑶便一个劲儿的往他身上蹭……


        

朔宗虽然自制力好,但也耐不住小丫头这么造作,当下脸色黑了黑,低头看向身上扒着的小丫头:“穆瑶,松手!”


        

“不!我不!”


        

穆瑶却一脸不愿的摇了摇头。


        

朔宗:“……”


        

“啊……你身上好像更凉快。”穆瑶无意之下不小心碰到了朔宗的肌肤,这下一贴上更是不放手了,小手还顺着那凉意往里摸去……


        

朔宗:“……”


        

眼看穆瑶因为药物发作到后期,行为有些难以自控,朔宗当机立断,扬手一挥,朝着穆瑶的后脖颈劈下……


        

“朔宗大师!”陆凌霄眸子倏然瞪大。


        

下一瞬,便见穆瑶作乱的动作一瞬间就失了力道,整个人软塌塌倒在朔宗怀中……


        

“瑶儿!瑶儿你没事吧!”陆凌霄立刻上前,目光看向朔宗带着隐忍的怒意:“大师!你为何要伤人?瑶儿不过是醉酒罢了……”


        

“醉酒?”朔宗不咸不淡地说出这两个字,陆凌霄浑身一僵。


        

怎么可能是醉酒?


        

陆凌霄是自幼聪明之人,怎么可能看不出穆瑶是中了什么算计……可是、那毕竟是他皇兄的女儿,也是他从小疼宠的侄女,下意识便不愿让人知道,才顺着太宣帝的话说是醉酒。


        

可穆瑶……到底不是醉酒。


        

陆凌霄心中明白,可这话却不能当众说出来。


        

他还未回过神,便看到面前的人将穆瑶抱了起来,双眸倏然睁大,身边之人却已经从他面前擦身而过……


        

周围顿时传来嗡嗡地议论声!


        

“这……这还是飘然于世,高处不胜寒的朔宗大师么!”


        

“朔宗大师怎么把穆二小姐抱起来了,这……这怎么可能?以前我可是知道有个什么小姐为了靠近朔宗大师假装跌倒,只是还没跌倒碰到朔宗大师的衣角便被朔宗大师挥袖扔了出去……”


        

“原来那些传闻都是假的?朔宗大师其实还是有七情六欲的不成?”


        

片刻间,所有人都又是震惊又是颠覆,忍不住小声与身边之人开始议论起来。


        

陆凌霄听着那些议论,脸色越来越难看……脚下微微一动,瞬间紧跟二人而去……


        

朔宗不知是习得什么术法,脚下动作不大,可速度却是极快,等陆凌霄追上去的时候,他已经将人交给了匆匆赶来的桃李等人。


        

陆凌霄听着桃李让人将穆瑶送进闺房,心下稍稍安了安,再抬头,看向朔宗的时候,就带了几分隐隐的不满,“朔宗大师脚程好快,怪不得要抢在我前将瑶儿送回房中了,确是我不能相比的。”


        

朔宗随手理了一下衣摆,眼眸冷淡,“七王爷可是看上这小丫头了?别忘了,她可是克夫克子的命格。”


        

陆凌霄一愣,眸子动了动,却是道:“那又如何?”


        

朔宗略勾了勾嘴角,淡定道,“不如何,只是王爷大道难行,若是对这小丫头起了心思,怕是将来更是遥遥无望。”


        

陆凌霄一僵。


        

却听朔宗大师继续道:“另外,这小丫头对王爷没什么心思,王爷,还是不要强求。”


        

“……”陆凌霄深吸一口气,拱手道:“多谢大师提醒,只是我跟瑶儿之间到底如何,是我与她之间的事情,便不劳烦大师费心了!”


        

朔宗这次终于抬眼看了陆凌霄一眼,唇角微微勾了勾,无端多出一抹嘲讽:


        

“王爷说得对,这是你与她二人之间的事,只是,王爷并护不住她,也并非一意护她,何必强求她?缘分浅淡,何必纠缠。”


        

他一眼便看出陆凌霄的心思,只是这人,明明对小丫头有意,却还要维护伤害她的人,当真可笑。


        

听到朔宗的话,陆凌霄顿时像是被当头打了一棒。


        

面上犹自强硬:“朔宗大师这次是看错了,我喜欢她,自然会一心一意护着她,我的心思,便不劳大师费心了!”


        

“是吗?”朔宗看了他一眼,不再理会,转身离去。


        

陆凌霄看着他离去的身影,瞳孔微微一缩,一双放在袖下的双手缓缓攥了起来。


        

即便朔宗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但同样身为男人,他还是察觉到他对穆瑶……似乎有些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