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有仇必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嫣黎被粗麻袋罩住了脑袋,这下自然醒了,挣扎道,“哎?什么人?”


        

猫绒绒扬起猫猫爪就欲劈晕了她,却被穆瑶拦住,出手迅速的点了她的哑穴和定身穴,让她不能动,不能说,但人却有意识在。


        

“人晕了还有什么意思,叫她给我清醒的挨打!”穆瑶勾了勾嘴角,带着一丝嗜血的残酷。


        

她从来都不是一个软心肠的人,而是一个天生就自带鳞甲的红龙!


        

敢在她头顶上动土,那就必定要承受得住惹了真龙之后的惩戒!


        

猫绒绒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了一丝对穆瑶的臣服,就好像兽类天然对王者的垂首一般。


        

“主人,那……”猫绒绒一时竟然拿不定该怎么办了,怯生生的问了穆瑶一句。


        

穆瑶倒是镇定自若得很,“去个冷宫僻院,皇宫里这种地方肯定不少。”


        

“是!”猫绒绒点点头,运了几分元力,倏的变大了几倍,从一只小猫转瞬变成一只猎豹大小,驮起陆嫣黎就跟着穆瑶跃上了宫墙。


        

没一会儿就找到一处无人的荒烂宫殿,还隐隐散发着一阵疏于清扫的臭味。


        

“就这儿了。”穆瑶一脚踢落麻袋,抬手就解了她的定身穴,张口就凉凉道,“给我打!”


        

猎豹似的猫绒绒摸了摸爪子,一个冲劲儿就冲了上去。


        

“唔!——”一个闷哼的声响从麻袋里传出。


        

穆瑶也不客气,跟着也上去狠狠朝她捶过去一拳,“使阴招使到你姑奶奶头上来了,忍了你多少回,你都不知分寸。看来不给你点厉害看看,你真当本姑奶奶是只软猫不成!”


        

“唔啊啊!——”即便被封了哑穴,一顿猛打之下,陆嫣黎也忍不住接连发出好几声惨叫。


        

猫绒绒一边听着反驳道,“就算是猫,也不该一而再再三的蹬鼻子上脸啊,是这小公主自己屡屡挑衅主人你,可不管猫的事儿。”


        

“不高兴?那只管朝她身上打,打累了今晚给你加大餐!”穆瑶招呼一声,猫绒绒眼前一亮,下手更加卖力起来。


        

“哎哟!唔唔唔!——”


        

陆嫣黎暴打之下,痛得直打滚,哪里还有半点一国公主的样子,活像一只毛毛虫一样在地上爬,可是碍于麻袋,视线被阻,往哪儿去都躲不掉猫绒绒的拳脚,只得哑着嗓子又是哀嚎,又是惨叫。


        

打到后面,穆瑶总算觉得出了气,这才叫停。


        

猫绒绒却正是兴起,犹自举着爪子说,“这就不打了?主人,我才用了一半力气呢。”


        

“那就留着另外一半力气等着看好戏吧。”穆瑶顺手抬起奄奄一息的陆嫣黎,又点了她的穴道,放在猫绒绒的背上驮起,“走,趁着天快黑了,咱们去寻个好地方去。”


        

“唔……呜呜!”麻袋里的陆嫣黎一听,立刻知道准没有好事,拼着最后一丝余力又开始挣扎起来。


        

猫绒绒顺势在跳跃的时候颠了一颠,将陆嫣黎吓得半死,这才紧紧抓住身上的东西,不敢乱动弹了。


        

穆瑶领着猫绒绒绕出皇宫,直往城西那头去。


        

要问紫琼国都里什么地方最好玩?


        

问寻常百姓,可能会得出五花八门的答案,什么城东市集,中府大街,但要问都城里的纨绔子弟、花花公子们,那必定是异口同声的回答说——城西百花楼。


        

百花楼白日里并没有什么人烟走动,但一到了夜晚,红透透的灯笼一挂上,千娇百媚的姑娘们甩着香氛帕子一出来,就惹得紫琼都城的大半好色儿郎直往里钻。


        

猫绒绒跟着它那个清心寡欲的前主人,从来都没来过这种烟花之地,刚刚一进来,就好奇的左顾右盼,嘴里却还不忘对穆瑶说,“主人,主人!你一个小姑娘家,来这种地方不太好吧。”


        

穆瑶很是不以为然,“谁规定了女子不能来?再说,我今儿又不是来玩的。”


        

她是来卖人的才对,卖得就是给她下春药的陆嫣黎!


