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一百七十章 活动活动手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朔宗沉默片刻,但见穆瑶一副十分认真询问的样子,就知道这小丫头定然想歪了去,当即冷冷淡淡道,“……没有!”


        

她不过是一个小丫头,就算吃了迷情散也不可能把他一个大男人如何的。


        

“没有啊,那我就放心了。”穆瑶松了一口气,拍拍胸脯。


        

要知道,穆瑶现在自己都拿不准她到底还保留几分龙族兽性在,要是真的被刺激了出来,真不能保证会不会一时冲动,将面前这个男人就地正法了。


        

不过,还好没有!


        

朔宗面色无语的督了穆瑶一眼,而后再仔细瞧了一会儿,确定这丫头是没事了,淡淡道,“你既已经无碍了,我便不多留了。”


        

穆瑶动作一顿,还没来得及开口,守在一旁的桃李先低叫了一声,“啊……朔宗大师你这就要走了么?”


        

穆瑶眨巴了两眼,但见桃李一副崇拜的模样看向朔宗,恨不得眼里都冒出小星星来。


        

她不过晕睡了一夜,怎么身边的丫鬟都被朔宗给降服了似的,到底是谁的丫鬟了?


        

“咳咳!桃李不得无礼。”


        

穆瑶咳嗽了一声叫住桃李,接着转过来对着朔宗笑道做了个“请”的姿势,“多谢大师关心,我确实没事了,你自便就好。”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她自然是巴不得朔宗快点走的,这个男人虽然看上去冷冷清清,但自带的威压简直比太宣帝都还要重几分,与他相处免不得有些紧张感。


        

朔宗哪里不知道这丫头的心思,昨日好心好意替她解除药性,今日一醒过来就翻脸不认人了,这还是换个人,只怕早就活生生被这丫头给气死。


        

好在,朔宗一来对这些闲杂旁事向来不看重,二来也早就知晓穆瑶的性子,是直爽率真了一些,不过并不是带着恶意的。


        

朔宗的眼眸最后扫了一眼穆瑶,连带着也扫了扫那个被单里拱起的一团不明物,“你们好自为之。”


        

接着就转身离开了。


        

他一走,躲在被单里猫绒绒一下子钻了出去,“可算是憋死我了!”


        

“咦?猫绒绒你居然在这里!”桃李惊讶道,她从昨日就找了它半天,愣是没找到这个祖宗。


        

穆瑶双手一拢,将猫绒绒整个抱了在怀中,对桃李道,“它一直在我这儿。倒是你,刚才干什么一见到朔宗就跟失了魂似的,小姑娘家能不能矜持一点了。”


        

她虽然知道朔宗在其紫琼国的魅力的确不低,可她现在好歹也是被新封的侯爵,身边的丫鬟见到个男人就这样依依不舍,太不像样了。


        

桃李脸红了红,好不委屈,赶紧说道,“小姐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才不是因为自己舍不得朔宗大师,而是替小姐你挽留大师的。”


        

“我?”穆瑶奇了,“我干嘛要留他,我又没有对他做什么,他自己说确认了的。”


        

这点很重要,穆瑶再三强调了一下,她可是清白的,没有强抢民男。


        

怀里的猫绒绒看不下去了,挪了挪肥硕的身体,“主人!桃李的意思是朔宗昨日为帮你解除那个迷情药,很是费了不少心,所以才想要留一留他,至少款待感谢一番吧。”


        

穆瑶这下更惊讶了,“原来是他帮我解得毒?!”


        

难怪皇帝都走了,朔宗还留在侯府,穆瑶觉得自己肯定是睡懵了,明明很好推想的事情,这会儿才反应过来。


        

“哎呀,你不早点提醒我,我还当是我自己消化恢复的!”穆瑶瞧着空荡荡的门口,朔宗早不知云游到哪儿去了,现在找都找不到人。


        

桃李也有些无奈的摊摊手,“小姐,是你一来就和朔宗大师斗起了嘴来,让奴婢想提醒都不知从何下口啊。”


        

反正这会儿人都走了,后悔也没用,穆瑶揉了揉脑袋,“哎……那明日我进宫一趟,专门去找他,再当面送份厚礼答谢吧。”


        

她记得朔宗是受太宣帝邀约,应该还留在皇宫当中才对。


        

不料,猫绒绒却伸出只圆乎乎的猫爪子晃了晃,“主人,我……那个朔宗不会再去宫中了,他刚才最后一句话就是告别,又继续云游海外去了,别说皇宫找不着,就是紫琼国内,这会儿他也肯定不在了。”


        

穆瑶低头看了看猫绒绒,见它一副言之凿凿的样子,问道,“哎?你怎么知道?”