        

他们一人一猫,隐着身转悠了大半天,穆瑶总算看准了一家大青楼。


        

“这家人流最大,事发之后就算太宣帝那个老狐狸想压消息,也肯定股不了这么多人。”穆瑶点点头,“就这儿了,找个色鬼的房间,将她丢进去。”


        

陆嫣黎一听,哪里还了得!


        

当即顾不得浑身疼痛,手脚并用的开始踢踹起来,“呜呜!唔唔唔!”


        

可别说穆瑶会搭理她,就是猫绒绒也压根没理会她的反抗,脚下运力,几个飞身就找到一个大房间,听着里头的声音就知晓玩得多刺激。


        

猫绒绒胡子一翘,“哐当”一声就将陆嫣黎整个扔了进去,还十分好心的将麻袋给抽走了,将陆嫣黎现了出来。


        

虽说被暴打了一顿,但小公主到底是个小公主,她长得本也不算难看,要不是平日里太过娇纵蛮横,只怕也多得是人上赶着追求。


        

这会儿一个娇弱受伤的小美人就这么直挺挺的躺在哪里,任这些好色之徒再迟疑,也抵不住酒精发作,头脑一热,哪里抵得住诱惑?


        

猫绒绒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就听得里面发出了一阵前仆后继的放浪声海和陆嫣黎呜咽的叫喊声。


        

撇了撇嘴,很是嗤之以鼻道,“这些凡夫俗子就是没有定力,哪里像我前主人,切。”


        

猫绒绒晃了晃尾巴,几个闪身就回到穆瑶身边,“主人,可算忙完了,那嚣张的小公主这回之后肯定不敢再招惹咱们了,可以回家吃大餐了!”


        

穆瑶摸了一把猫绒绒的脑袋,“她是罪有应得,自作自受。你也别就知道吃,不过看你今日也累着了,就让桃李好好给你做一顿吧。”


        

“好耶!”猫绒绒吹了吹胡子,倏的又从猎豹大小缩回了橘猫样,乖乖巧巧的蹲在穆瑶肩头。


        

一人一猫扬手优哉游哉的回府去了。


        

次日一早,穆瑶还没起来,就被猫绒绒几小巴掌给拍醒,“主人,主人醒醒!那个陆嫣黎被爆在宫中失踪,皇帝小儿派人找遍了,最后在百花楼里找到了!”


        

穆瑶还睡得真香,迷迷糊糊顺口问说道,“嗯……然后呢?”


        

“然后当着一堆御前侍卫的面,发现陆嫣黎赤身褴褛,身边还躺着不止一个男人,屋子里那个味道,就算说是盖被子纯聊天,也不可能有人会信!”


        

“这个小公主的名声彻底败坏了,坊间已经在说,陆嫣黎是不甘寂寞,自己从宫里跑出来去百花楼寻乐子的,结果没跟皇帝老爹说一声,还以为失踪了,这下大张旗鼓的找下来,结果漏了陷来。”猫绒绒一早在各个屋顶转了个遍,就为了听八卦。


        

这一切都不出穆瑶所料,所以她也没多少吃惊的,只点了点头,“好。”


        

“好?”猫绒绒对穆瑶的反应很不满意,在被子上踩来踩去,“主人,你难道不想看陆嫣黎的惨相?她那么算计你,下药污蔑的事儿一件没少干,现在她总算遭了道了,你就说个好字?”


        

她当然乐见陆嫣黎自作自受,名声败坏,但这一切都是出自她手,为了给陆嫣黎个教训。


        

教训完了,至于结果会严重成什么样子,那就不是她所关心的范围了。


        

穆瑶摆摆手,一把掀开猫绒绒,又埋头睡了下去,“我现在对她没兴趣了,气也出来,罚也罚她了,只要她从此不要再来招惹我,我才懒得再去理她。”


        

本来陆嫣黎在穆瑶心中就是个不重要的,若不是她几次主动跑去惹事,今日这一出又怎么会出现呢?


        

说到底,穆瑶不过是秉承有恩必报,有仇必究的懒散性子罢了。