        

这肥猫连见都不敢见朔宗,遇到了就躲起来,这会儿却反而很了解他似的。


        

“对啊,猫绒绒你为何如此熟知朔宗大师一般?难道兽类通灵?”桃李也好奇起来,跟着问道。


        

猫绒绒被穆瑶和桃李两个女人,四双眼睛齐刷刷的盯住,整只猫身都僵住了。


        

大意了……一个不察,好像快露馅了。


        

猫绒绒愣了一愣,随即开展傻笑撞傻模式,“嘿嘿嘿,我猜的!”


        

说完,还晃了晃它的大尾巴,看上去十分猫畜无害的样子。


        

桃李一个抵抗力弱的,当即就被哄了过去,“真是可爱,我们猫绒绒越来越可爱了。说不定朔宗大师也还会兽语,所以猫绒绒单独听懂了。”


        

毕竟,朔宗大师在她心目中简直就是无所不能,无所不会。


        

穆瑶看着自己的丫鬟发花痴,自己的肥猫卖假萌,顿时觉得头痛得很,也没心思去关心猫绒绒的异样了。


        

反正她是看出来了,猫绒绒这只猫,该说的不该说的一门清儿,就算怎么旁敲侧击的问,它也不会轻易开口。


        

不过,如今能确定的是猫绒绒已经真心认自己做主人了,其余的也就不着急逼问,慢慢相处再说吧。


        

就连她自己,不是也藏着原身的秘密,并没有全然告知么?


        

最后,穆瑶还是觉得心里过意不去,让陆丰去准备一份大大的谢礼,想着什么时候遇到了朔宗再送去。


        

有恩就必报,这是他们小红龙一族的祖训。


        

安排妥当之后,穆瑶才觉得良心稍安,又休息了一会儿,舒舒服服的吃了一顿桃李做得饭菜,总算觉得自己重新回过神来了。


        

一点没有闲着,当天下午穆瑶就带着猫绒绒悄默声的偷偷出了门,直往皇宫而去。


        

既然她满血恢复了过来,自然就轮到了秋后算账的时候。


        

穆瑶可还清清楚楚的记得,是陆嫣黎当日给她下的药!


        

他们红龙一族,有恩必报,有仇也必究!说一不二,绝对不是随意任人欺负的主儿。


        

“主人,你打算怎么惩戒那个陆嫣黎?”猫绒绒蹲在穆瑶肩头,问道。


        

穆瑶冷冷一笑,“先打她一顿再说,让我出了气,我再以彼之道还之彼身。”


        

猫绒绒到底还是那个桀骜气盛的器灵,骨子里就喜欢捉弄这一套,闻言激动得抓了两把,很是迫不及待的样子,“好啊好啊!我早就看那个小公主不顺眼了,个小丫头片子比主人你都还嚣张,哪儿来的资格!”


        

“那待会就让你去动手,别给我留情,狠狠的打一顿再说!”穆瑶眼中带着一丝傲然睥睨的霸气,足尖一顿,就飞身到了陆嫣黎的公主殿宇。


        

想是陆嫣黎仗着是在宫中,她又不喜欢那些奴仆在午睡的时候打扰,是以寝殿里的防御十分的松懈。


        

穆瑶随手施了个隐身术,十分轻易的就找到了在床上正舒舒服服睡下午觉的陆嫣黎。


        

这不是得来全不费工夫?陆嫣黎的习惯倒是帮她省了不少事。


        

穆瑶冷笑一声,从乾坤袋里甩出一个粗布麻袋,“猫绒绒,将人拿了,拖到隐蔽处就给你好好活动活动腿脚!”


        

“喵!”猫绒绒兴奋的叫了一声,三下五除二就把陆嫣黎蒙头套了个结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